Back to Top

经验与探索

必须加强基础学科和基本理论的建设——我国综合大学的重大而紧迫的任务(作者:张翼星)

guo  2009.03.28   经验与探索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706
必须加强基础学科和基本理论的建设——我国综合大学的重大而紧迫的任务(作者:张翼星)

一所大学,特别是研究型的综合大学,是研究学问的场所,发展学术、文化的重镇。在教学内容和学科建设上,以什么为重?应当以基础学科、基本理论为重,这是综合大学区别于某些职业技术学院或专科学校的标志。然而,在当前的许多综合大学里,分支学科不断膨胀,基础学科去逐渐萎缩;应用的色彩越来越浓厚,力量的处分越来越淡薄。关系到国家人才培养的质量和民族科学发展的水平,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阅读全文]

北大物理系俞允强教授的公开信(转载)

guo  2009.03.28   经验与探索   5 条评论 总浏览数:16,833
北大物理系俞允强教授的公开信(转载)

物理学院教学副院长,并呈主管北大教学的副校长: [阅读全文]

改进教学模式,切实提高教学质量

guo  2009.03.27   经验与探索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069
改进教学模式,切实提高教学质量

 报告人:清华大学副校长  袁驷 [阅读全文]

说谎的教育者(作者:熊丙奇,转载)

guo  2009.03.27   经验与探索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432
说谎的教育者(作者:熊丙奇,转载)

本文摘自:《体制迷墙:大学问题高端访问》,熊丙奇,四川出版集团·天地出版社,2005年12月第一版,P148-150,P198-207[阅读全文]

坐着讲课很重要(作者:卢晓东,转载)

guo  2009.03.27   经验与探索   1条评论 总浏览数:4,759
坐着讲课很重要(作者:卢晓东,转载)

武汉商贸职业学院在学校网站发布教学工作纪律讨论稿,拟规定40岁以下的青年教师不能坐着讲课。据报道,该规定在校内引起了热烈讨论。 [阅读全文]

大学“教研室”的由来和利弊(作者:张翼星)

guo  2009.01.01   经验与探索   1条评论 总浏览数:6,666
大学“教研室”的由来和利弊(作者:张翼星)

 建国以来,内地大学的各个院系都设置了各种教研室。这是教师从事教学研究活动的一种基层组织,也是一种专业或课程教学的分工单位。这似乎是理所当然、司空见惯的事。但是,我国现代大学制度的确立,本是吸收西方文化的结果,而教研室这种组织形式却并不来自西方,而是来自前苏联。“教研室”,在英语和西方多种语言中都没有这个专门的名词,俄语中是有的,即“кафедра”。解放初期,由于我们国家政权的性质,又鉴于当时的国际形势和历史条件,“学习苏联”曾是我们的一项基本国策。诸如大量聘请苏联专家,大学生以俄语为第一外语,尽量使用或参考苏联教材,考试采用口试形式,等等,都是学习苏联的措施。设置教研室是教学组织上的一项重要措施,也是仿效苏联的做法。 [阅读全文]

教育的宗旨是育人,而不是育分(作者:杨福家,转载)

guo  2009.01.01   经验与探索   3 条评论 总浏览数:7,921
教育的宗旨是育人,而不是育分(作者:杨福家,转载)

学生回到家里,中国的家长经常问:“你今天考了几分?”而英美的家长却问:“你今天问了几个问题?”没有问题,哪来创造性?!最近逝世的克里克(Francis Crick,1916-2004),在少年时就是好提问题,有时使得父母与老师很难回答,后来父亲只好买了一本百科全书给他,以解“燃眉之急”。在1953年他与华生(James Watson,1928- )一起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这是20世纪三大发现之一,并依此共获1962年诺贝尔奖。2003年德国最美丽的图书是《儿童大学》,这是有500多年历史的,德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蒂宾根大学(University of Tübingen)大学创立的全世界第一所儿童大学课程,为孩子解答世界的疑惑。图文并茂的内容,引人入胜,是一本赏心悦目的好书。 [阅读全文]

关于博士生培养质量问题的调查分析(作者:魏赤)

guo  2009.01.01   经验与探索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786
关于博士生培养质量问题的调查分析(作者:魏赤)

为进一步完善博士生培养制度,提高博士生培养质量,2007-2008学年度教育部组织各高校具有博士学位授权的学科专业开展了博士质量调查工作。本文拟分析北大中文系在博士生中投放问卷所汇集的调查结果。尽管此次问卷调查的范围和方式有一定的局限,但总体上还是代表了本学科博士生的群体意见,希望能提供一些有益的参考数据并从中得出若干启示与思考。 [阅读全文]

中国大学生首先要读的两本书:《论语》和《老子》(作者:张翼星)

guo  2008.09.27   经验与探索   1条评论 总浏览数:5,689
中国大学生首先要读的两本书:《论语》和《老子》(作者:张翼星)

  中国人本有读书、藏书的风气,但过去极左思潮的“读书无用”论,当今世俗商朝的“急功近利”热,都把读书的气氛大大的冲淡了。为实现现代化建设的宏伟目标,我们民族要攀登科学的高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须依靠“科教兴国”,而科学和教育都要求主动地读书。书卷记录了人类的历史,反映了人类的经验和民族的智慧,是人类进步和民族自强的有力见证。韩愈说过:“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一个民族的读书情趣和风尚,关系着一个民族的兴衰强弱。经济的崛起,必须伴随着政治的昌明和文化的繁荣,才能真正使民族振兴,社会和谐。勤奋读书,掌握知识,改造社会,振兴中华。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那么,在当今的时代和社会,作为中华儿女,首先应该读什么书?干部、职工有工作实践的需要,教师、学生有各类课程的布置,市民、百姓也有世俗生活的安排,对于读书,都会有所选择。人各有志,不可强求一律。我们正面临知识经济和信息化的时代,知识更新和科技革命,都在日新月异地进行,电脑网络的下载,层出不穷,但也泥沙俱下、良莠难分,我们都有应接不暇之势。在这种形势下,人们还顾得上去阅读中国传统文化的典籍么?人们对古书似已逐渐陌生和疏离。然而,在某些热心人士的倡导下,仍有古典学校的兴办,少数中、小学里也在传来古典著作的朗朗读书声。于丹关于《论语》的讲座和著述,更在文化古典和普通百姓之间重新搭上的一座桥梁。实际上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来,文化、学术界不同层次的“国学热”已经多次兴起。这说明绵延了数千年的传统文化的线索不容中断,自古流传、融入血脉的某些文化典籍的意义不会消失。炎黄子孙在现代化建设中,不能数典忘祖,不能割断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应当共同守护民族文化的原典和基因。那么在浩如烟海的中国文化典籍中,究竟首先或主要读什么书呢?历来有许多学者开列过“国学数目”,一般都在几十本以上,今日的研究者或尚可参考利用,广大读者多半望而生畏。梁实秋先生曾说:“作为一个地道的中国人,有些部书是非读不可的。这与行业无关。理工科的,财经界的,文法门的,都需要一些蔚成中国文化传统的书。”钱穆先生也说过:“一个民族实在总该有一两本大家共同必读的书,这对民族国家的前途相当严重.”他曾建议读《论语》、《孟子》、《老子》、《莊子》。也有人建议读《论语》、《孙子兵法》、《老子》、《周易》。我则主张集中一点,先读《论语》和《老子》。理由如下: [阅读全文]

大学小课,心手相传(作者:杨福家,转载)

guo  2008.09.26   经验与探索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697
大学小课,心手相传(作者:杨福家,转载)

 不管是培养学生如何做人,还是训练学生如何思考问题,我们都应该关心每一个学生。一流的教师是必须直接与学生接触的。世界上很多大学都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斯坦福大学校长带头,在新学期开始前三周,每天用两小时给学生上课,而且是小班教学;耶鲁大学规定所有新生必须住读;哈佛大学的传统是,校长办公的大楼是一座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古楼,其顶层是给优秀学生住的。我深深感到,不管通信怎么发达,教育如何现代化,人的因素始终是第一位的,教师必须接触同学,越是一流的教师,越要与学生多多接触。教师要走向课堂,走向实验室。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在《物理的挑战》(中国经济出版社,2002年)一书中指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