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有时要勇敢地做出改变——访元培学院09级学生帅凯旋

admin  2012.06.23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238

被访人介绍:帅凯旋来自山东淄博,是元培09级法学专业的本科生。性格平静随和的他,大一时在学习上却发生过不小的波澜。帅凯旋最初学习经济和历史专业,但大一下学期时决定转到法学专业。刚开始他感到不适应,成绩上也经历了较大的挫折。两年之后,他却已经适应了法学的学习和考试,并且对法律有了更深入的理解,逐渐了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专业学习也使他的世界观发生了很大变化。那么,他究竟是如何成长起来的呢?请看下文。

记者:你好!谢谢你接受采访。我了解到你大一时在选择专业方面有过一些波折,你能描述一下那段经历吗?

帅凯旋(以下简称帅):好。那是大一下学期才开始的时候,我印象很深的就是专业方向怎么定的问题。我现在定的是法学专业,但大一上学期的时候选的是经济和历史。其实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意愿很不确定。我父母一直希望我学与经济有关的专业,可能是因为以觉得出来后就业比较好,而且他们自己也是学经济的。但我本来对经济就不感兴趣,也不想学数学,我觉得高考之后能不学数学的话就不想再学了。那时我想试一下学历史,当时父母也说尊重我的决定,所以第一学期我就同时学了经济和历史。

记者:后来你是怎么转到法学专业的呢?

帅:大一下学期前的寒假我就在犹豫要不要换专业,当时想法很乱。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选了经济和历史的课,但补退选最后一周的周末我就把课基本全退掉改成法律课了,只留下一门历史课。因为我当时已经决定不学经济。至于历史,父母一直不支持我学,可能是因为觉得就业不好,而且我自己也觉得历史挺难,还是当兴趣吧。于是我就决定把这两个专业换成法学。

当时我有几个师姐在学法律,其中有一个元培06级的大四的师姐。我跟她问了换专业的问题,她回答说大一下可以转法学,因为法学的课有很多不需要严格的基础。另外我自己觉得社会科学里面法学要靠谱一点。当时没上过法学的课,也没怎么跟法学方向的同学聊过,不过就是这么觉得。

记者:大一下学期你选了多少门法律课呢?

帅:法学那学期的专业必修课只有两门,一个是债权法,一个是刑法总论。刑法总论不需要基础,但是债权法是以第一学期的民法总论作为基础课的。当时我没有修民法总论就直接选了这课。还选了一个专业限选课,犯罪学。相对于其他同学我选的学分算少了,所以那学期时间也不紧,感觉比较懒散。

记者:上课适应起来有没有困难?

帅:我感觉还好。刑法总论有点水,按照正常的思路就可以学。学债权法有点不太适应,感觉上课跟平常人说话不一样,一上来就各种术语,让人很不习惯。比如“什么之债”“保权”“消灭”等等。平常“消灭”是作为一个及物动词,像是“消灭谁”;但是课上就作为一个名词,像是“债的消灭”,就是“消失”的意思,可能是从日本传过来的。

债权法最后学得不是特别透。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学民法总论,有些东西还是有问题的,比如直接引用某些术语或者观点,有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它在说什么,所以有些地方确实没有听明白。但那时自己也太懒了,本来看一下民法总论的书是可以懂的。但也没好好地看。

 

记者:期末考试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压力很大呢?

帅:就那样吧。比起高中的考试,大学考试已经轻松很多了。那段时间就是死记硬背,也挺痛苦的。心里肯定是没底的,不过考了就算了吧。最后债法和文计都是七十多分,总绩点不高。感觉这也是应该的,因为自己确实没努力。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学习,真正到学的时候又不想学。

记者:这有没有影响到你学法律的兴趣?

帅:还好,虽然成绩那样子,但自己对于法学并没有感到很不喜欢,觉得学下去还是有一点兴趣的。而且当时感觉再换也来不及了。

 

记者:大二上学期要补之前缺的课吗?压力很大吧?

帅:是的。大一上没选的两门专业课和大二上的专业课我全都选了。当时也有点压力,毕竟上学期成绩有点太低。那学期考试安排也特别密集。考试周第二周我是四天考五门专业课,而其他法学的同学是四天考三门,所以我压力很大。感觉平时也不怎么努力,书都留到期末去背了,准备的也不是很充分。

记者:考试这么紧张的情况下,你是怎么准备的?

帅:我提前两周开始背课本,实际上刚开始离考试太远也没有压力,离考试还有几天的时候才感觉到紧张。所以大部分课都是在考试的前两天突击,一门考试过了赶紧背下一门。基本上每门考试也就两三天准备时间。

当时刑法分论和宪法是在一天考。刑法分论的最后一节课上说了考试安排,但我没有去听,因为它跟民法总论补课的时间冲突了。考试里有一个案例分析题是自己找一个案例然后分析,考试的时候抄上去。而我一直以为是老师来给案例,考试前一天晚上我听同学说才知道, 那一天晚上还要背宪法,所以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当时我就想不去考刑法分论,直接挂掉然后重修。因为我觉得完全没有时间准备,肯定会考得很差。

记者:你最后去考试了吗?

帅:还是去了。当时我跟班主任发短信问他行不行,他不同意,说对于专业课最好不要那样做,所以我就去考了。当时觉得时间不够用,写得很烂,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成绩出来还可以。

记者:那学期成绩比以前提高了吗?

帅:是的,感觉稍微更有信心了。其实我还是很疑惑为什么大一下学期绩点这么低,大二的时候也没比那学期更努力,那学期也没有更不努力,有会儿好,有会儿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记者:这样的考试压力有没有给你什么经验?

帅:其实也习惯了,之后几个学期的考试也差不多那样,都很密集。反正考试那几天就会很痛苦,但一过去马上就好了,所以期盼那几天过去就好。

 

记者:换专业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这些困难?

帅:当时也没想得特别全,有点仓促,自己觉得还是试一试吧,应该不会很难。后来证明这个选择还可以,我比较感兴趣,不是特别反感。不像对经济,就是很不感兴趣,那些知识也许很有用,但自己就是不喜欢。

 

记者:那段时期对你今后做出选择有没有什么启发?

帅:我觉得有时候要勇敢地做出一种改变,去试一下。现在来看,以后不管做出什么决定,既然决定了那么事后就要承认它,反正也改不了了。

记者:以后如果面临法律内专业的选择,你会怎么办?

帅:其实我现在正在面临,很纠结。现在法学最热的是经济法,其次是民商法。民商法、经济法我不是特别喜欢,多少有一点像当初对经济的感觉,不是特别感兴趣。我还是偏向于公法。公法领域里面,现在宪法比较理论化,在中国研究宪法只能是理论研究,因为中国没有什么实务可以做。行政法还好,相对于宪法比较具体和实际,多少可以落实一点。

 

记者:比起原来的专业,法学有没有给你一种新鲜感?

帅:有。法律有些内容确实挺有意思,思维也很特别,比如刚刚说的债权法那种法人的思路。法律中还会讨论稀奇古怪的但确实发生的事情,有一些自己也没有想过,挺有趣的。

记者:法学还有哪些方面吸引着你呢?

帅:其中一个是它研究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些观念就来自于自然法,像正义、自由,好像很崇高的样子,让人感觉它很有用。而且从实务上来说,像民商法和诉讼法这些确实很实用。还有些平时不关注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听课后我对它们想得更多了。我觉得自己对于公法更有兴趣,比如讨论人权的宪法和国际公法。对于民商法有的太细节的东西,觉得不是特别感兴趣。

 

记者:课上是如何讨论人权这类观念的呢?

帅:讲课还是基于一些法律文本。国际法其实是一个比较理想化的法,不像民商法那样很实际。国际法的老师比较有学者的气质,充满了一种理想主义的光辉,我挺喜欢的。他很希望在整个人类社会中建立一种秩序,实现人的权利和自由,并达到和平——人类的最终利益之一。老师认为国际法能起到作用。

其实他不是认识不到在现实中有很多障碍,但这是一个目标。我觉得对这些价值的追求应该是我们很坚持的东西,也是我努力的一个方向。我想太关注细节的东西不是特别好。不过我对于什么是法律还没想清楚,也还很矛盾,法理老师也没讲清楚。

 

记者:你觉得自己现在比起大一的时候有什么成长吗?

帅:有吧。比如大学以前从来没有住过宿舍,适应了以后我觉得还不错,都不想回家了。世界观也发生很大变化。高中的时候上政治课,虽然不喜欢,但是我觉得那些观点没有特别令人反感。现在我对于社会现实有了更多更全面的认识,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国家的关系,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前认识都很单纯,现在稍微立体一点。但现在正处于一个非常矛盾的状态,很多观点在脑子里面,不能确定相信哪一个。

 

记者:你的这些认识来自于哪里呢?

帅:与上课有关系,也与后来接触到各种的人有关系。比大一上学期学中国古代史,从那儿就知道我以前学的历史都是不靠谱的,就是说各种东西都可以是不确定的。比如是不是中国以前有过封建社会,是不是有过夏朝这么一个东西,这都可以是不确定的。这些刚开始对我冲击挺大的,高中竖立起来的思想体系开始动摇。以前我觉得课本上所写的就是对的,后来觉得完全值得怀疑。历史课本都值得怀疑,政治课本就更不用说了。学了经济之后,对人与人的关系也有一些根本的认识。

以前在高中的时候我对于社会上发生的事情完全不关心,基本是不知道的。而政治课本上说的都是很和谐的东西。后来接触到各种国内国际的新闻,有了对社会的认识。其实我也没有很固定的看新闻的习惯,人人分享也算是信息来源。有时自己会去关注一些比较感兴趣的话题,稍微找一些东西看,因为对着电脑的闲暇时间也多了。学了理论的东西,再加上现实的东西,就觉得有很大变化。

 

记者:今后理想的生活是什么?

帅:要说得很理想的话,我的梦想一直都是陶渊明爷爷式的生活,或者到世界各地走一下,或者生活在像阿尔卑斯山大森林里那种湖光山色的小村庄里。

其实我对未来没有什么规划,现在能想到的就是要读研究生。再远一些的话,如果可能,公务员的生活其实还可以,比较平庸但是工作稳定,有还好的工资,也有一些时间可以干自己的事。现实中我想不到比较喜欢的生活方式,这个还将就,其实也不是很喜欢。我想最好还是能够到世界各地去,或者过一种隐居的生活,不过这不太可能。

 

记者:采访就到这里,谢谢你的时间!

帅:不客气。

 

==========

记者:黄鲲

访谈时间:2012-3-15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