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个“文科宅男”的网游梦

guo  2012.06.24   学生风采   1条评论 总浏览数:4,343

【摘要】江林峰,北京大学中文系08级本科生,来自重庆。2011年暑假,他在广州网易游戏部实习了两个月,并准备毕业后继续留在这里工作。他从事的工作名为虚拟世界架构师,即游戏创意和设计文案,这个新兴的职业本来大部分是面向理工类毕业生的,而作为文科生涉及此领域,则是在于他深厚的古代文化功底和多年的游戏经验,这无疑对众多的文科生提供了不小的借鉴。因此通过这篇采访里,江林峰向我们分享了他在实习和工作的心得与经验,以及他对大学教育和就业之间关系的独特见解,对于广大的愁着如何就业的文科生们可以说是提供了宝贵的意见。本文由张迿采访并编辑整理。

 

从游戏玩家到游戏设计者

 记者:首先非常感谢江林峰能接受我们教学促进通讯的采访!

江:我也很开心,谢谢!

记者:说些眼前的事情,离毕业还有一个月了,有什么为了毕业正在做或想做的事情吗?

江:最近还是在忙着考试,有一些经双的期末考试,中文系也还有几门课。除此之外,还在忙着工作的准备,有一些入职的任务需要完成。因为我去的是网易的游戏部门,他们需要我们熟悉一些游戏,也就是“玩游戏”。这项工作并不算有意思,因为你要去了解这个游戏,得一边玩,一边想。有时候那些游戏还不是你真正想玩的,比如说我最近在玩《梦幻西游》,也不是说游戏没意思,只能说自己不是凭着兴趣去玩的,是带着工作任务去完成的。还有就是快毕业了,想多和同学聚一聚,多玩一玩,马上就要离开北大,离开北京了,还挺不舍、挺难过的。所以最后一个月了,争取多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吧。挺不想留下遗憾的,但肯定会有遗憾。

我毕业以后去广州网易的游戏部门,工作职位是虚拟世界架构师,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一个游戏的文案策划,主要工作就是为游戏创作游戏背景、剧情、故事等等,还有一部分工作也是关于游戏内的一些数值方面的,大概就是这样。

 

记者:按照人们常识,做游戏这一行的是理科生为主导,作为文科生你如何看待这一点,又是如何适应这一点的?

江:就我们文案这块而言,还是以理科生为主,因为他们以前数值做得比较多。现在慢慢文科生也比较多了,包括一些其他学校中文系的,但大部分还是理科生。因为文科生对游戏这个行业,一是不太熟悉,二是没什么兴趣,三是很难这个行业坚持下来。游戏这个行业比较特殊,你需要付出一定的精力,做出一定的牺牲,因为它要求你保持长时间上网玩游戏,做游戏设计,所以很多时候就不能去参加社交活动,相对而言,我觉得文科生比理科生更加不能接受这方面。

对于这份工作我也说不上适应,因为总体来说我还是比大部分文科生都“宅”,至少在我们系,我比大部分人都宅一点。然后我去做过两个月实习,觉得自己可能还蛮适应的,没有其他同学那么不能接受。跟我一起去实习的中文系的,除去我还有四个师兄,他们最后都不去了,大概还是因为大家的性格、方向等有一些区别。

 

记者:具体说说,你是如何找到这个实习的?又是如何确定下这个工作的?

江:大三下时系里有各种实习的通知,比如北京电视台的、某某银行的,还有就是这个。因为我属于比较宅的那种,选来选去就选了这个。中文系当时投简历的还是挺多的,相对而言可能我玩游戏经验比较多一点,还对中国神话和一些玄幻故事了解得比较多,其他的同学可能喜欢看一些现当代小说、主流小说,我跟他们比,显得比较特别,就占领了一定先机。因此面试挺顺利,和那个考官也挺聊得来,就顺利地进去,在那边做了两个月。

记者:两个月的实习经历,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东西?或者收获很大的东西吗?

江:其实还好吧,那两个月我们过得也不算特别累,因为当时安排了导师一样的人员,给我们的任务还不算特别多、特别繁重,大概就是了解了这个行业是怎样一个状况。两个月下来感觉收获蛮大的,主要还是体验了一下真正的工作状态。之前虽然在重庆做过一个实习,但那个实习还是走关系进去的,做的是机关行政,特别清闲,没有感受到工作的状态。到广州之后,差不多第一次知道工作是怎样一个状态。这种状体还挺好的,因为我属于那种有事忙的时候还挺认真,没事忙的时候自己就特别散漫的人。

当然也有小小的成就,就是为当时的一个游戏做了一些剧情设计,也做了一些世界观设定,被导师夸奖了,写的一些剧情也说“挺好的”,所以我很开心。但因为还是新人,写的很多东西是不过关的,在剧情设计上可能还比较好,但是在一些比较深层次的设计上,就比较麻烦了,比如说做数值,还有对一些国外比较成功的游戏的分析,就做得差一点,也被导师说了几次。总体来说,还是经验不足。

 

记者:如果说玩游戏从工作变成兴趣以后,会不会有一种抵触的情绪?

江:这个一般来说是会有的。毕竟任何一个你作为兴趣的东西变成工作之后,都会发现它没有以前那么吸引你了,也没有以前那么有趣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方面,但如果一个工作你完全没有兴趣的话,就真的很难继续坚持下去。所以我个人的感觉还是宁愿把一个感兴趣的东西当成工作,也不要去找一个完全不感兴趣的工作。因为至少这样才会做得比较有动力,虽然可能做起来就对它兴趣越来越淡了,但还是有一定的动力的。如果说你找了一个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的工作,完全凭着boss的压力,平时死憋着自己去做,可能效果就没那么好,做出来的东西也就没那么令人满意了。尤其是像设计、创作这方面的工作,需要灵感这些东西,你做出来能让自己开心的东西才是那些玩家,或者是读者开心的东西。

 

记者:总体说来,实习之后觉得自己的能力有提高吗?

江:因为两个月实在是很短,大概只是在工作上对自己的控制力有所加强。一开始工作的时候,总忍不住去开一下网页,到后来就好很多了。所以我觉得实习最主要的不是对你的知识、最基本的能力的提升,这些东西都是你个人十几年、大学四年积累出来的,最重要的就是一个态度,还有一个实践能力,怎么把你的知识变成你的能力,变成能发挥出来的东西。

 

大学不仅是学术的圣地,更是认清个人道路的地方

 记者:这么说来,你觉得大学前三年的学习对你今后的工作有帮助吗?

江:帮助肯定是有的,不过我大学三年不属于好学的人,成绩总是处于中游。但我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课余,比如社团、体育运动、实践,还有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这些课余生活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课上的话,某些课对我的帮助很大,但不是所有的课。毕竟中文系不培养作家,他也不会教你怎么把东西写得好,大学四年的重点还是知识,还有就是看了很多书,但这些知识在工作上相对而言就没有那么大的帮助。不过中文系文化积淀很深,尤其是和那些大儒交往久了,不说你素养有多提高,至少整个人的气质都会得到提升。

总体说来,我觉得我们专业学到的东西还是偏研究方向的,可能跟你以后做学术、做研究比较契合,毕竟本科四年还是把你往学术方面培养,而不是往工作方向培养的。我们不比一些理科院系,比如计算机系,他们学到的可以直接用在工作上,而我们这个基本用不上。所以我觉得主要还是对你整个人的精神、气质上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在今后比较有用。人文学科的同学如果真是要工作的话,就得多读书,多长长见识,可能对你工作帮助比较大。理科院系的话可能还是得学好专业课知识,有一身硬本领之后才能去干那些专业的事。

我大一的时候一上来就加了十几个社团,虽然以后很多都不去了,但我已经发现自己喜欢哪一方面,而哪方面不适合自己了,这样的话就能比较容易找到自己的方向。当然这和工作还是有一定区别的,但大概还是能知道自己比较想要做哪方面的东西。

记者:社团里印象深刻的活动是什么?

江:比如说参加百年讲堂志愿者,那个主要是锻炼你的纪律性,还有整个人的气质、仪态。比如组织一些活动,像社团大观园,我就会帮助自己的社团做策划、安排站位;再比如新生杯的比赛,因为我是系内体育部的,又是排球队队长,很多事情需要我联系。我觉得大部分北大学生都能做出一个像模像样的东西,但是真要做出有意思的东西,还是要多投入一点精力,这样做对你的帮助才会比较大。其实任何一个社团你用心一点的话,真是能学到一些东西的,主要看你个人怎么去做。如果你就是想着去“腐败”,而参加那个社团的话,你肯定就没什么收获。但你如果真的是想学到东西的话,从社团里面一些前辈身上,其实能学到很多东西。我觉得大学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地方就是和前辈之间,包括和老师之间的交流,他们会教你很多东西,这不仅是工作,包括学术也是,会有很多东西值得借鉴。所以我觉得还是多交流吧,大学不是一个人闷在寝室里打Dota打四年那样过去的,多出去交流一下,多出去见识一下,就算失败了也无所谓。我现在就有一点小遗憾,当时可能做的事情不够多,更多时间花去玩去了,还是可以多丰富一下自己的生活的。

 

总结问题,畅想未来

 记者:现在的工作算是实现了你的一个理想吗?稍微现实一点的理想。

江:还好吧。我大一进来就一直想着毕业之后工作。但其实自己慢慢也是有改变的,到现在自己反而有时候不太想工作,想继续读书。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符合自己的预期,比较符合从大一进来的规划,尽管工作的领域不太一样。因为自己刚进大学的时候,主要是想以后做一些HR的工作,所以学了很多那方面的知识。而一开始的实习,也是去行政领域的。最后做到这方面,算是一个小小的惊讶,也算是一个机遇,当时正好遇到了。如果当时没有遇到这个实习的话,我觉得我自己可能就去某个基金工作,所以机遇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而且我觉得自己想的也不算特别多,简简单单,工作对我而言不需要太过分,也不需要挣太多,所以我找工作还蛮轻松的,不像我认识的很多同学,一定要当一个成功人士,事业心特别强。跟他们我就不能比了,我属于小弱的那种,找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作就行了。其实当时接这个工作的时候也想过很多,因为我想留更多时间给自己,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后来想一想,趁着还年轻的时候,可以考虑拼一下。

记者:但是你情况也算很好,因为实习留下来了。所以不用太谦虚,觉得哪方面好,可以分享一下。

江:我觉得自己工作时还算是比较踏实的。对于北大的同学而言,其实做得踏实一点,不要太浮躁,也不要老是顶撞老板,就可以了。当然有的时候也可能是老板做得不对,但你不要老是觉得他们如何比不上我们。你自己要稍微谦虚、踏实一点,工作认认真真完成,北大同学都已经是顶尖的了,这样做了之后就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大家都会很喜欢的。但如果你太心高气傲了,做得特别过分,就不大好了。

还有我认为工作的时候,要找好自己的状态,发挥出自己百分之七八十的力,就基本能保证工作比较顺利地完成。我也不说太拼命不好,拼命是一种活法,但这种活法不适合我,因为我喜欢再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当然有的同学喜欢拼命,对他而言拼命就是一种很健康、很积极的做法。比如说我认识一个信科的师兄,属于那种拼命三郎,一天到晚都把时间安排得很满。他之前也参加过各种实习,而且算一个大牛;对他而言,如果不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那上面的话,就会觉得很不安稳。当然这其实也挺好的,因为对于工作而言,只有投入所有精力的话,才能达到一个更好的效果。但在我看来,投入百分之八十的精力的话,你的工作其实已经完成得比较好了,而且还能给自己留一定个人发展活动的空间,这样属于一个双赢的结果。但如果真是百分之百的投入,牺牲自己的身体、家庭,这样是我所不能接受的,我比较喜欢双赢。当然我还是比较推崇重要的工作还是要全力去做的。

 

记者: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畅想一下自己的未来,跟自己的工作、家庭有关。

江:我还是想慢慢做好这份工作,当然首先还是得保证自己能留下去。我现在和我的女朋友是异地的,工作之后也还是异地的,她要留在上海当公务员。我们公司在杭州也有一个分公司,所以我希望工作一两年后就转到杭州去,这样就比较近一点,有了一定基础之后我可以把她接过来,让她在我工作的城市找一个工作。因为她的工作,说好也不好,说坏也不太坏。结了婚之后如果工作和家庭冲突了,我暂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因为这些东西自己真的从来没遇到过,可能到时候才会去思考。我做的这个工作,一定会和家庭产生冲突,就需要我自己去调节。总体来说,我还是希望自己的工作和家庭能够兼顾一点,可能不需要自己取得太大的成功,至少过得稍微安稳点,能让家人开开心心就行了。

记者:好,采访就到这里,再次表示感谢!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