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女孩想要的东西—读霍姆斯《男孩想要的东西》有感(王依)

admin  2012.06.24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060

美国联邦法院大法官霍姆斯在其文章《男孩想要的东西》里讲述了“一个为法律而生的男孩”所需要具备的几项天赋,其中包括:对某种东西的强烈渴望与持之以恒的品质、使用书籍的能力、实践性的判断能力(实践性判断是一种关于事物对于达到某个期望目的的相对重要性的感觉)、思路与表达的清晰、对与生俱来一切能力的运用以及坚强的体格。然而,在霍姆斯看来,这些与生俱来的能力并不会直接完全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人命运的一部分以及那个必然结果所必须经历的手段就是奋斗”。只有当天赋、奋斗以及促使一个人做出奋斗的“灵魂的欲望”这三者交汇在一起,一个优秀法律人的命运才最终铸成。 “在某种意义上,一个人想要的就是他最终能得到的。”

读了这篇文章,作为一个立志成为大律师的女孩,我在心血澎湃之余不禁有一些小小的失落:连作为法律人的霍姆斯大法官也会有意或无意地把“女孩”与“伟大律师”视作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在成为伟大律师这条布满荆棘却又无限光荣的道路上,女孩与男孩相比最欠缺的品质究竟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了幼儿园时爸爸给我讲的一个故事。一位大富翁临死前在报纸上刊出启示,谁能回答“穷人和富人本质的区别是什么”这个问题,就可以获得他的所有遗产。在几万名应征者中只有一个小女孩给出了正确的答案,她说:“是野心!”同样,这个小女孩的答案也可以适用于我提出的问题。在这里必须要赞美一下故事的译者,他精准地使用了“野心”而不是“雄心”或者“信心”。但这三个词的细微区别究竟在哪里呢?简而言之,可能性比较大的“信心”是“雄心”,可能性很小的“信心”是“野心”。甚至人们会给出更加现实的区分标准:实现了的“信心”是“雄心”,没有实现的“信心”是“野心”。

霍姆斯说:“想做一件事情的能力与把一件事情做好的能力同样都是天赋,这两种能力通常都是相辅相成的。”假设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同样才华横溢,拥有把事情做好的能力,但之后男孩的成就远在女孩之上。这种在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的情形大概是由于男孩“想做一件事情的能力”更强。这种能力就是野心。

其实女孩们并不是一开始就缺乏雄心壮志,而是很难数十年如一日地在一条道路上坚定前行。“野心”是一种超然于客观条件和他人评价的自我肯定,是为了得到不惜与世界为敌的偏执与疯狂。它不是那种被光鲜华丽诱惑后的一时激情,而是深信命运就是自己想要的那样,否则生活就毫无意义。有时你甚至不是为了未来的欢乐忍受现时的痛苦,而是把这痛苦当成了命运的一部分。

但是生理上的弱势和回归家庭的强大传统观念给了女孩们太多松懈的理由。“一个人最深的信念是他所有的能力、激情以及全部经验的产物……为了激发战斗信念,整个人的激情都必须被唤起。”女律师同时拥有女人和律师两种身份,作为母亲、妻子的女人应该慈爱而温婉,作为要捍卫客户利益的律师则要犀利而强悍。我很难想象要如何让这些相互矛盾的特质和谐共存,就好比我找不出一个东西即是丝带又是宝剑。

不只是女律师,我相信所有杰出的女性都曾经痛苦地思索过,在安宁的女性生活与璀璨的事业中间如何开拓出一条可以两者兼得的道路,但是迄今为止似乎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希拉里在读了玛西亚.格拉吉的《公主向前走》(<The princess who believes in fairy tale>)后慨叹:“这是我一生都在等待的一本书。”在这本小书中,英俊的王子拯救了王宫中忧郁的公主维多利亚,两个人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原本对公主千娇百宠的王子暴露出了可怕的嘴脸,他不断地伤害维多利亚,然后再一次又一次地告诉她他爱她,一次又一次地要求她原谅他。遍体鳞伤的公主在长时间的痛苦隐忍后终于下决心离开了深爱的王子,跋涉在一条艰难困苦的道路上并最终找到了真正的自己。虽然故事没有明确的结局,但看了过程的人都知道公主一定会幸福,无论遇见谁。

要赞美一个女孩,野心这个词远远没有漂亮、甜美或者是清纯来得合适。古今中外,一个女人如果被贴上了“野心”的标签,难免会让人觉得奇怪甚至有悲剧性的色彩。很有野心的女孩们,多数是两种结局:极端偏执或归于平庸。第一类女孩把过多精力倾注到了一种欲望上,以至于错过了春天的雨露和夏日的清风,也辜负了自己的青春韶华。第二类女孩在发觉自己太累了之后,止步于岁月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然后把那年梦里的漫天星光化为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对于第一种女孩,除了自己外,别人没有资格谴责她们的生活方式。一个真正有野心的人,要么赢得整个世界,要么输得一无所有。总之,她们生来就注定无法过上平静安稳的生活。那些在风口浪尖把握日月旋转的人,虽然也会不时抱怨辛苦酸楚,但是如果真让他们平凡而安宁地存在,恐怕也是一种折磨。

对于第二种女孩,我也没有底气去为她们惋惜。因为很少有女孩敢说自己绝对能找到“第三条路”。“灵魂的欲望是命运的先知。”倘若时光弄人,缘起缘落中棱角全都变得光滑圆润,虽然生活还是会闪烁出幸福的光彩,但命运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模样。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