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纪念我完美的民诉课(王依)

admin  2012.06.24   特色课程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3,425

写在前面:2011年至2012年学年秋季学期,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傅郁林老师为2010级本科生讲授了民事诉讼法学课程。当时正值我国民事诉讼法修改的关键时期,同学们在傅老师的指引下深切感受了不同利益的激烈冲突和各种学术思想的酣畅交锋。而傅老师忧国济世的博大情怀和独特的人格魅力更将让笔者受益终生。

这几天在律所实习,早上六点半要起床赶地铁,每一次当在地铁里被挤得像豆苗一样的时候,我都会想:“难道这就是我将来的生活?每天朝九晚六,业余时间还要被加班挤占。就算我拼到了partner,在物质上获得了全部的满足,然后呢?如果没有然后的话,那生活也太悲哀了。”

中午和傅老师在国贸吃完饭,感觉大脑比胃更加满足。你看她,喜欢穿鲜艳亮丽的衣服,会像十几岁的少女一样为生活中的细节开怀大笑,但是严肃的时候又像一把冷峻的青锋宝剑,智慧与正义的锋芒锐不可当,多么美好的女人。下面是我上傅老师“民事诉讼法学”课程的一些收获和感悟。

对法律的信仰。“信仰”是老师课上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字。学期之初,我在给老师的一封信中说:“我对职业的信仰是:忠于法律,忠于顾客,忠于正义。如果有一天那些法律没有保护但在我看来非常珍贵的道德、情感等价值与我的职业发生了激烈冲突,我相信自己还是会做出对得起良心的选择。”上了一学期的民诉课后,现在我对法律信仰的理解是:“即使在中国这样的法治环境下,公平正义也是常态,肮脏龌龊只是例外。如果被黑暗打败,最大的可能是你没有穷尽阳光的力量。最能打动人的不是金钱和权力,而是他自己内心的良知。做一个有操守的法律人,即使垂垂老矣也能够义愤填膺,仗义人间的豪情一如少年之时。正义才是真正的,最强大的力量。”

当初选择法律是因为它是文科里技术性很强的学科,就业方向比较明晰,但如果有缘分一生从事法律职业的话,没有信仰的支撑真是难以想象。感谢这学期的民诉课让我惊喜地发现当初草率选择的专业竟然就是最能满足人生抱负的那一个。这种美妙的感觉就好像因为美貌爱上一个人,后来发现即使在内涵上她也是最适合自己的,是不是冥冥之中命运会带人到最正确的地方,然后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候让一个人或者一件事告诉你天堂已经被握在了手里。

关于说服。我想学习法律特别是做律师,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别人说服自己,自己说服自己,自己说服别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的也许就是找到能够说服自己的人,然后追随他们的观点和信仰。自己说服自己最为重要,但是也最容易被忽略,很多时候说服自己比说服别人更重要。经常听一些编辑抱怨:“有些作者要是读过自己写的东西肯定都不好意思寄出去。”傅老师说:“如果忽略了说服自己的过程,那你就像一台机器一样,只是机械地在做传输工作而已。”没有前两个步骤的积累与沉淀,又怎么会有自己说服别人时的酣畅淋漓?而关于说服别人,我会永远记得傅老师教材上的那句话:“诉讼就像一场牌局,拿到手里的牌不能改变,但是你可以决定怎样出牌,那就是人性的空间。”因为绝对的正义而产生信仰,因为相对的正义而满怀激情。

关于等待。自从上了大学后我总是患得患失,在太多事情中感受到沉重的挫败感。明明才不到二十岁,生命应经被规划得很仓促了:本科毕业一定要马上读研究生,读完研究生一定要马上出国读书,拿了学位之后一定要马上回国进入律所拼命工作,在三十岁之前一定要把户口、房子和车解决,然后马上结婚生子,然后还有太多的“一定要马上”……在这个过程中我必须马不停蹄地奔跑、步步为营,承受不起任何意外。莫名奇妙地,在中国最好大学里,正值最好年龄的我给自己的未来定下了窘迫而苍凉的基调。但是傅老师的经历让我觉得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改变,在一个地方法院工作了十年之后还是可以重新做学生,然后转型成为活跃在这个国家学术和立法最前沿的学者。老师说她在法院的那些年其实放下了学术,读了研究生之后是重新开始。所以我想我的人生不一定就是我现在以为的那个样子吧,幸福的方式不止一种,可以去研究佛学、当作家、编偶像剧、开饭店或者干脆环游世界,走走停停。要是哪一天赶到厌倦,就像傅老师一样转一下身好了。如果一定要用这十年来固定一生的轨迹,恐怕会错过了了青春的岁月,也辜负了未来的时光。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今天吃午饭的时候,我跟老师说民诉给多少分我都接受,果然下午就看到了那个在过去一定会让我当场哭出来的成绩:79分,真的不应该是这样。不过这一次很淡定,因为我为这门课努力过,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爱上了它。我已经说服了我自己,至于能不能用一张考卷说服别人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我记得,刚开学时因为不服气我的好友张立翘(法学院2010级综合绩点第一名),连着三星期到麦当劳刷夜,把教材上的错误一个个挑出来然后发给老师;我记得,为了那个至今仍是云里雾里的诉讼标的理论,我天天泡在图书馆看各种专著和论文,甚至还用函数建了一个数学模型去研究诉讼标的理论新二分肢说;我记得,临近考试的十几天每天站在图书馆一楼一个僻静的角落大声背书,有一天下雪了,隔着玻璃我看见石台上的白纱越来越厚,又在夜色中不见了踪影;我记得,我给书的每一章都画了好多图,在只有我自己明白的图案中捡起童年时遗失的梦想,很多次被法学背后宏大精巧的逻辑震撼。那些没有“效率”的努力、固执的探索、独立的思考和被一种学问吸引的美妙感觉在我看来都无比珍贵,不是一个79分或者说任何分数可以衡量的。这学期的民诉课已经给了我太多,即使在结束的时候依然用了这样一个分数提醒我:民事诉讼法博大精深,你要以初学者的心态继续谦卑地努力;生活会跟你开很多更大的玩笑,你总要学着如何应对、反思、重来。

不只是诉讼,人生也是一场太长的戏,不妨慢慢欣赏。我最爱的老师,我会用我的一生去答您发给我的考卷,等待很多年后您给我一个满分。而此时此刻,回想这学期和民诉有关的一切,我只想说:非常完美。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