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大学要重视教学 重视基础课(作者:陈守良)

guo  2008.06.25   经验与探索   1条评论 总浏览数:4,482

摘要:“大学要重视教学”似乎是一个很可笑的命题,因为它是众所周知、不言而喻的。但实际上与教育规模的高速发展相对应的却是教育质量的严重滑坡,这一问题已引起众多有识之士的关注。“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质量的提升不是朝夕之功。教育有其自身的规律,要讲究策略与方法,要有扎实的基础与长期的积累,不是靠口号和某种简单的“举措”就可以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的。现在到了需要重新明确大学的根本任务的时候了。1986年陈守良教授根据北大多年的经验与教训,针对当时的教学情况,对基础课教学在大学中的地位等大学教育中的关键问题提出了中肯的意见,并介绍了自己多年的教学与课程建设经验,相信对教育工作者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一.大学的根本任务是什么?

我国的一些老大学历来有重视基础课教学的好传统,基础课一般都是由水平高的教授讲授。一九五二年院系调整以后,学习苏联的一套,增开了不少的专门化课,一些原来主讲基础课的教授转去教高年级的专门课,不再教基础课了。不过那时整个学校的气氛还是重视教学的。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年政治运动、生产劳动和科研活动挤占了教学时间,基础课教学被削弱,使当时的学生在基本训练上出现了不少的缺陷。一九六一年以后总结了这些经验教训,明确了学校要以教学为主,加强了基础课教学,收到了良好的效果。一九六六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彻底破坏了大学教育。基础课教学更是“教改”的重点。许多基础课被撤消,基础课实验室被拆散,还保留的基础课不得不降低要求以适应当时的学生水平,教学质量严重下降,直到粉碎“四人帮”以后这种局面才得以改变,基础课教学才能得到加强,特别是邓小平同志及时提出恢复招生考试和组织力量重新编写教材两项措施,开始从根本上扭转十年动乱所造成的教育质量严重下降的局面。

打倒“四人帮”以后,出现了安定团结的局面,二、三十年来政治运动不断的状况改变了,应该是广大教师潜心学术、努力提高教学质量的时候了。一方面教学质量确有很大的提高,与十年内乱时期的状况不可同日而语,但另一方面现在确还有不少的问题使教师不能集中心思于教学。如果与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初这两个阶段比较,近些年对教学的重视程度恐怕是最差的,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很多,一时也很难解决,不过有一个认识问题我以为还是需要先搞清楚的,这就是大学根本任务究竟是什么。

我看答案也很简单,大学的根本任务是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高级专门人才。如果不完成这项任务,大学就失去了存在的根本。那样的大学就成了科技研究机构,成了科技开发公司了,国家还要办大学干什么哩!可是当前的实际生活中,大学的这项根本任务并不明确,因为还有不少其它的任务吸引了人们的心思。例如教师的提高本是十分重要的。要培养高质量的人才,要提高教学质量,关键还是要提高教师的水平,而开展科学研究又是提高教师水平的重要措施。但是决不能把提高教师水平与当前的教学工作分离开来,甚至对立起来。不能只重视进修提高、开展科研、出国访问……而忽视了当前每学期、每周、每天都在进行的教学工作。如果对当前的教学有所忽视,正在上课学习的成千上万的学生的教学质量就会受到影响。

六十年代初我们总结三年大跃进对学校工作带来损失的时候曾经得到一条共同的认识:任何时候也不能放松当前的教学工作,放松了就会吃苦头;而教学工作出了问题暴露出来周期比较长,等到暴露出来大家都看明白了的时候,往往为时晚矣,纠正起来要花费的力气就很大了。还有,既然培养人才是大学的根本任务,那么在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办大学的经费就只能靠国家拨给,教职员工生活的改善也应靠国家发给的工资。如果提倡大学自己搞钱办学,把教职员工改善生活待遇的希望都放在各显神通自谋出路上,势必把相当多的人的注意力吸引到经济开发、吸引到挣钱的问题上去,对于某些人这种吸引力是很强的。因为它与个人的收入、生活的改善相关,因而这种吸引力就有可能超过对钻研学问的兴趣,超过对培养人才的兴趣,其后果就可想而知了。我以为现在需要从多方面设法创造一种环境、气氛,使广大教职工都来关心学校这项根本任务,特别要使我们的教师心中时刻把培养人的工人簇在第一位,以培养造就成批的高质量的人才而自豪,即使遇到一些挫折和困难也不放在心上,不去斤斤计较。教书育人培养人才是一种高级复杂的精神劳动,只能凭教员各自的良心,发挥自己的水平去完成,这是不能靠规章制度检查评比所能解决的,只有依靠正确的政策和落实的措施,解决当前影响教师心思情绪的那些问题,才能创造出那种环境和气氛。不过这已不是我们这次所要讨论的问题了。

 

二.本科教育是基础,基础课教学是关键

为了培养高级专门人才,现在大学招收的研究生逐步增多,培养研究生的任务逐渐加重,这是社会建设发展的需要。本科教育是研究生培养的基础,办好本科,培养好大学生才能为研究生培养提供合格的学生来源。优秀的大学生多半也会是优秀的研究生。因此在今后逐步发展研究生教育的形势下,仍然必须把大学本科办好,不应有任何的忽视。在大学本科教育中基础课教学又是关键。一九五二年以后学习苏联,在大学中增设了许多专门课程,一时使人感到苏联教学计划多么全面、坚实、水平高。经过这三十年的实践使我们认识到在大学本科教学中最重要的还是基础课。基础课学好了,专门课程并不都是要在课堂里学的,有些专门知识在工作中自己也可以学到。决定大学本科教学质量的关键是基础课而不是专门课。只有在搞好基础课教学之后增开一些专门课程才有意义,反之,基础课没有学好,专门课开得再多也无助于提高学生的水平。正如一九六一年总结三年大跃进的经验教训时一位老教授所说的,教学好比给家俱上油漆,如果头两道漆没有上好,以后无论再加上多少道漆终究还是要脱开的。

基础课教学当然应该向学生传授知识,包括基本知识、基础理论和基本技能。但是这种传授决不应成为教师讲学生听的注入式。教员讲课不能满足于把全部内容讲清楚,面面俱到,一滴不漏;学生也不能满足于把教员讲的都记下来,考试时背出来,这样的教学活动那不就成了收录机式的教学吗?教员讲课首先要启发学生学习这门课程的兴趣,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使学生能够抱有浓厚的兴趣,积极主动地去学习,而不是被动地接受教员的灌注,考试时再倒还给教员。教员讲课在某种意义上有点像演员演出,一出台就要吸引住观众,但教员不是以他的表演而是以他阐述的科学思想来吸引学生,使学生集中注意力于这些科学思想,引导学生进入积极思维的状态,注意教员提出的问题,思考这些问题,回答这些问题。

人类积累的知识越来越多,作为一门基础课程,只能在几十小时,顶多一、二百小时内将人类在这个学科领域内所积累的知识择要地教给学生,因此必然要精选内容才能完成这项任务。作为一门基础课并不是讲得越多越好,相反,讲得越多,学生没有理解,考完就忘了。只要能把这门学科的基本知识、基础理论理论教给学生,把基本概念讲清楚,使学生熟悉了这门学科的基本内容和特点,学习了分析问题研究问题的方法,即使还有许多知识没有给学生讲,他们也会自己去读书,自己去扩展知识领域的。我们自己现在教学科研需要的新知识新理论,很多都是在大学里并没有学过的,我们不是在工作中逐步掌握了吗?为什么我们教书时老怕学生这一点没有学到,那方面要增加一些内容,以致教学内容和课程时间越来越膨胀呢?同样的道理,基础课的教材内容越来越多,学生读起来叫苦不迭,感到难读难掌握,象读百科全书式的。当然教学参考书又当别论,内容应该丰富一些,以便参阅。有人说现在国内的参考书少,教材不妨多写一些内容,免得学生到处找参考材料,这种用意是好的,但实际上会给学生带来困难。一个初学者对一门学科还没有初步的了解,他对教材的内容还难以区分哪些是主要的,必须掌握的,哪些是参考的,如果教材内容过多,就容易使学生轻重不分,主次不明,心中一片模糊。

 

三.大学要培养学生的创造精神

大学教育不能只着眼于已有知识的传授,更要着眼于新知识的探求,对学生则应着重于通过教学活动启发他们的智慧。我们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我们的古老传统是尊师重道,法古之圣贤,要求青年人老老实实读书,规规矩矩听话,不喜欢青年人自己提出问题,更不能反对师长的观点,一些新鲜活泼的思想往往被看成离经叛道、异瑞邪说,其后果是缺乏创造精神,在科学技术上无重大建树。近百年来,特别是五四运动以来,情况虽然有了很大的改变,但这种古老传统的影响还有相当深的,有时禁锢人们的思想也是十分严重的。为了我们民族的振兴,真正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对人类作出较大的贡献,我们的教育,首先是大学教育必须提倡、培养青年人的创造精神。要提倡青年人独立思考,敢于提出问题,敢于发表与师长、书本不同的见解,不唯书,不唯上,要唯实,每门学科的教学都应该这样做。其实每门学科的发展都是创造精神的体现,每门课程都充满了这类教材。我主张对一些重要的概念和学说就只讲述现存的结论,还应介绍这些学说思想在历史上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以及历史上的争论。这样做的目的在于使学生不只是记住一些结论,而是懂得这些结论是怎样得来的,加深对这些概念、学说的理解,学习提出问题分析问题的方法,培养他们的创造性思维的能力。

要培养学生的创造精神,教员先要有创造精神,要有对真理对科学的热爱,要有探求真理的勇气。所以要提倡教师进行有独创性的科学研究,培养自己的创造精神和分析问题研究问题的能力。所以大学教师应该是既认真教学又积极进行科学研究。这也是老生常谈,但说来容易实行难。多年来,我们大学实行的多是基础与专业分离,教学与科研分离,改变这种状况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但现在就应着手,请一批在教学、科研上真正表现出创造性的教师去教基础课,而且要稳定几年,逐步把由水平高的教师讲授基础课的优良传统恢复过来。当然为了做到这一点也还要从政策、制度上采取有力的措施,这就不必多说了。

 

四.我的课程建设的一些经验

基于上述的认识,近几年我在理科生理学的教学和教材编写上进行了一些改革的试验,编写出《动物生理学》一书。这本书在下列几方面作了一些改进。

1、根据理科大学生物学系的培养目标调整了生理学的教学内容

综合大学生物学系的生理学基础课(以下简称理科生理学),长期以来以医学院校的生理学(以下简称医科生理学)教材为蓝本,基本上照抄医科生理学的内容,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医学院校的培养目标是医药工作者。医科生理学以人体生理学为主要内容,这是理所当然的。综合大学生物学系的培养目标是生物科学的研究人才,作为基础课的理科生理学自应根据这个培养目标取舍教学内容,长期照抄医科生理学是不能适应培养具有坚实基础的生物科学研究人才的。

一九八○年赵以炳教授和我曾建议改进理科生理学的教学(见《生理科学进展》1980.11.86—87),指出生物学系培养的学生,主修不同的学科,有动物学或生态学、生物化学或生物物理、细胞学或遗传说,等等,理科生理学应为他们学习研究这些学科提供比较广泛的生理学基础,不能只限于人和高等哺乳动物的器官生理学。理科生物学的范围应扩大一些,应更一般化一些。

2、分清课程和教材的性质,正确取舍教学内容

理科生理学是大学本科的基础课,是生物学系多数学生要学习的课程,不是研究生课程,也不是生理学专业的专业提高课程,作为基础课的教材着重讨论生理学的基本知识、基本理论和一些基本的实验方法,使学生对生理学有一初步了解。至于生理学专业的学生只学这一门基础课是不够的,他们应该在学完这门课程以后进一步学习其它的专门课程来提高生理学的专业知识和理论的水平。分清基础课与提高课的不同要求才能正确取舍内容,避免要求过高、内容艰深、繁杂以致学而不化。

还应区分教材与参考书的不同要求,教材的内容基本应是要求学生掌握的内容,而参考书的内容可以广泛得多,丰富得多,让学生根据各人的兴趣选读。

3、通过实验论证理论,使学生不但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理科大学的培养目标主要是科学研究人才,在基础课教学中就应注意引导学生学习科学的思考方法和研究方法。生理学是一门实验科学,它的知识、理论都是从实验中得来的。学习生理学只记住一堆资料是不够的,还必须使学生懂得这些知识是怎样得来的。这本书在讨论许多重要的生理学问题时都注意介绍是通过哪些实验从哪几个方面论证了这些结论的。这样的讨论不但使学生了解这些概念原理的来龙去脉,因而容易理解它们的含义,更重要的是学生可以从这些概念理论的提出和论证过程中学习科学的思考方法和研究方法。我以为这样编写的教材比较符合理科大学培养科学研究人才的目标。

4、以生理学历史发展的典型事例启发培养学生的创造精神

这本书用了相当多的篇幅结合教学进程讲生理学发展史。这不只是为了向学生介绍一些历史知识,更重要的是利用这些生动的历史材料启发学生的创造精神。“弟子不必不如师”,圣贤师长的话并不一定都是对的,要尊重事实,敢于创新,敢于争论。一部生理学充满了这类生动的教材。十六世纪的维萨里认为研究活体现象的正确道路不是去问古代医学奠基人盖仑曾经说过些什么,而是用自己的眼睛去观摩事物本来是什么。他纠正了当时沿用的盖仑解剖学的许多错误,奠定了近代解剖学的基础。

十七世纪哈维摒弃了盖仑学说和自己老师的看法,实验观察动物的心脏活动,发现了血液循环,并把实验方法引入了生物学,奠定了近代生理学的基础。1844年著名生理学家Muller断言神经传导冲动的速度相当于光速,是不可测量的,六年之后,他的学生Helmhitz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实验,用简单的设备测出了神经传导冲动的速度只有每秒几十米。此外还有关于生物电的争论、离子学说对膜学说的纠正、胰腺分泌的调节等等事例都是对学生进行教育的好材料。

5、博采各家之长,经过消化吸收,建立自己的体系,用自己的语言表述

基础课教材讲的都是前人经典性的工作,是他人的研究成果,编者只是拿来而已。问题在于拿什么,怎么拿,这就需要编者的主见了。我以为一本有特色的教材应该有自己的观点、自己的体系和自己的语言。编者应该多读几本书,分析比较各家之长,按自己的观点采用,编成自己的系统,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这本书的编写是力图这样做的,但思路不畅,言语生硬,有待改进之处还不少。

关于教学、教材的问题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纷纭是好现象,只有百花齐放才能推陈出新,舆论一律就会万马齐喑。个人这些意见只是抛砖引玉,希望和大家讨论研究。

 

(根据陈守良教授在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在南京第二次全国高等学校教学理论和教材建设学术讨论会上的发言编辑整理)

1条评论

  1. siaaa 说道:

    看到贵站是一种缘分.回复一下是一种礼貌。站长好啊。以后多多交流。
    有空也来我的小站留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