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园中海湖幽幽(唐燕婕)

guo  2012.09.25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537

今日暴雨,从十二点半左右开始下,起先雨势较小,用北京的标准看应该是中雨。我午睡起来,觉得心中烦恶,很想去圆明园走走,呼吸新鲜空气,没人愿意和我一起去,只好作罢。看了一会书,更烦躁。我问室友:学校里可有亭子?她说有。我起身出门,去寻找那个亭子。

本意是找亭子,却先找到两块碑。我遇到岔路就拣偏僻的一条路走,走过静园南边的树林草地,我看到一座桥,便过了这座桥:是校史馆的背后,我走进去,左边是校史馆,墙壁在草后面若隐若现,右边是哗哗流水的树。然后我看到两块碑,样子不像平常的碑:三级底座,碑细长,上小下大。右边一块是一名姓魏的女士的纪念碑,我查不到她是谁;左边是3.18事件的烈士碑,其中就有“三一八事件烈士刘君和珍纪念碑”,这块碑有三面写着这样的文字,指向三个人,相对于小路最里一面写着立碑的时间。

雨越下越大,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暴雨。穿过考古文博学院,我找到了一座亭子,立在一个小坡上,由石阶通往,这石阶的起点对着一个早已干涸的小湖,所以估计去的人并不多。这座亭子叫“校景亭”,原来属于鸣鹤园,燕京大学成立后属燕大,亭子造型古雅,亭内绘有校内景色,大概因为经过修缮,颜色都还十分鲜艳,线条也清晰。亭子周围都长满了树,再也不能向外看校内景色,而只能向内看校内景色的图画了。后来我又在西门北侧找到一座亭子,估计是最近造的,铁条棕黑,红漆肿厚,十分丑陋。

校景亭已经靠近学校北边,有很多早已干涸而相互连接的湖。校景亭下的干湖呈四方形,中心一块很大的怪石,周围长满了荒草。学校北边就是有很多这样的湖,没有水了或许叫湖并不恰当了。而当年海淀之所以叫海淀,就是因为这里湖汊交错,是京西水乡啊。

我本来想经西门走回宿舍,却不小心发现了学校的塞克勒博物馆,我看见檐下有两个人,门却关着,走去一问却还可以参观的。我原来以为此馆质量很差,不值一看,今天看过,其实都还很不错的。

馆内的青铜器都比较小,但是都还精致。鼎、鬲、甑等等都有。还有两面铜镜,都圆得无可挑剔;汉代的那一块有动物图案,龙凤、大象、马和谐共存在一个圈内;唐代的那一块则是有立体的动物形象,而且整个镜子非常亮。真是精致,难怪古代许多情人要拿铜镜作信物。

有几件瓷器是沈从文先生赠送的。有高丽的梅瓶,有雍正年间的官窑瓷盘,盘中心是一簇太阳花一样的图案,整个盘子白底、有少量红绿的图案,是雍正的小清新风范。

我终于从博物馆出来,准备经西门回宿舍,却惊奇地发现那边出现了一条西门河,宽等于路宽,深至路两边的路沿即13厘米左右。趟过西门河,路上水稍微少了些,直到勺园宿舍、勺园宾馆。我看这一片可以叫勺园海。勺园海最深的地方水没到膝盖,下水井盖的地方“咕咕”冒水花;勺园海本是路,我从勺园宿舍前面的勺园海涉水而过走上勺园宾馆前稍高的勺园海滩,有车不断从路上通过,海滩上便时时潮水涌上,涌而复退,退而复涌。

而勺园名字的由来,正是园主“海淀水三千,我只取一勺”之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