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师节的风和云——写在改革开放以后的第28个教师节(朱瑞旻)

guo  2012.09.25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923

近日,笔者在校园内无意中看到了教师节的庆祝横幅,却惊讶地发现2012年的9月10日仅仅是中国的第28个教师节。难道过去没有教师节吗?这其中又有什么原委呢?笔者的问题在历史中得到了解答。

事实上,近现代的中国依次存在过多种教师节,并且教师节的产生与消失往往与当时的社会形势密切相关。在民国时期,和陶行知、晏阳初、梁漱溟并列“中国教育界四大怪杰”的邰爽秋意识到,“农民经济的问题一日不解决,一切教育都是白费心血,不会收效”,普及民生教育的使命就是“矫正传统的轻视劳动的士大夫的观念”,教育内容要贴近生产技能,培养合作劳动的热情和习惯。1931年5月,邰爽秋教授、程其保教授等人发表宣言,要求“改善教师待遇,保障教师工作和增进教师修养”。6月6日,他们在南京国立中央大学致知堂集会,倡议这个日期为教师节。但是,这个由教师自发组织设立的双六节并没有得到国民政府的承认。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的二号人物汪精卫在军统策划的1939年“河内刺汪案”中生还,并彻底投向日本。不久之后的1939年5月,国民党政权为了巩固国统区的统治,由教育部拟订8月27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并于1943年正式确定。1947年8月27日印制发行了教师节纪念邮票,一套四枚,图案都关于孔子,其面额分别是500圆、800圆、1250圆和1800圆。而根据《大众晚报》1947年7月30日的资料,由于通货膨胀、法币贬值,当时的100圆大约只能买1只煤球或三分之一根油条。猛涨的物价也使教师生活异常清苦,薪水迅速缩水。

解放以后,无产阶级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者,把双六节作为教师节。1951年,中国教育工会成立,教育工作者被确认为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是年4月19日,教育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共同商定,将教师节与“五一国际劳动节”合并。这使得以城市小资和知识精英为主的教师群体与全体劳工分享了同一个节日,政治地位和生活水平获得空前提升。以季羡林为例,在实行30级工资制的时候,他可以获得大学一级教授的月工资345元加上中科院学部委员的津贴100元,总和相当于国务院的部长。但是,包括教师在内的四百万知识分子们逐渐表现出了其他的倾向——拒绝分担工业化积累的成本,希望利用专业的知识技能为自己谋取利益和特权,不肯去改造“天地君亲师”之类的传统思想,厌恶那些工农家庭出身的学生。其结果是,不少脱离群众的教师受到了长期的压制。

改革开放以后,教师乃至教师节的命运都发生了显著的变化。1978年3月,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说,知识分子的绝大多数已经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同时,1978年的修宪取消了关于“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进行无产阶级专政的条文,1982年的修宪则在某种程度上间接取消了教师罢课的权利。从1980年起,全国教育工会也相应开展了“庆教龄”、“五讲四美”为人师表先进个人评选等系列活动。在教师队伍逐渐独立于劳工的过程中,把教师节从劳动节当中独立出来的呼声也变得日益强烈。1981年3月,叶圣陶、雷洁琼等17名民进党员,在全国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联名提交了《建议确定全国教师节日期及活动内容案》(第170号)。其主要发起人及撰稿人是陶行知的学生方明,他曾任民进中央参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教育工会主席。1982年4月,教育部党组和中国教育工会分党组的《关于恢复“教师节”的请示报告》送中央书记处,建议以5月5日(马克思的诞辰日)为教师节。1983年3月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民进的18位政协委员再次联名提出《建议恢复教师节案》;同年9月,中宣部办公厅致函教育部办公厅,同意恢复教师节;12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的《关于恢复“教师节”的请示》送到了中央宣传部。1984年下半年,十二届三中全会全面拉开了经济体制改革的大幕,全国最后一批“地、富、反、坏分子”的摘帽工作也顺利结束。正是在这一年的12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把《关于建立“教师节”的报告》送中央书记处并报国务院。这份报告首次建议把9月10日作为教师节,理由是便于在开学之后马上以尊师重教的名义开展庆祝活动。巧合的是,毛泽东在1976年9月9日逝世。1985年1月21日,第六届全国人大第八次会议正式通过国务院《关于教师节的决定》。于是,1985年9月10日成为改革开放以后的第一个教师节。1986年9月10日,原邮电部发行了一套“教师节”纪念邮票(志号J131),全套1枚,面额8分,影写版,齿孔11度,背面刷胶,票幅规格40 mm×27 mm,北京邮票厂印刷。邮票的图案是黑板和堆满鲜花的讲台,由张磊设计。

在世界范围内,也有教师节。在风起云涌的1960年代,切·格瓦拉被害、马丁·路德·金遇刺、五月风暴、反文化运动、失业的产业后备军、环境运动、女权主义等成为当时流行的关键词。在此背景下,联合国下属的国际劳工组织和教科文组织这两个专门机构,于1966年10月5日不得不共同审议通过了一份没有约束力的《关于教师地位的建议》(Recommendation concerning the Status of Teachers)。该文件首次提出“应该把教学工作看作一种职业”,并以教师处于被雇佣的地位为前提,重新讨论和确认了绩效考核体系。三十年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94年初宣布,从当年的10月5日开始设立“世界教师节”。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貌似代表劳工利益的国际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实际上是一个旨在“促进和谐的劳资关系,加强有效的劳动力市场机制”的减压阀,从诞生之初就与共产国际势不两立。国际劳工组织每年举办的国际劳工大会允许每个会员国派出四名代表——两位政府代表、一位雇主代表、一位工人代表。它以中立者的面目与各国政府一道,在客观上提高了那些掌握全社会绝大多数财富的1%雇主的地位,维护了某种特定的经济秩序。

总之,教师节浓缩了历史的许多片段。回顾这些事情,或许能够让我们对教师这一角色的内涵产生更复杂的体会——这关系到教师究竟依靠哪些人、教师为哪些人服务。不同类型的教师们,都可以找到各自不同的教师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