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访新闻与传播学院肖东发老师(三)

guo  2012.09.25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012

三、教育思考:真心对待

记者:您在北大40年了,对北大教育教学的现状,您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吗?

肖老师:我觉得要充分地尊重学生,要以学生为主,特别是本科生。我今年5月份刚去普林斯顿大学、哈佛大学走了一圈,一个很重要的体会是,人家真的把本科生当回事。具体的表现很多,比如图书馆的复印机就不限制,一年要复印两个埃菲尔铁塔那么高的纸。图书馆为学生服务,教师也为学生服务,教师回答学生们提出的问题,包括选课、作业批改等,都非常负责。我们的学生是全国最优秀的学生,所以我们的老师在教学上应该有更多地投入,不要只是来上课,下课就走。可以搞一些沙龙、读书会,要多跟学生交流,实习、研究要有更多的指导。

记者:普林斯顿大学和哈佛大学的那种重视学生的做法是学校制度的要求还是老师个人的自觉行为?

肖老师:校风就是那样,已经形成多年了。学校真心对学生的结果,实际是有回报的,对学校的长远发展很重要。我去的5月下旬正好是毕业时间,也是校友返校,搞活动的时间,每五届毕业的学生搭了一个大篷子,篷子很大,返校校友很多。他们纷纷掏钱资助学校。校友捐助为在校学生的培养提供了雄厚的物质基础,自然现在的学生又想着将来毕业以后也要给师弟师妹们,给母校再做贡献。这么一代传一代,就形成了非常好的良性循环。像我们虽然也意识到校友的重要性,但等到学生毕业以后,功成名就了,再去联络感情,就太晚了。

记者:您觉得北大应如何从这方面努力呢?

肖老师:现在咱们硬件条件上已有很大改观,应该从“软件”上多下功夫。所谓“软件”我觉得主要就是前面我说的教学投入上。这些学生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材,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真是一大乐事!教他们查资料、检索数据、指导写论文,我觉得太高兴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肯定自己也有收获,也会出很多成果。现在老师压力大,报的课题多,有些老师总想让学生给他打工,有的学生有意见。学校在这方面要有所引导。

记者:假如说一个老师也想办学术沙龙,能不能从学校获得必要的支持呢?

肖老师:找学校也没用。这几年我搞的活动大多数就靠自己掏钱,或课题经费补贴。北京市精品课程给了我五万建设经费,我除了给杨虎等合作者报销一万元以外,剩下的都花在同学身上。支持学生开学术会议和买书。学校实际上也有不少支持,比如国外交换生,给研究生的出国资助,还有各种学术会议资助等。但我觉得在长期和日常的教学活动中,教师多用点心,多和学生在一起,教学相长,可能效果更好。

记者:好,再次感谢肖老师!

=========================

采访记者:郭九苓,胡宇齐、黄柯柯

采访时间:2012年6月6日,下午3:30-5:00

录音整理:胡宇齐

文字编辑:朱瑞旻,郑玉婷,郭九苓,肖东发

定稿时间:2012年9月10日,经肖东发老师审定。 

 

附:肖东发教授简介

肖东发,男,1949年11月生于沈阳。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代出版研究所所长,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1974年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毕业,留校任教至今。1983年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获硕士学位。1992年至1996年在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任副主任,教授。1995年被新闻出版署聘为出版专业教材评审委员会委员,同年被英国剣桥国际名人传记中心收入《国际名人辞典》。2010年被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评为特约研究员。(2011年被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科学研究院聘为研究员。)2011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人事部、教育部聘为出版学专业硕士学科指导委员会委员。

开设“出版经营管理”、“信息检索与利用”、“北京风物与传统文化”、“中国图书出版史”等课程。后者获北京市精品课奖。担任执行主编的《中国藏书楼》获第五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专著《年鉴学概论》获中国年鉴研究会优秀著作奖;主编《从甲骨文到E-publications——跨越三千年的中国出版》获2009年中国最美图书奖。发表学术论文250余篇。先后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参加完成多项国家重点课题。担任常务副总主编和首卷主笔的九卷本《中国出版通史》获第三届中国政府出版物奖。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访新闻与传播学院肖东发老师(一)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访新闻与传播学院肖东发老师(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