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学人生与文学教育——访中文系陈晓明教授(三)

guo  2012.09.25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619

三、关于人文教育:大学要回归崇尚知识的场所

记者:所以大学的文学教育就有必要给学生以专业、严谨的训练,以保持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的高水平,甚至对整个社会的文学发展起到一定的引领作用。但现在大家普遍地对大学教育的指导思想、方法和结果都不满意,你对此有什么建议吗?

1、中学教育的主要问题

陈老师:我认为中国教育的首要问题出在中等教育,中等教育不改革高等教育就没有希望。我觉得问题之一就是中学数理化占了太多的时间,孩子才没有时间阅读,造成人文基础薄弱。我建议高考要大量提高语文的分值,比如再增加一个作文,加强对阅读、写作能力的考查。在法国,高考语文考什么?就考一篇论文。我还记得一个题目是:“论笛卡尔的‘我思’”。这是个连哲学博士都答不清楚的问题。美国高考作文,叫你论“科学家的宗教信仰对科学的影响”。这样的题目要考我们的中学生,恐怕大部份人连一句都答不上来,因为没有阅读量,也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理工类专业的情况也是如此。我有一次在央视做一期节目接触到原智联招聘的总裁刘浩博士,当年北京市高考理科状元,北大物理系本科毕业后取得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物理学硕士以及耶鲁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为什么改行学法律,他说我们中国人学理工没有创造力,在中学学得可以,到大学一二年级还略好,到三四年级我们就不如人了,到研究生就明显差了,到教授的时候我们比人家差一大截,就是因为没有创造力,没有想象力。你看欧美,人家中学就是学人文,数理化非常简单,为什么人家上大学就行?因为我们中学在很多没有用的东西上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精力,不但破坏了学习的兴趣,也使学生对学习方法、目的等产生了错误的理解。为什么说很多东西有没用呢?钱钟书数学考15分,吴晗数学考0分,你说他们没有逻辑能力吗?他们的著作逻辑多严密。

要说不学几何代数就没逻辑,那中国古代的人都是没有逻辑的,因为他们差不多只会简单的算数。数理逻辑可能很难,但比较狭窄,因为输入条件与输出结果往往非常简单和固定。涉及创作、人生、社会问题的逻辑,其条件和可能的结果则基本都是开放的,非常复杂,而这正是我们日常工作、生活所遇到的逻辑问题,特别是人文研究所需要的。中学生遇到的人生与社会问题相对简单,广泛的阅读才是培养人文逻辑的有效途径。

2、大学的责任

记者:现实情况下,我们大学的文学或广义的人文教育应该怎样做,您有什么建议吗?

陈老师: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的大学中文系培养什么人才,特别是北大中文系培养什么人才?当然是对文学有更加深远的看法,能够起到更好的建设作用的人才。在这方面,我们大学的中文教育可能面临很多的调整和改革。首先是一个教师的问题。教师本身需要不断的知识更新,需要好的教学态度。其次,是关于大学的责任。我认为大学的责任就是回归崇尚知识的场所,而不是强调与社会接轨。现在的大学讲很多责任,服务社会、振兴国家的责任等,但大学唯独把自己最基本的责任忘记了。知识是大学唯一重要的责任与目的,其它功能只是次生结果。教学是为了功利,学习是为了功利,为了职业和饭碗。这是职业培训机构,不是大学。

二次大战期间,外面战火连天,季羡林在德国,一个教授教他学梵文。那有什么用?西南联大对抗日有实质的贡献吗?但西南联大培养的人才对后来中国现代科技体系的建立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人类从古至今,依靠各种各样的知识作支撑,这是人类最根本的东西。一个伟大的民族,不应该也不会只考虑眼前的利益,哪怕是生死存亡的大事。大学要有一种精神,就是一种对知识的尊崇,对知识无条件追求的精神。这样才有思想的自由,才有对知识追求的自由——大学一切创新的根源就来自这里。

记者:那么对于大学怎样回到崇尚知识的场所,您有具体的意见吗?

陈老师:这太难了,涉及的因素太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不是靠制定某种规定和规则就能做到的。这其实是一个人心的问题,要靠潜移默化,靠每一个人端正自己对知识的态度,端正自己对大学的态度和职责。没有人质疑西南联大的必要性,是因为中国自古形成了崇尚知识的传统。现在类似读书无用、塌塌实实做学问无用的思潮影响甚广,有其复杂的社会、政治背景,恐怕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具体来说,就大学老师而言我觉得至少有一点是应该去做的,就是应该和学生有更多的交流。我认为北大老师每周都应该有一个“教授开放日”,某一个下午向所有学生开放。

还有,西方的大学给我一个很大的感触,就是大学注重本科生。现在中国很多大学,把那些新招来的本科生都扔到郊外去,研究生放在城里,这简直是本末倒置。本科生走进大学,对大学充满了热情,充满了期待,那是最需要关心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本科生的导师制,本科生的教授开放日,这些工作是应该做的,也是不难做的。

记者:非常感谢陈老师!今天耽误了您很多时间。

==================

采访记者:郭九苓,缴蕊,王淳

采访时间:2011年11月29日,下午2:00-4:00

录音整理:缴蕊

文字编辑:缴蕊,郑玉婷,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2年9月24日,经陈晓明教授审定。

 

附:陈晓明教授简介:

陈晓明,男,1959年2 月生,福建光泽县人。早年有过知青经历,1978年春上大学(77级),后读研究生(1983年),期间从事过教学和研究职业。1987年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文学系攻读博士学位,1990年获文学博士学位,并留院工作十多年。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等职。2003年起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当代先锋派文学和后现代文化理论等。同时担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外文艺理论学会常务理事;民盟中央委员,民盟中央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国外访学经历主要有:1995年至1998年先后在英国高级人文研究中心(IAHS),英国爱丁堡大学东亚系(Edinburgh University),荷兰莱顿国际亚洲研究院(IIAS),德国海德堡大学、德国波鸿鲁尔大学(Ruhr-University of Bochum)等地做访问研究和讲学。

 

文学人生与文学教育——访中文系陈晓明教授(一)

文学人生与文学教育——访中文系陈晓明教授(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