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元培:愿陪你定位自我——访元培11级本科生李极恒

guo  2012.12.24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073

【摘要】从计划到学院,元培学院走过了5个年头,已经毕业的元培学子开始重新思考元培的价值,而就读一年的一届学子也开始有了对她的一个初步印象。在“加强基础、淡化专业、因材施教、分流培养”的指导思想下,学生相对于其他专业得到了哪些专业方面收获?是否还有人生规划选择方面的受益?为此,我们采访了元培11级海南籍本科生李极恒,试图从他的讲解中找到元培的一个缩影。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能先介绍一下您当时的高考情况吗?

李极恒:首先得介绍一下海南省的算分模式,很多人对海南高考的分数都没有概念。而且海南省状元基本都是满分900分,很多人都觉得很诧异。

海南提出的是一种素质教育的算分模式,想获得高分就不能出现偏科。同时,为了体现试题的区分度,教育局有一套统计换算公式,你的原始分(卷面的分数)和你的标准分(最终查到的分数)分值上差别很大。

首先是阅卷老师对你的试卷进行评阅,得出各题目的得分,相加获得每一科目的总分,这一过程和其他省市没什么区别,这就是原始分。由于原始分只能反映考生答对题目的个数,或作答正确的程度,一般不能直接反映出考生间差异状况, 不能刻画出考生相互比较后所处的地位,也不能说明考生在其他等值测试上应获得什么样的分值, 所以,需要用正态分布的方法转换为标准分。对于每一个单科,每一个学生的得分会有一个排名,利用正态分布设置每一个排名的标准分,这样就得到了一个单科的标准分。标准分最高为900分,最低为100分。比如,一位学生化学原始分为90分(满分100)并且是单科第一名,那么他就获得单科最高标准分900分,但如果同时有多位考生得90分,那么他们就只能是899分或者更低,否则就无法服从正态分布。海南理科语数外单科原始满分各为150,理化生各为100,加上会考的40,而标准分为900分,因此经常可以看到原始分和标准分分值上的巨大差异。

然后就会获得每位学生每一单科的标准分,将一位学生所有单科成绩进行汇总时,又会考虑这些科目的方差情况,如果出现一门偏科,即使其他科目都是900分,也难以成为状元,分数还会被拉低不少,这样的“拉扯”方法我们自己都搞不清楚怎么计算的,每年网上会流传很多公式,但自己使用这些公式计算时总会与查到的标准分有微小的偏差。“拉扯”之后得到一个学生的总标准分,然后再次使用上述的正态转换方法进行一次转换,就是我们的最终得分。因此,状元通常会是900分,即使他没有每一科都获得满分。

而我就是因为英语的偏科导致总标准分的偏低,填报志愿的时候只有化学、经济、元培等八个院系可供选择,我不想学化学,经济都有比我排名靠前的人填报,所以我就选择了元培。

记者:看来元培在海南的受欢迎程度不如其他院系,在我们那里,元培往往是收分最高的院系,也是文理科状元愿意填报的院系。如果当时你能随意选择北大所有院系,你会选择元培吗?

李极恒:当时肯定不会,但现在一定会。海南的考生和家长大多倾向于一种确定,希望这次高考能够基本确定一个人今后的专业方向。他们不喜欢面临太多抉择,只希望抉择之后不再需要太多的抉择和考虑。所以,其他已经确定方向的院系会受到海南考生和家长的青睐,而高考作出抉择一年后还要做出抉择的元培学院往往是收分较低的院系。我当时就是没有什么个人想法,随大流希望在早点选择确定发展方向,所以,如果能去其他院系肯定不会选择元培。

因此,我进元培的第一年完全找不到个人的定位,是一种迷茫的状态。无数的选课,纠结的安排,尤其是近乎填报志愿的专业方向抉择简直就是折磨。刚入学时忙得焦头烂额,考试时还要全局了解各科有无时间冲突,有冲突时,就得穿梭于元培教务和专业院系教务之间,汇报、挨骂、协调。父母和亲戚还不能理解元培的含义,也觉得没有确定专业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就像网上调侃那样,误认为元培是园艺培养,甚至误以为是三本。同学之间由于选课不同,在校的作息生活总是一个人,集体活动也因为众口难调而举办甚少,在专业院系也往往享受不到对方的资源,难以参加对方的活动,在元培和专业院系都找不到归属感。据师兄师姐介绍,往往四年后毕业旅行时,很多同学大学期间的第一次聊天就是最后一次聊天。

但是,元培在迷茫之中为我找到了自我的定位。一年于纷繁复杂制度的摸爬滚打里,一年与专业各异同学的谈天论地中,让我对各专业有了新的认识,有时候甚至是猛然发现某一专业颠覆了我高中时对他的影响、喜好,也让我对今后的人生道路有了更多的考虑,更加敢于追求需要更多考虑的生活,更让我有了比以往更多、更成熟的想法,也让我最终选择城环方向。元培教会我:学会选择,独立选择,为选择负责。随着专业学习的加深,同学间的差异也逐渐加大,见识、思维也不一样,在讨论一些问题时,对方往往能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这也很有趣。

在我对不同生源地同学的了解中,我发现很多时候,凡是元培学院收分较高的地方,那个地方的同学就更有理想,更有主见。就像有位已毕业的师兄说,元培的学生,走上了雪域高原,走进了华夏边陲,以最纯粹的理想主义,去做最有现实意义的事情。元培不仅给了元培人一次重新考虑的机会,更是给了不愿多考虑的人一种愿意、敢于多考虑的精神。有人调查,北大其他院系平均有10%的学生对本专业不满意,但元培只有5%,也许在纠结的过程中,我烦恼于复杂的抉择,也许在最终确定专业方向后,我会因为在元培和城环找不到归属感而后悔当初为什么没直接填报城环,但走过这样的纠结,确定自己就是喜欢本专业的那90%之后,我更加坚定当初的选择。

记者:结合你自己的经历,你觉得元培乃至北大,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吗?

李极恒:有,就比如咱们的GPA计算制度,就可以参考海南高考计算的制度。虽然二者都是正态分布,但咱们的GPA只是注意减少优秀率,没有提升优秀率,这就造成理工科院系和人文社科院系学生GPA和努力程度之间关系的天壤之别,也让课程有了“虐”和“水”之分,选课不再是提升自我修养,而是一种提升GPA的方式。比如,为了今后更好地完成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工作,本科阶段应该选修专业必修之外几门很难但又对研究方向裨益颇多的课程,而即使再努力,也必然导致GPA出现一些下滑,虽然说以后的研究能更好地进行,但如果有同申研的同学没选过这些难以拿高分“虐”课,选择过一些拿分很容易“水”课,GPA的差异或许就让选“虐”课的同学失去继续深造的机会。本来选“虐”课的初衷是想更好地进行研究,反而失去了研究的机会,这就是目前GPA计算的不合理性。

如果采取类似于海南高考分数计算制度,根据考分正态分布设置标准分梯度,就能避免“水”课和“虐”课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一门“虐”课中只有一个最高分为60,一门“水”课有多位100分,用原有的计算方式就让人的GPA惨不忍睹,而用标准分设置的方法,“虐”课的60分转化为100,“水”课的100只能转化为99甚至更低,这样才能更加真实反映学生的努力程度。同时也避免某些课程需要学生互评时产生的互相打高分的现象,老师也无需在期末总评时绞尽脑汁寻找符合正态分布的计算方式。

为了刷分选课本身就有悖于大学学习的理念,为了表面上光鲜的成绩,有时候需要放弃太难但自己又特别感兴趣的课程,选择一些违背个人兴趣的“水”课。如果元培的理念之一在于帮助学生寻找个人兴趣,为刷分选课的动机必须被杜绝;如果北大的目标之一在于建设研究型大学,为研究选课的保障就应该被建立。

===============

采访时间:2012年11月12日

采访记者:张祺

文字编辑:张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