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自问自答说台湾(范昊宇)

guo  2012.12.25   北大人看中国, 教育大家谈   1条评论 总浏览数:3,609

台湾,祖国的宝岛。16世纪,葡萄牙航海家来到这方乐土,就被这里优美的自然环境深深打动。此后,台湾有了一个动人的名字,Formosa,意为“美丽岛”。由于历史原因,台湾一直没有回到祖国的怀抱。在很多大陆居民眼中,台湾始终披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或许我们可以从图片资料和新闻报道中对台湾有所了解,但台湾的人民到底是什么样的?台湾的教育、学校、学生又是什么样的?这样的问题,大概只有真的在台湾居住、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才能说个大概吧!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大三第一学期在台湾交换学习的日子,是我大学期间最宝贵的经历。这里,我以自问自答的形式,将我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台湾教育、台湾大学、台湾学生做个介绍。

1.       首先,介绍一下你去交换的学校的基本情况吧!

我是大三第一学期前往台湾“国立中正大学”(以下简称中正大学)交流学习的。中正大学地处台湾省中部的嘉义县,位于久负盛名的阿里山脚下。正如其名,中正大学是台湾方面为了纪念蒋中正(即蒋介石)设立的。学校的历史不长,还不到30年,是一所成立较晚的“国立大学”。与台湾“台清交成”四大名校相比,中正大学可以说是默默无闻。她与中山大学、中央大学等“中字辈”大学一道形成了台湾高校的第二集团。如果放在大陆,中正大学大概相当于一所985211学校。

2.       那么,中正大学上课方式与我们相同么?

或许是因为相似的社会文化背景,台湾高校的授课形式与我们没有什么不同,都将老师课堂讲授、习题课、课后作业、考试作为主要环节,本科阶段少有讨论课。但如果具体到授课方式、课程安排,则和我们有很大不同。

首先,台湾高校的课程,特别是理工科院系的专业课,经常使用英文原版教材,老师也偏向使用英文授课。例如,我在台期间修的量子力学、材料力学等课程就都是以英文授课的。我和台湾同学交流过这个问题,问他们会不会觉得难甚至跟不上。他们说,从大一开始,许多课程就采用英文,几年下来也就习惯了。他们还说,在台湾高校,使用原版教材、纯英文授课都是十分普遍的象限,因为不少高校相信这样更加与国际接轨,也更有益于人才培养。当然,既然是英文授课,考试也就顺理成章地用英文提问英文作答——这倒是方便了我们这些不会写正体字的交换学生。

另外,台湾高校的课程设置课程进度都比大陆高校慢,许多在大陆一个学期上完的课程在台湾会上一整年。比如,我的本科学校将量子力学与电动力学两门物理核心课程安排在大三第一学期修完。相对应的,中正大学物理系将量子力学分为上、下两部分,利用整个大三学年修完;电动力学则是研究生课程,并且也是分上下用一年修完的。当然,课程被延长到一年,学习的知识却相差不多。从这个角度来说,台湾高校的教学进度比我们慢不少。

3.       那么,台湾的同学肯定有非常充裕的课余时间。他们都做些什么呢?

打工啊!在台湾,学生打工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不仅学校、图书馆、各院系为学生提供了大量类似“勤工俭学”的工作岗位,学校内外的超市、餐厅、店铺也都有学生在打工。经常刚刚还是一起上课的同学,下课后就变成了为你服务的营业员。甚至,我跟一个台湾同学就是在她打工的地方认识的呢!与大陆不同,台湾高校的学习压力相对较小,父母不必担心打工会占用孩子学习的时间,因而选择不给或是减少孩子生活费让其自力更生。这使得台湾的学生相较大陆学生更早走入社会也更加独立。

另外,台湾高校的学生社团也很活跃,类型之广令人称奇。刚到学校时,就有一个素食社团到我们宿舍宣传,邀请我们参加他们的“迎新素烤派对”。相比之下,“游戏研习社”、“高达模型社”就比较平常了。对比大陆学校,台湾高校对社团的支持力度也更大。犹记得当时一个朋友向我哭诉社团经费问题。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预算还有将近一半没用掉,年关将至,正在发愁该为社团添置些什么。笔者之前也参与过学生会工作,但预算太多花不掉这样的“苦恼”真的想都没想过。

4.       既然教学速度比我们慢很多,那学校如何保证毕业生具有足够的竞争力呢?

我想,这和学校的教学理念有关。大陆学校很多时候采取填鸭式的集中教育。以前和同学交流,不少人会觉得,一个假期回来,上个学期知识就忘得差不多了。这样,虽然学了很多知识,但是强度大,又太匆忙,能真正记住甚至应用的往往有限。另一方面,台湾高校选择了“少而精”的授课方式。犹记得上量子力学课时,老师在写下一个抽象的公式后,很喜欢和同学讨论“这里的物理是什么?”,“这表达了什么物理图景?”。这当然要耗费大量课堂时间,但也使得同学们100%理解自己写下的符号代表什么。我无意比较两种教育方式的利弊,毕竟不同学生偏好不同。但就个人而言,我个人更喜欢台湾高校的上课模式——至少量子力学是我本科期间学的最好的课程,没有之一。

另一方面,台湾高校可以采取这种慢工出细活的方式也与其相对轻松的环境密不可分。用几个数字说话。首先,台湾“高考”的入学率是超过100%的,研究生考试的入学率也接近98%。可以说,只要你愿意,就一定有学上。在这样的背景下,台湾学校自然不必要求学生多记住些什么以体现自己的优势。当然,对于想要申请欧美大学的学生,他们亦可以选修研究生课程以扩充知识储备。这样,台湾高校的教育更富弹性,但也要求学生更加自立,提早为自己做好规划。

5.       那么,台湾的学校、院系是如何管理学生的呢?是不是通过辅导员呢?

台湾的学校没有辅导员,但是有教官。与辅导员不同,教官主要负责端正同学的品行,类似于中学的训导主任。但是教官的存在不只限于中学,即便是到了大学,学生的行为也会受教官约束。但是教官与同学的接触并不是很多,只有出现问题时才会出面。

学生与学校、院系的沟通主要通过院系的“小秘书”来完成。简单地说,小秘书相当于院系管理者与学生的中间人。不论学生有什么问题都可以直接向小秘书寻求帮助,然后小秘书会根据问题具体情况找到院系相应部门办理,最后将结果反馈给学生。我个人十分推崇这样的工作方式——这使得学生不必纠结于“该找教务处还是学生处”,也使得院系的职能部门不必费时间为找上门的学生解释工作流程,可以提高效率。

6.       说到这,台湾高校的环境和配套设施一定很好吧!你们在台湾怎么住?怎么吃?

因为中正大学建校时间较晚,再加上地处乡下地广人稀,所以学校的校园环境、配套设施、校舍等等还是非常不错的。学校里除了各院系的教学楼,图书馆,体育馆等等标配,甚至还有一个高尔夫球练习场和一个供人散步森林步道。八卦一下,当年红极一时的《流星花园》就是在中正大学拍摄的哦。当然,如果说台湾校园环境最好的学校,大概要数高雄的私立义守大学。据说,整个义守大学就像一个游乐园,学校里甚至还有一个摩天轮!

我在台湾交换时住的是学校的宿舍,四人间,地方十分宽敞,大概有北大宿舍的三倍大。宿舍里装了空调,但为了节能,温度最低调到26度——这个细节令我十分感慨。与我们不同,台湾同学则大都只在学校住一年,大二开始就搬到校外租房居住,这大概是为了锻炼独立能力考虑。在台湾人眼中,大学生在外面住是特别自然的事情,因而学校周围的很多房子会特意建成公寓方便出租。记得有一次,我去学校外面买水果,卖水果的阿婆听我是大陆过来的便和我聊了起来。其间,阿婆一再问我们是怎么住的,需不需要租房子——原来阿婆也是个房东。

台湾高校的食堂更像是一个大排档,学校提供场地,商家缴纳租金开店。与我们不同,台湾很难吃到正经的炒菜,特别是炒青菜。学校餐厅买的食品以鸡腿饭,肉排饭和各类日式拉面为主。还有一种餐厅类似自助,按菜品重量收费,也很有特色。之前一直憧憬台湾小吃多么美味,只是再好的东西也有审美疲劳的时候。在台湾的半年,由于吃饭不适应,加上便当的分量偏小,我瘦了足足十多斤。所以说,台湾美食,浅尝辄止,浅尝辄止。

7.       在台湾,你有没有遇到什么之前没有想到的事情呢?

确实,很多在大陆习以为常的事情到了台湾完全不同。

首当其冲的便是使用电脑打字。刚到台湾的时候,有一次在图书馆的公用电脑上网,结果台湾的输入法和我们完全不同,根本打不出字来。台湾一般使用注音拼音,而我们用的是罗马拼音,两者的拼写方式有所区别,最典型的例子便是pekingbeijing。从那次之后,我都会随身带一个优盘,里面放上输入法的安装包。

另外,台湾对打印、复印书籍有极其严格的规定。之前曾经提到,许多台湾高校的课程使用英文原版书,购买这些书籍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花销。我本来想借同学的书去复印,却被店家拒绝了。台湾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及其严格,复印原著会被视为侵犯作者著作权,可能会被追究责任。因此,只有持有教授批条,才能在学校里的打印店少量复印(通常不超过一章)教材。我想,对比大陆学校每学期初打印店里复印机的轰鸣声,台湾高校的魄力实在令人钦佩。

8.       那么,在台湾,还有没有其他令你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呢?

在学校里,除了在宿舍休息,图书馆大概是我最常去的地方。中正大学的图书馆真的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让我意识到,在“为学生服务”这点上,我们还有很多细节可以注意。

有一次,我把优盘落在图书馆的公用电脑上,等再去找的时候已经不翼而飞了。最后,我在图书馆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将已经被别人带走的优盘拿了回来。在这期间,那位图书馆的工作人员帮我做了这些事情:首先,她帮助我调取了丢失优盘时的监控录像,通过监控录像和入馆记录确定了拿走优盘同学的身份;然后,她在图书馆网站首页和学校BBS上发帖,希望拿走优盘的同学主动送回;最后,担心由我出面索要会对我不利,她直接与那个同学联系并帮我取回了优盘。顺带一提,图书馆里不少馆员都有不同程度的身体残疾,帮助我的这位也不例外。其实,不论是图书馆员还是学校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每当我有问题向他们寻求帮助的时候,看到的都是和善着微笑的面孔。他们的眼神在告诉我,“你放心,我会尽力帮忙的!”。

回到图书馆,贴心的服务还有很多。比如免费借用的笔电锁,比如直接向学生开放的自习间。我本科所在的大学也在新图书馆里设立了供同学讨论的小自习室,但整整三年,这些小自习室都是图书馆工作人员吃饭、午休、堆放杂物的地方,任多少同学苦于找不到座位,这些小自习室就是不对学生开放。或许,很多时候,我们的硬件条件跟国际接轨了,但理念和执行力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1条评论

  1. 释永淳 说道:

    现在有好多曾经去过台湾的交换生都在出书,不知道他们所写的与本文作者所呈现的有多大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