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学道路,知识人生——访中文系葛晓音老师(三)

guo  2012.12.25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924

三、他山之石:小班教学,精英教育

记者:您退休后在香港浸会大学任教,您觉得香港的大学中文教育有什么我们可借鉴之处吗?

葛老师:我们北大的一门课程一般是两学分,我特别欣赏香港三学分的设置,也叫做导修课。三个学分当中两个学分是老师讲,一个学分是学生自己讲。导师在教案之外要准备这门课导修的题目,可以设计得粗略一点,让学生自己发挥。一个班约三十人,两到三个同学一组,每一组都跟着老师进度导修。比如我讲韩愈,我就要求他们在老师讲的范围之外,查阅韩愈的资料,看看韩愈研究当中还有什么问题,然后就其中的一个问题做一个课堂报告。这个导修报告五十分钟,规定半个小时是学生讲,然后还要设计两到三个问题,引导全班来讨论大概二十分钟,老师最后点评两三分钟。这种导修课对于启发同学主动学习、独立思考是非常有利的。有时候他们会提到一些你根本想不到的问题,反过来对于老师也有促进。

这种课的效果我觉得很好,所以我回来后曾经把它搬到过北大。我自己讲一堂课,同学讲一堂课,效果也不错。我是应用在研究生的课程上,因为我们的本科课程人数实在太多,实行不了。

我觉得外面的经验也不一定照搬,教学纲目、内容不一定要大改,加强老师和同学之间的互动,提升同学学习的主动性和自觉性才是最根本的。香港那边上了导修课以后,往往有那么几个有兴趣的同学下了课跟在你后面,有时候甚至跟你到饭堂,不停地问。我们这里都是大课,一个班动辄百人,根本没有办法讨论。当然现在北大对小班教学也开始重视起来了。

记者:我觉得你说的这个导修课,跟讨论课不一样,不只是师生交流互动的问题,它体现了精英教育的思路。我们北大学生来的都是精英,但教育模式是大众的,这不利于优秀人才脱颖而出。

葛老师:对。导修课要拿高分很不容易,要充分发挥出学生的聪明才智和知识水平。要保证高等教育质量就要小班教学,这也是美国、日本的经验。小班教学不只是学生少,交流方便,这体现了精耕细作的教育思想。

记者:中国古代教育历来都是小班教学。

葛老师:以前我的老师招研究生都坚持这一届带到毕业才带下一届,不会说每年都招,然后手上攒一堆学生。我也是不会每年都招,招也就是一两个,这样我们就是手工作坊式地带学生,质量就比较有保证。老师对学生从怎么读书,到最后这个论文怎么出来,整个过程都可以把握。我也知道有些大学一个老师带几十个研究生,连名字也认不全,你说怎么指导学生做研究?

记者:您觉得北大中文系实行小班教学会有困难吗?

葛老师:我们的老师编制不够是一个大问题。中文系老师除了本系的教学任务外,还要承担相关系科的文学史教学。像外语系、历史系,还有留学生的,反正头绪太多,所以精力根本就顾不过来。

我所在的浸会大学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老师更有责任感,更在乎学生。香港浸会大学是一个以本科生教学为主的大学,研究生数量比较少。他们那边一个系的老师也不多,十来个老师,本科学生有四十多个。老师和老师谈起来都是议论学生的问题,哪个学生怎么样,有什么特点。

学生可能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找你,这个时候老师就要有很大的耐心。比如我正在写东西,一个同学突然闯进来,然后我就得把手上的东西放下,耐心地跟他聊。他跟你聊的往往不是课程上的东西,很多是生活上的各种问题。这个时候任何一个老师——虽然我只是讲座教授,但也得很耐心细致地跟他谈这些问题,要帮他理顺思路,提出参考意见等等。这就好像是每个老师都应该有的职责,重视学生真的是落到了实处。

说实话,我在北大教了这么多年,学生跟我打招呼,我大都不认识,真的记不住几个本科生。

<1> <2> <3> <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