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学道路,知识人生——访中文系葛晓音老师(二)

guo  2012.12.25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037

二、诲人不倦:注重感悟,启发思路

记者:面临时代的变化,您在教学中是怎么做的?

葛老师:我始终坚持课程的规定内容一定要全部讲完。现在课时比以前减少,所以关键是要科学地分配每一段的时间,每一段都把最重要的知识教给学生。在开课之前对学生应该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要求:首先对中国文学史的线索及其发展的内因和外因有一个清晰的把握;其次要重点掌握文学史当中重要的文学现象、文学变革的几个重要转折环节;第三就是重要的作家作品。把握好这三点以后,如何在一个学期的时间里,能让学生既理解概貌,又掌握重点,就是“点线面”如何结合的问题了,这具体地就体现在教案的编写当中。

虽然我们是一个古老的学科,但研究还是在不断地前进,所以教案也必须随时更新。尤其是北大属于研究型大学,所以我很注重在讲到某一个问题时,告诉学生基本概念是什么,传统的看法如何,现在学术界又有什么新的意见或争论。这样讲清来龙去脉,一个问题就不仅仅是知识了,而成为学术探讨,这样也可以引起学生对研究工作的兴趣。

记者:这方面您能举个教学中的例子吗?

葛老师:比如古代文学史讲永明体。齐梁文学中的永明体,作为律诗的雏形,现在是一个研究的热点问题。我讲这个问题的时候,首先很明确地告诉他们标准概念是什么,在这个基础上,再介绍现在关于永明体的研究,特别声律方面有哪些新的观点,存在哪些问题,理由是什么。还有齐梁文学,我们过去对它是彻底否定,但从八十年代后期以来,我们对齐梁文学已经有一个辩证的看法。这些学术动态都要反映到教学中。

八十年代以后,古代文学史的研究有很多比较重大的突破。从内容上来说,有了很多新的东西,认识深度、思考问题的角度也有比较大的发展。这跟社会形势的变化有很大关系。在六十年代,我们评价古代作品的标准就是“革命浪漫主义”、“革命现实主义”、“人民性”这几把尺子,不够标准的,评价就很低。比如说山水田园诗派,陶渊明、王维等人,我们以前说他们是消极的,逃避现实的,现在则完全不这么来理解,而是从人生观、作品的美学特征及美学意义等方面去分析。像杜甫和白居易,我们以前也只是从人民性上去理解,现在则会从多方位、多角度来全面了解这些诗人的性情,他们在艺术上的创新、变化、对后代的影响等,不只是“忧国忧民”四个字就完了。

记者:除了研究的思路与方法外,您觉得文学教育还要注意什么问题?

葛老师:我觉得作品的感悟非常重要,这也是文学教育的根本目的。文学教育归根结底是让人有文学修养,提高审美水平。一首诗,你要知道它好在什么地方,否则研究也是牵强附会。我讲课时可能把一首作品里最重要的几点好处讲清楚,提醒大家特别注意从哪个方面去欣赏它。

学习文学史的意义是为了更好地把握作品,而不是学习几个干巴巴的名词。更好地把握、欣赏作品就要联系作品和作者的人生经历、时代背景。如果结合文学史来讲,这些东西都可以理解得比较透一点。

记者:您在作业和考试方面有什么要求吗?

葛老师:基本上不考死记硬背的题,全都是大题,其中还会有让学生分析作品的题目。有时也会给一段古人的话,可以从明清诗话中选一段对作品或某个作家的评论,要求学生写出自己的理解和认识。作业呢,我们一般都是根据学校的要求写论文,评价的标准也是看里面有多少自己的体会。

总而言之,教学的目的就是启发、活跃同学的思维。即使学生观点和我不一样,只要有理有据,说明他真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很高兴,往往是大加鼓励。比如李鹏飞老师(现在已是中文系副教授)在本科时跟我写毕业论文,关于谢脁(编者注:谢脁,南朝齐诗人)的思想评价,就跟我的《八代诗史》上对谢脁的评价不完全一样。我觉得他的思路挺好的,就鼓励他好好地把这个东西弄出来。后来他那篇论文被教育部选为大学生毕业论文的范文。

记者:您觉得独立思考的能力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可以培养?

葛老师:可以培养。当然这里面有个“利”和“钝”的问题,因为人的天分有差别,但都是可以引导的。比如我曾经指导过东京大学的一个硕士研究生,他就是属于很老实但谈不上自己特别能思考问题的那种类型。我先让他读书,然后看他读书报告里有一点新意的,赶紧给他摘出来,让他继续想。他有时还不一定意识得到这里的研究价值。那个同学在北大进修期间,写了一篇关于孔稚珪的《北山移文》的文章。《北山移文》涉及到南朝佛教和道教之间斗争的深层次问题,而且这篇文字的写法也非常特别。我就启发他从写作手法和佛教、道教关系两方面入手。他找了很多材料,很细致,把周颙、孔稚珪和其他人的关系理出来,做法就像破案一样,将一些看似没有关系的问题联系起来,我称之为搭桥,后来发现这里面果然有收获。但有的桥他实在搭不上了,我就帮他搭一下,最后就整理出一个很完整的《北山移文》的创作背景。我又说你看看写作方面还有没有什么可发掘的,他就看《全晋文》、《全宋文》,海量地去查资料,老老实实一篇一篇去做,把写作方面有点相接近的放在一起分析,发现《北山移文》和当时的一些俳谐文有关。后来他写的这篇文章发表在我们《北大学报》上,还被《人大报刊复印资料》转载,很有新意。后来他当上了名古屋大学的副教授,这篇文章起了很大作用。

<1> <2> <3> <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