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中国大学生首先要读的两本书:《论语》和《老子》(作者:张翼星)

guo  2008.09.27   经验与探索   1条评论 总浏览数:5,693

  中国人本有读书、藏书的风气,但过去极左思潮的“读书无用”论,当今世俗商朝的“急功近利”热,都把读书的气氛大大的冲淡了。为实现现代化建设的宏伟目标,我们民族要攀登科学的高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就必须依靠“科教兴国”,而科学和教育都要求主动地读书。书卷记录了人类的历史,反映了人类的经验和民族的智慧,是人类进步和民族自强的有力见证。韩愈说过:“人之能为人,由腹有诗书。”一个民族的读书情趣和风尚,关系着一个民族的兴衰强弱。经济的崛起,必须伴随着政治的昌明和文化的繁荣,才能真正使民族振兴,社会和谐。勤奋读书,掌握知识,改造社会,振兴中华。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那么,在当今的时代和社会,作为中华儿女,首先应该读什么书?干部、职工有工作实践的需要,教师、学生有各类课程的布置,市民、百姓也有世俗生活的安排,对于读书,都会有所选择。人各有志,不可强求一律。我们正面临知识经济和信息化的时代,知识更新和科技革命,都在日新月异地进行,电脑网络的下载,层出不穷,但也泥沙俱下、良莠难分,我们都有应接不暇之势。在这种形势下,人们还顾得上去阅读中国传统文化的典籍么?人们对古书似已逐渐陌生和疏离。然而,在某些热心人士的倡导下,仍有古典学校的兴办,少数中、小学里也在传来古典著作的朗朗读书声。于丹关于《论语》的讲座和著述,更在文化古典和普通百姓之间重新搭上的一座桥梁。实际上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来,文化、学术界不同层次的“国学热”已经多次兴起。这说明绵延了数千年的传统文化的线索不容中断,自古流传、融入血脉的某些文化典籍的意义不会消失。炎黄子孙在现代化建设中,不能数典忘祖,不能割断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应当共同守护民族文化的原典和基因。那么在浩如烟海的中国文化典籍中,究竟首先或主要读什么书呢?历来有许多学者开列过“国学数目”,一般都在几十本以上,今日的研究者或尚可参考利用,广大读者多半望而生畏。梁实秋先生曾说:“作为一个地道的中国人,有些部书是非读不可的。这与行业无关。理工科的,财经界的,文法门的,都需要一些蔚成中国文化传统的书。”钱穆先生也说过:“一个民族实在总该有一两本大家共同必读的书,这对民族国家的前途相当严重.”他曾建议读《论语》、《孟子》、《老子》、《莊子》。也有人建议读《论语》、《孙子兵法》、《老子》、《周易》。我则主张集中一点,先读《论语》和《老子》。理由如下:

1.这是两本中国传统文化最主要的代表作。

《论语》是儒家思想的主要;《老子》则是道家思想的主要代表。先秦诸子百家中,儒家和道家,是影响最大的两家,而儒家和道家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两条主线。把这两家思想的源头抓住了,就比较容易把握中国传统文化的来龙去脉,还可以避免对中国文化的单向理解,易于进行儒道两家思想的比较,铺垫一个较为开阔的思想平台。《论语》和《老子》在问世以来的两千余年间,对中国的政治、哲学、伦理、教育等方面,无不产生及其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要继承和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首先要读懂、读通《论语》和《老子》。这是没有疑问的。

2.这是两本有利于开展中外文化交流与比较的书。

正因为《论语》和《老子》分别为儒家和道家的最早代表作,那么,熟读了这两本书,就为传播中国文化,进行中外文化的交流与比较打下一个初步的基础。胡适、冯友兰等老一辈学者,当年出国留学时,已有国学的深厚功底,这是他们融合中西文化,进行综合创新的基本条件。近一百年前,胡适在美国就发现某些留学生忽视传统文化,不读中国文化典籍,胡适为此感到羞耻和焦虑。今日的情况更为严重,不少留学生、“海归派”,确实连《论语》和《老子》都没读过,是问他们怎么传播中国文化,在文化的交流与合作中有多少发言权?又怎能比较与融合中西文化,进行文化的综合创新呢?此外,据我所知,国内有一些热衷于讲“国学”或“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他们对“四书”“五经”或《论语》、《老子》,都没认真的读过一遍,这不是徒有其表和哗众取宠吗?这不仅不能真正推动国学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而且还会败坏学风,损害传统文化的声誉。这不正是孔子所说:“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学而第一)么?又正如老子所说:“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老子》第六十三章)“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老子》第六十四章)我们应当老老实实地打点基础,先把《论语》、《老子》读懂、熟读,然后才能对国学研究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弘扬,有点发言的资格,做点扎实的工作。

3.这是两本在教育上体现精神家园的书。

国内长期以来的应试教育,不仅引导学生围着考试转,而且引导学生围着教材讲义转。一些大学生学了四年,上了二三十门课,考试通过了,文凭拿到手,却主要读了一堆教材讲义,而很少直接接触原著、经典。因为对付考试,读读教材就够了,殊不知优秀教材,固然有重要参考价值,不可不读,但终究是第二手的辅助性读物。大学生要培养独立思考和研究问题的能力,提高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的素养,就必须直接攻读原汁、原味的原著和名著。只有这些著作才是经过时间检验和历史淘洗的人类智慧的结晶,是从事学术研究的可靠来源或依据,从中不仅可以学习思想观点,而且可以学习研究方法,还可体验学者、大师的品格与魅力。所以,攻读原著是基本的训练,是学术上登堂入室所必经的途径。应试教育和沉重的课程负担,让学生只读教材,不读原著,实际上是让青少年一代逐渐离开了人类精神的家园。这是我们教育领域的一个重大误区。这与中国的传统教育,与西方的教育体系都是不一致的。《论语》和《老子》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最基本的原著,国学研究的本源性著作,它应当是每一个有条件学习的中国人,首先是每一个中国大学生的必读书。可是,我个别问过十多个大学生(包括文、理科),是否读过一遍《论语》或《老子》?都说没有。这个触目惊心的事实,让我感到困惑。有些美国的大学生都读过这两本书,中国的大学生,却普遍的没有读过,这是说不过去的事情。我认为,不论功课怎么忙,事情怎么多,在大学本科的四年里,一定要抽时间认真地读一读《论语》和《老子》,没有这方面的课程,就自觉地把它作为必修的自学课。书中的有些段落,可以背诵下来,并运用于实际的生活与思考。可以让《论语》、《老子》中的思想首先在大学师生中普及,然后在国家公务员、机关干部,企业家和企业工作人员,中、小学教师中普及,并逐步在市民、百姓中普及。这是可能做到的传统文化的普及工作。经过这种普及,全民族的传统文化素养和人文素养,就可以在精神的层面,得到普遍的提升。在这种普及的基础上便可以逐步提高,从各个方面展开比较深入的研究。这种研究有可以推动更为广泛的普及。

4.这是两本最富智慧并有广泛国际影响的书。

《论语》与《老子》既是中国的珍贵典籍,又是人类的精神财富。其中蕴含的高度智慧,受到世界的瞩目,早已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范围内发生广泛而重大的影响,影响所及,可与西方基督教的《圣经》相比。现在许多国家成立了孔子学院,主要读《论语》,由此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有的西方学者认为,《论语》中的某些人论思想,开启人类发展的前景,具有普遍价值。近十年来,国际上进一步掀起“老子热”。物理学上的宇宙大爆炸学说,在宇宙的时间原上,追索极点以前的无,十分重视老子的观点:“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老子》第十四章)所以,我们自己要把这两本书读懂、读好,正确地传播其中的基本思想,更好的发挥其人类精神财富的作用。

5.这是两本篇幅较短并偏于朗读和背诵的书。

《论语》是一种语录体,又多是孔子与其弟子和弟子之间的对话,比较形象、生动;《老子》则是一部富于诗意的散文。两书内容丰富,深蕴哲理,篇幅较短,言简意赅。《老子》只有五千字,《论语》也不过一两万字。两书都既含高度的智慧,又带语言的韵味,许多地方读起来朗朗上口,不少语句早已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成语。两书可说是中国古代文献中最便于朗读又最触动心灵的原典。《论语》中的一个“仁”字,,《老子》中的一个“道”字,便是世界、人生的大智慧。至于孔子所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卫灵公第十五),“己欲立而立人,几欲达而达人”(《论语》雍也第六);老子所说:“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弗居”(《老子》第二章)等等,不正是可以大大净化人的心灵,改变人的气质么?所以先读这两本最基本、最简短的书,既容易理解,有容易引起兴趣,提升人的精神境界,效果最好。

先读《论语》和《老子》,并不是只读这两本书。有了一个好的开头,打好一个基础,就可以逐步扩展。比如,从《论语》就可以扩展到《孟子》、《大学》、《中庸》,或整个“四书”、“五经”。从《老子》可以扩展到《庄子》《淮南子》等道家的其他著作。先读《论语》和《老子》,并不是要限于儒家和道家,而是可以逐步扩展到兵家、法家、墨家、医家等等,比如《孙子兵法》,也很简短、精辟,有国际影响,宜于接着读。总之,首先熟读《论语》和《老子》,好比垫下两块传统文化的基石,在人类精神文化的海洋中,一石可以激起千层浪。由此出发,依据个人的兴趣和需要,可以向不同的方向扩展,扩展到古今中外各种原著和名著。

《论语》和《老子》虽然比较好读,但终究是古代典籍,难解和易于发生歧义的地方是有的。首先要尽量读懂,必要时可适当参考某些学者的注解或评论性著作,但我们不能满足于读别人的“心得”或“讲解”,而要自己直接把原著读懂,在读懂的基础要还要读熟,并且进一步读出自己的见解、体会来。这就必须勤于思考,勇于提问。对原著、名著,是必须反复阅读、反复提问和体味的。像熊十力先生所说:“沉潜王府,从容含玩。”这既要下功夫,又是一种精神自由而愉悦的活动。孔子说过一句很值得玩味的话:“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乐知者。”(《论语》雍也第六)这里好像道出了学习、教育的三个层次:“知之者”,大致是获得或传授知识的层次;“好知者”,则是从学习中引发了兴趣,激发了提出问题和研究问题的动力;“乐知者”则更进一步,从学习和探讨中形成思想的升华,产生高度愉悦的心情,或对研究“欲罢不能”的迷恋状态。这是读书、学习可以达到的精神境界。我们读《论语》和《老子》,或读其他原著和名著,以及从事各项学习和研究,都可以追求这种精神境界。如果在我们的大学生、知识分子和国家干部中,这种精神境界能比较普遍或在一定程度上达到,那么,民族的振兴和国家的兴旺发达,或许就是计日可待的事情。

1条评论

  1. 匿名 说道:

    (1)老子和孔子本质是一样的
    (2)没有不会走路就先学跑的
    (3)《大学》和《中庸》才是传统文化的起点,也是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