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元培面面观(记者:吴哲萌)

guo  2013.03.29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713

一、元培x求学

记者:请问元培学院是怎样的一个学院?它是何时成立的,性质是怎样的?
元培同学:2001年,北大开始了元培计划。顺应元培计划,元培学院于2005年正式成立。元培学院的性质很难说清楚:它是一个独立的学院,却没有自己的教授和课程。所以,元培学院算是管理学生的机构,但元培学生在其他学院上课。

记者:元培学院的学生都在学什么? 可以辅修、修双么?

元培同学:理论上,元培学院的学生可以选择学校绝大多数专业。当然,这要除去医学部的专业,想学医就必须转到医学部去。除此之外,我们不能直接去外院学习某一门外语,但可以学与外语相关的交叉型的学科。最后,选择金融专业跟光华管理学院会受到限制。除了上述几个例外,我们可以在学校随意选择专业。我身边有很多同学辅修、修双,我虽然没有但还是选了些其他院的专业课。在元培,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任何院的专业课我们都能看到,都可以选。

记者:在元培学院,如果之前是学文的,也可以转到理科么?在选专业和调换专业时有没有专门的老师进行指导?

元培同学:在元培,不管你以前是学什么的,都可以随意选择专业。文理互转没有任何问题,但大部分是理科转到文科,文科转到数理化的还没听说过。

元培有一套导师制度,也从各个院系抽调了很多老师组成导师团。但导师通常都很忙,很少有时间与同学交流。另外,元培学院在我们这一级开始实行划分导师的制度,让学生与固定的导师联系。但很多情况下,你的导师与你的专业没有关系。比如一个数学专业同学的导师是历史系的,或者一个考古系的老师做生物专业同学的导师,都是十分普遍的情况。因此,大多数学生不倾向于向导师寻求帮助,更愿意选择自己摸索或者和同学商量。我觉得,虽然学院为我们安排了导师,但实际作用有限。

记者:我听说有一个元培的同学,先是学物理,然后转到地质,最后到了历史,在本科就跨了三个专业。很多同学进入大学时并没有清晰的专业规划,加之缺乏导师指导,元培学生这样频繁的更改专业会不会带有盲目性?

元培同学:我觉得这个很难说。一般而言,学生只有真的不喜欢所学专业才会转走,如果调换之后能够找到自己的兴趣,耽误一两年也没有太大关系。另一方面,如果转过多次专业还是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当然也会成为问题。我觉得,对一个本科生,多换几次专业可能有些耽误时间,学习也会比别人慢,但这段经历对他以后却可能有潜移默化的帮助。

记者:你选择专业的时候,主要和谁讨论呢?老师,师兄师姐还是其他同学?

元培同学:我当时脑子一热就选了现在的专业,并没有和其他人交流什么。我觉得选择专业这件事情还得自己定,所以很少咨询别人的想法。如果非要说和其他人交流,那主要还是同直系师兄师姐。我很少去问老师,因为如果你问一个偏科专业的老师,他已经有一定专业背景和固定的思维模式了,很难客观地回答你的问题,还不如自己独立思考。

记者:你选择课程时会和别人商量么?

元培同学:我们有一本指导选课的小册子,上面有全校所有专业所有专业课的信息,包括开课时间,在哪个学期等等。此外,我们也有大二大三的前辈作为辅导员帮助新生,他们会对某些具体的专业的选修过程有大致了解。

 

三、元培x生活

记者:据说元培的学生去其他院系上课时会受到排挤,因而元培的学生特别抱团,请问是这样的么?

元培同学:我觉得这件事只有部分真实性。首先,大多数元培人和其他专业的同学混的很好。就我所知,城环、数院、计算机等院系,就比较欢迎元培学生,学习环境也比较好。当然,有的院系可能是不太欢迎我们,这时学生自己就会相对麻烦些。

记着:那你觉得接触其他院系同学对自己的发展有什么好处么?比如学习、交友,也包括其他方面?

元培同学:接触其他院的学生肯定有助于拓展视野,但是这个优势在短期内难以体现。比如说你多了解一个领域中的某些概念,这种优势会在一个长周期中逐渐体现,但对升学、找工作都不会有直接帮助。只能说,对现在而言,这些优势还不明显。

记者:各个学院每年都会有评优工作。元培的同学会去不同院系学习,那评优工作怎样进行呢?

元培同学:原则上,元培学院也是综合考虑学分绩和学生工作进行评优,但我们的评优工作相对其他学院比较混乱。有些专业成绩会比较高,也就比较容易获得奖学金;其他专业成绩给的低,就要靠学生工作争取奖学金。对于学生工作的评判,我个人认为标准不是特别透明,所以评优工作整体显得比较混乱。我本人对奖学金看的就很淡,所以这件事对我没有什么影响,但对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二、元培x

记者:元培学院强调通识教育,那你大一时会选很多通识课么?

元培同学:我觉得这是元培的一个问题。元培学院一直强调通识教育,强调低年级同学多选通识课,多尝试几个专业。但实际是,大学伊始,各专业的专业课基本都能塞满学分。所以,我们选了一个专业后,很难尝试其他专业的专业课,也少有时间选通识课。此外,同学们为了评优和以后的出路,都需要保证成绩,选课也就十分慎重。所以说,元培理念的执行力特别有限。

记者:元培学院的学生在本科阶段会多学几个专业,是不是也有利于学生今后将不同专业结合研究呢?

元培同学:这个是肯定的。现在科研领存在大量交叉学科,比如生物物理,物理化学等等。但是,元培学院的人可以做某个交叉学科,其他院的人也可以。比如说,一个学物理的人补点生物,或者学生物的补点物理,也都可以来研究生物物理。因此,元培这套制度的存在还是有局限性的。当然,本科学习跨了几个专业对学生开拓视野肯定有帮助,但这很难体现在一个具体的事情上。

记者:你和你的同学为什么选择去元培学院呢?如果再让你选择,你还会选择元培么?

元培同学:我当时不太明确专业方向,想以后再说,所以选择就去元培学院了。同学中肯定有一部分人是因为不太明确方向,但更多的则是觉得元培淡化专业的教育理念不错,所以来到了元培。另外,也有一部分同学来到元培是想借助这里当跳板去光华。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选择元培的,因为元培学院有其优势。首先,我觉得元培学院压力比较小。由于周围的同学都是不同专业的,你不会感觉到很大的学术压力。其次,同学讨论的话题相对多样。如果同学都在同一个院系,上一样的课,天天见面,讨论的东西就会局限。最后,在元培学院,周围同学的思维更加开阔,能看到一些你在单一院系里想不到的东西。

记者:最后,请你谈谈你对元培的看法。

元培同学:我觉得,元培学院“通识、创新”的理念是很好的,但是受限太多,所以实际执行时打了不少折扣。

先来说说“通识”。元培计划本来有一套非常理想的方案,即通过考试在全校新生中重新招收学生组织元培学院。但因为受到某些院系的排挤,加之执行中遇到的各种困难,这个方案被搁置了。有一种说法认为, 2005年成立元培学院是大元培计划的妥协和最大失败。除此之外,因为选课问题、导师时间、学生精力等诸多限制,学生在元培学院学习的收获往往有限。对比很多专业的学生,元培学院这个专业的同学的课程表没什么不同,只是多几门其他院系的课。这样,元培学院通识教育的意义就不是很明显。此外,学校近期开设了大类平台课,所有人都可以选其他院系的部分专业课,这就使得元培学院的意义更加有限。因此,元培学院的通识教育理念还需要更好的出路。

元培学院的另一大特点是可以创造新的专业,比如古生物、外国语言外国历史等。但这个创造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创造,因为我国高校设立的专业受到教育部专业名录的约束。所以,在北大内部,这个专业可能是元培独创的;但走到北大外面,有些学校本来就有这个专业,也就谈不上创新。所以说,元培的这种“创新性”是非常有限的。此外,这些“创新”专业大多是老师组织出来的,学生还是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我觉得,元培“创新性”的建设,需要调动学生的自主性,让他们提供想法。此外,打破教育名录思维的限制也很重要,因为在教育名录下“创新”是很难有所突破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