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诗意地栖居(覃诗雅)

guo  2013.03.29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470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说:“充满劳绩,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在享有物质生活之上,我们追求精神家园“诗意地栖居”。一种沉浸在中国古典诗词中的生活,就是这样一种无限美好的状态。

顾随先生是一代国学大师,叶嘉莹先生是顾随先生的得意弟子。叶先生在辅仁大学国文系就读期间遇到顾随先生,深得赏识,师生之间时有唱和。学习期间,叶先生认真记录了好几大本学习笔记,更视之无价之宝,几十年来一直带在身边,时常温习,重新描写笔记上日益模糊的字迹。多年后,顾随先生的女儿把叶先生的听课笔记整理成书,汇成《中国古典诗词感发》,成为一代名师谈诗的宝贵资料。

该书的书名落在“感发”一词上,“感发”可作两种理解。叶嘉莹先生在纪念先生的文章中也说道:“因为先生在其他方面之成就,往往尚有踪迹及规范的限制,而唯有先生之讲课则是纯以感发为主,全任神行,一空依傍。”顾随先生上课总是始于一个当时有所感发的话头,然后层层深入,引出论诗妙义。叶先生印象深刻的是某次课上,顾随先生走进教室后即在黑板上写下“自觉,觉人;自利,利他;自渡,渡人”,然后从安身立命之道转入到论诗之法:为人贵在推己及人、以己心换他心,同样论诗之法“必先具民胞物与之同心,然后方能具有多情锐感之诗心”,将小我化为大我,把目光投向大社会,把己身融入大自然。“感发”之二义在于顾随先生谈诗重感发,不拘泥于死板的释义,“不涉理路,不落言筌”。顾随先生说:“一种学问,总要和人之生命、生活发生关系。凡讲学的若成为一种口号或一集团,则即变为一种偶像,失去其原有之意义与生命。” “感发”沟通了学问和生命,将生命融入学问中,或者说,学问本来就内在于生命中,学问的要义本来就是诠释生命的真谛。顾随先生的作品是讲学之法,是治学之道,更深层次的是做人秉持。叶先生评价道:“先生的作品则大多是源于知识却超越知识以上的一种心灵与智慧和修养的升华。” 所以,《中国古典诗词感发》一书,无论是唐之编,还是宋之编,抑或外编,说的是诗,也是生命和智慧。你我都是生命个体,在岁月中积累点点生命体验,捧读这本书就如同跟随顾随先生的脚步睿智地审视人生、审视外物,在一种无所对待的环境中任思想自由驰骋。这是活拨拨的学问,活拨拨的生命体验,“既有能‘入’的身心体会,又有能‘出’的通观妙解”。作诗与做人、品诗与论道完美的结合在顾随先生身上。

先生论诗还重“意”。“意”,即诗意、意理。诗作可写景、写情,在写景和写情之上还有写意。这个“意”绝非日常生活的是非里短,也不是道德判断的善恶好坏,“凡最大的真实皆无是非善恶好坏之可言”。在先生看来,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就是一首写意哲理诗,超越时空的限制,让人放下是非善恶的分别心。“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远景是广阔苍凉的北方原野,一个胸怀大志却因报国无门而感到孤独悲伤的诗人兀立图景中央,这里有人间世情中巨大的悲悯之心。诗情和哲理如能相容合一,塑造地将是永恒的美、普遍的美。先生以为,《论语》和《庄子》就是诗情和哲理的理想合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有意趣,也有奥义。这样就很好理解先生为什么钟情于大气象、大开合的初唐诗作,个我不应纠缠于小情绪、小得失,而应把个我放置于大社会、大自然,乃至大宇宙中。先生说:“A philosopher,in his best,is a poet;while a poet,in his best,is a philosopher。”亦即,一名哲学家处于最好的状态时是一名诗人,一名诗人处于最好的状态时是一名哲学家。诚如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所言:“艺术的本性是诗。”诗向我们敞开了真理的谋划。

如果你爱诗,你一定要读叶先生。读叶先生,是读到诗的骨髓。如果你还没有爱上诗,那么你也一定要读叶先生,开卷几页,你即会爱上诗,这是一种相见恨晚的爱。

若你问,这个时代还需要读诗吗?纵使物质发达,我们的心灵仍然需要慰藉,庸常的生活仍然需要充实,我们仍然需要更高的志趣。

如果说这个时代还有理想,那就是诗意的存在:

“充满劳绩,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