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们的韩国朋友(记者:范昊宇)

guo  2013.03.29   外国人在北大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666

 

在北大校园中活跃着一群韩国留学生,他们和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运动。同为北大学子,有着相同的黄皮肤黑头发,我们却又总能在他们身上发现一些不同,比如语言,比如社交圈,再比如那堪为“标志性”的电动自行车。说他们是熟悉的陌生人并不为过,尽管我们与他们朝夕相处,尽管我们共同生活在北大这个不算太大的校园里,然而我们之中的大多数却很少与他们接触,自然更谈不上了解。带着好奇的心情,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韩国留学生许真宁,他与我们分享了来到中国后的求学经历。

 

一.     从韩国到中国,北大之前的求学经历

在采访之前,我曾猜测许真宁或许是因为父母工作调动才来到中国读书,但他给我的回答却多少让我吃惊,或者说“受宠若惊”。许真宁初中二年级时,正是北京申奥成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不久。在这样的背景下,许真宁的妈妈看出了中国未来的发展潜力,将许真宁送到沈阳学习中文,也自此开始了他在中国的求学之路。

许真宁说,韩国要求学生学习两门外语——英语为必修外语,另外还需要在汉语和日语中选择一门作为第二外语。所以,来到中国前,他已经多少有些汉语基础。但是,就像一些去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需要先学语言,许真宁在正式进入中国学校前业在沈阳一所大学的语言班学了六个月中文。好在沈阳有很多朝鲜族人和韩国人,只身来到中国的许真宁生活上并没遇到太大障碍。从语言学校毕业后,许真宁来到了当地一所初中做插班生,和中国学生一起上课,用的也是中文教材。“当时上课语言是个很大的障碍。我基本上能听懂数学和英语,但语文、历史等课程则完全听不懂”,当回忆上学经历时,许真宁如是说。

许真宁是高一那年来到北京的。与我们不同,留学生不用参加中考,但需要通过韩国教育部留学司的审批才能在中国继续读高中。来到北京的许真宁仍旧选择插班和中国学生一起上课。因为,留学生从高中升到大学,也需要经历和我们类似的“留学生高考”。

顾名思义,留学生高考就是为留学生开设的高考。据许真宁介绍,留学生高考只考数学、语文、英语三门,前两门的满分是150分,英语满分则为100分,总分400分。想要上北大需要达到280左右的成绩,如果想来光华管理学院或经济学院,则需要300甚至310分的高分。这样的成绩对中国学生或许不难,但对于用外语上课的留学生,这无疑是一项艰巨的挑战。

当你经过五道口路口时,或许曾注意到麦当劳的楼上有一家教育机构打出的广告。这家机构主要针对的就是希望在中国读大学的留学生,训练他们怎么做题,帮助他们准备留学生高考。许真宁就是在这家机构准备留学生高考的,前后大约有一年时间。许真宁说,幸好自己来中国时间比较长,汉语相对好些,准备起来也比较轻松;对于那些刚到中国不久或是中文功底不好的学生,准备留学生高考是十分吃力的。

这家教育机构的另外一个业务相信大家不会陌生,那便是HSK考试培训。HSK,即“汉语水平考试”三个单词的拼音首字母,也是之前在互联网上被大家频繁“吐槽”的对象。许真宁介绍说,HSK考试分为“初中级”和“高级”,考试内容包括听力、阅读、写作还有综合能力(类似完型填空但是没有选项),和托福考试有点类似。之前网上流传过一道HSK的听力题目,被很多人引为笑谈:两人见面后,A对B说,“呦,你的牙真白!”“是假牙。”“真的假的?”“真的!”。问题是:请问B的牙是真牙还是假牙。据许真宁说,这种绕弯子考察学生的汉语水平的题目确实会在HSK中出现。“这些说法现在看来不绕了,但是上初级班的时候确实会被骗”,许真宁说,“但是这个考试真的很有用,真的帮助我们,帮助留学生提高了汉语水平”。本以为许真宁会觉得这个考试很“坑爹”,真没想到他对HSK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许真宁介绍,这几年韩国出现了到中国留学的潮流,很多韩国学生会选择到中国留学。韩国教育部留学司认为,中国的名校与北美名校没有太大的差距,握有中国名校的学历一样代表着巨大的优势和竞争力。虽然最近中国北方持续的雾霾天气多少给这股留学热泼了盆冷水,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韩国学生愿意来中国学汉语念大学。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从中学到大学,我们身边的韩国同学越来越多的缘故吧。

 

二.     乐在北京,在北大的学习生活

高考时,许真宁考了309分,达到了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录取标准。至于为什么选择经济学院,许真宁说,主要还是个人兴趣。许真宁一直对数学感兴趣,而金融学恰恰需要很好的数学功底,也会和各种先进的数学方法打交道。此外,许真宁也考虑过去数学系学数学,甚至上了一个学期的数学双学位课程,希望可以增加自己的统计学知识。只是,纯粹的数学课程对许真宁太过抽象,加上语言不通的问题,许真宁后来还是选择了经济学。许真宁介绍,韩国不少高校也有经济学院等商科院系,但授课内容多少有些区别。比如韩国学校不会教授马克思经济学,教授在上课时的言论也更加“自由”,想说什么都可以。当然,韩国的学校不会像我们有那么多人,动辄两三百人一起上课,通常一百多人就已经是非常大的课堂了。

事实上,北大对留学生是比较照顾的。他们不仅可以像普通北大学生一样修双、转系,一些特定院系还会特别给留学生预留出名额,这主要是出于他们语言不畅的考虑。比如在经济学院,即使留学生的GPA没有中国学生高,他也能被优先分到金融专业。另外,在选导师的时候,留学生也会享受类似的优惠政策。

留学生上课,最大的障碍便是语言。尽管在采访之前的交流中我们一直称赞许真宁的中文水平,但他还是觉得上课会有因为语言听不懂的情况,特别是教授有口音,或者说成语、歇后语等习语时。这也使得许真宁和其他韩国留学生成了老师办公室的常客,经常和教授讨论上课中不懂的地方。许真宁说,虽然上课时老师为了顾及大多数同学,不能暂停或放慢速度,但在办公室这些老师总是十分真诚的帮助他们解决不懂的问题。许真宁说:“如果把语言当成障碍就说明自己没有好好努力。”这句话给我的触动很深,我没想到韩国留学生们竟如此要强,如此不服输。“其实中国学生也是一样的,当他们到国外去,就会觉得自己是国家的代表,就会努力奋斗,不能让自己比别人矮半截。我们在华韩国留学生也一样,一定要让大家看到我们在努力,要让大家看到我们向上、要强。”

对于从北大毕业后何去何从,许真宁并没有完全想好。或许,他会选择通过托福和GMAT考试再去北美深造。至于其他的韩国留学生,他们大都选择回韩国进入公司,然后再由公司派回到中国工作。“现在韩国公司很缺乏会汉语的人才,所以从北大这样的中国名校毕业的学生在韩国非常有优势”。除了回国工作,也有不少韩国留学生选择在北大继续读书或者像许真宁这样偏向去欧美留学。

许真宁说,来到中国,比较不适应的并不是语言,而是人际关系中的文化差异。他说,在韩国,大家经常组织同学聚会,也都很乐意参加。但在中国,却觉得学生们更偏向于自己盯着眼前的一摊事情,有点“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感觉。“这或许是亚洲人的一种文化习惯”,许真宁说,“我们不像欧美人那样积极主动的与别人交流”。此外,语言也确实是大家交流共同的障碍。受到语言的限制,韩国同学往往不能准确的表达自己内心细腻的想法,这也使得不少韩国同学觉得很难和中国学生成为交心的朋友。最后,中韩两国随都处在东亚文化圈,但两国文化毕竟还有差别。因为这些差别造成的误会,往往会使韩国学生心存忌惮,不敢与中国同学有过多往来。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在校园中,韩国留学生大都与其他韩国学生为伍的原因。“(韩国学生)不能和中国学生交流他们真正的想法,真的是一件可惜的事情”,许真宁最后如是说。

每年,北大大约招收200名韩国留学生,这样算来,现在北大校园中的韩国留学生大约有1000人。按照北大的规定,这些留学生不能和中国同学住在一起,他们大多住在勺园,也有一部分自己在外租房。大概是都在异国读书的关系,这些韩国留学生非常团结,还组成了一个专门的“韩国留学生舍”,算是自己的小团体,每到圣诞节、万圣节等节日,大家都会聚在一起举行聚会。在中国待了将近10年,许真宁也逐渐适应了中国的生活。“我喜欢吃宫保鸡丁、糖醋里脊,还有京酱肉丝我也很喜欢。另外,留学生们都很喜欢去后海那边吃羊肉串,还有火锅也很受欢迎。”许真宁如数家珍的说着自己喜爱的美食,给人一种恨生活化的普通百姓的感觉。当然,许真宁也很“摩登”,喜欢去三里屯,喜欢去798。或许,在北京生活了这么久的他,早已将这座城市摸透了吧。

 

后记:我们对韩国,对韩国人的态度一直十分摇摆。有些人追捧韩国明星和韩国文化,将韩国奉为上国;有些人反韩情绪高涨,甚至有赶超反日之势。然而,似乎每个与韩国人打过交道的中国学生都能发现他们身上的优点。在采访之前,我曾揣测许真宁是怎样的人,会不会很不修边幅?会不会让人觉得骄横跋扈?事实证明,我完全想错了。坐在我对面接受采访的许真宁,如果只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阳光。事实上,他高大,帅气,时尚但不张扬,谈吐不卑不亢,十分诚恳,就像两个朋友见面聊聊最近的生活一样。在许真宁的身上,我能感受到他非常愿意与我们交流。或许,中韩文化之间,中韩学生之间的种种误会,就应该用这种方式化解吧。

    这次采访给我触动最深的一点便是韩国同学的要强向上。在谈到上课语言不习惯时,他说:“如果把语言当成障碍就说明自己没有好好努力”;在聊到和教授的交流时,他说:“有很多听不懂的内容,所以要好好奋斗”;在聊到他今后可能想去北美念书时,他说:“这样的对手就会是全世界的人了”。此外,许妈妈的远见卓识也让我佩服——当无数中国学生梦想着离开甚至放弃自己的祖国去国外发展时,韩国人民却敏锐的察觉了中国的发展潜力。有人说,对于日本,中国永远是潜在的对手。那,韩国是怎么看待中国的呢?良师?益友?伙伴?我们不得而知。但至少在民间,在我们身边,有这么多韩国友人期待着与我们交流沟通。或许,作为青年学生的我们,最应该做的便是努力消除彼此间的误会,相互学习,取长补短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