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现代社会语言学的意义与功用——访中文系陆俭明教授(下,二)

guo  2013.03.29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402

二、辞典编纂:汉语的规范与发展

记者:现在社会发展很快,新的词语、用法不断出现,这在语言学传统的应用上,比如字典、词典等辞书的编纂上有什么变化?

老师:这方面也有很多工作要做。对于新词新语得及时捕捉。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已经出版了多部新词新语辞典。昨天商务印书馆开会,他们要重新编一个《全球华语大辞典》。2010年,历经5年编纂,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支持下,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全球华语辞典》,我是这个词典的学术顾问之一。那么现在为什么又要编一个大词典呢?因为原先那个辞典收录的基本只是各个地方不一样的词,即有特色的词。比如方便面,大陆叫“方便面”,有的地方叫即食面,有的地方叫快食面,其实说的都是同一个东西。还有一些字面上一样,但实际含义不一样的词基本没有收录。比如说“班房”,在大陆指牢房,在香港则是教室的意思。再比如说“才”,我们说“他才来”,是“他刚来”的意思。可在台湾国语和新加坡华语里“才”是“再”的意思。“希望你明年再来”就可以说成“希望你明年才来”。

现在正在新编的《全球华语大辞典》,地区特色词还需适当扩大,要适当增收具有当地特色的文化词语,同时要把各地区共用的相同词语也收录进来,在地区范围上也适当扩大。原来只收了大陆、港澳台和新马泰,现在要扩大到全球主要华人集居地区。这个词典一方面能起到促进全球华人沟通和认同的作用,另外随着全球交流的增加,也为国外的学生学习汉语提供方便。现在外国学汉语的学生,有在大陆学习,有在在新加坡学习、有在台湾或香港学汉语,以后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就会发现好多说法不一样。

记者:在很多人心目中,词典、字典就是权威,但前些年存在一些粗制滥造的情况,好像随便就可以出一本“大辞典”。

老师:辞书是非常重要的。老师在课堂上教的知识是很有限的,好多东西要靠自己去查去学。辞书是人们“无师自通”的有用工具。所以要求辞书的注释要尽可能地科学、准确。现在的问题是国家没有机构来管理、规范这件事情,各个出版社又都想出辞书,因为有利可图,导致辞书泛滥。不管这个辞典多差劲,卖几万本也没问题,因为市场很大。这样,剪刀加浆糊编成的粗制滥造的辞书出了不少。这真是坑害读者,尤其是中小学生。

编辞书是很难的,也是一项很慎重的工作。别看只是一条一条注释,怎么能做到言简意赅,深入浅出,既通俗易懂又准确,是很不容易的事情。现在有些编词典的急于求成,随便抓一帮人都来编,加上又得注意知识产权的问题,不能完全照抄别人的注释,于是更乱编一气。

我们曾提出来两个建议,一个是全国最好有统一的机构来管理,另一个希望对各个出版辞书的机构要有准入制度。也就是说,有没有条件出辞书,编辑有没有资格来审查这个辞书,辞书的质量如何都要有一定的标准。

记者:现在语言发展很快,有很多“不规范”的用法,辞书应该如何处理这类问题?

老师:我不主张辞书本身成为一个标准,并据此对日常语言进行规范。辞书的规范最多只能规范字形、字音、词形,释义很难规范,很难说哪个辞典的释义是标准的。可辞书的灵魂是释义,释义错了或者释义很糟糕,会有很多不良影响,所以这是一个矛盾。语言是不断发展的,英国的牛津辞典进入21世纪后四五年就修订一次。

《现代汉语词典》从第五版,就是1996年开始在正编之后附了一小部分字母词。为什么要收字母词呢?当今在世界范围内,媒体经常使用字母词。在我国媒体上使用的字母词据有关方面统计大概在4000条左右。有些字母词,如ATM、DNA、EMS、IDD、SOS等已成为国际通用的字母词,而广大读者不一定都很了解这些字母词的意思。有的虽然自己也常说常用,比如DVD、CT,但也不一定知道DVD、CT的确切含义。这是当代语言生活中的客观事实,作为现代汉语方面的辞书不能不正视和关注这个现实。《现代汉语词典》有选择地收录239个最常用的字母词,用规范的汉语汉字加以注释,同时也起到了引领的作用,告诉大家不要乱用。

字母词是在科技飞速发展的过程中不同语言之间接触、碰撞所产生的必然现象,并不只是汉语,几乎所有的语言,比如俄语、阿拉伯语、韩语、日语等等,都存在这种语言现象。现在是科技迅速发展的时代,又是一个信息时代,消息传得很快。国外一个新事物出现以后,理想的情况是马上用简明扼要的两三个字把它翻译出来,但这个谈何容易?它必然要有个过程,但我们不能因为没有合适的译名就不让科技信息进入。在这种情况下,采纳一些几乎全球通用的字母词是不可避免的,比如WTO、X光、CT等。到医院照CT,如果翻译成汉语就是“计算机层析成像”,不只是要说一大串儿,而且听了也觉得一头雾水。有人老担心字母词会对汉语造成什么什么冲击,甚至有人说“汉语存在危机”啦,将要成为“不汉不英的语言”啦。其实这种担心大可不必。要知道,语言本身有一种调节力量,我们汉语有很强的自我调节能力。我国在历史上曾经历过长期的非汉族统治年代——先是蒙古族人统治的元代,从公元1206至1368年,统治时间长达126年;后来是满族人统治的清代,从公元1616至1911年,时间更长达295年;汉语并未因此就出现“不汉不蒙”或“不汉不满”的语言面貌,相反汉语在与蒙语、满语的接触过程中有选择地吸收了不少这些语言的词语和语法表达格式,为我所用,从而丰富和发展了汉语。“五四”运动后,也有一个时期大量外语词语和欧化句式涌入汉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绝大部分逐渐为汉语汉字所替代,确有很好表达作用的词语和句法格式吸收进汉语,也未出现“不汉不外”的语言状况。因此,当今适度使用字母词不但不存在,也不会出现“汉语危机”的问题,而且将有助于汉语日后的丰富与发展。

记者:您说的非常对。其实辞典编得再好也只是个辅助工具,不可能左右语言的发展。

老师:对。最近,有所谓三批总计大约300多人联名向教育部、国家语委、新闻出版署告状,说《现代汉语辞典》违反《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因为它收录了字母词。这真是危言耸听,表面看像是“爱国行动”,实际反映了他们并不了解字母词是怎么回事,也不了解辞书的性质与职责。

再说《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上面也没有哪个条款注明不能使用字母词。它只说我们的广播媒体,要基本使用普通话规范字。如果确实需要使用外文字母,就要用汉文加以注释。这写得清清楚楚的。《现代汉语词典》完全遵照了《国家通用通用语言法》的要求,而且是把字母词作为副编放在后面。

现在我们国家在语言研究方面还有一个大的问题是,我们这么大的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那么重要,却没有一个专门管理外语的机构。美国有这样的机构。哪个州、哪个市有多少外语语种教学,有多少外语人才,每个语种有多少人,清清楚楚,而且每年都发表公告。今年元旦,商务印书馆举行一个中青年沙龙,请了北外的外语研究中心主任文秋芳教授作报告,她就讲我们国家的外语现状。她的报告很震撼。目前我们国家在外语方面,一是语种少,二是水平低。我们现在全国教的外语语种只有50多种。而哈佛大学一个学校教的外语就有87个语种,整个美国学校里教的语种有200多个。所以虽然我们现在号称“全民学外语”,但外语人才其实严重缺乏。索马里海盗横行的时候,我们派军舰去巡航保护。我们的仪器设备很先进,索马里海盗说的话我们都录下来了,但谁也听不懂。传回国内也没人懂,还得请别的国家帮助翻译。非洲那么多的国家,那么多的语种,我们国家就只教其中两个语种。2008年开奥运会时需要外语人才,特别是小语种的人才,可就是没有。其实,对于小语种的人才就应该养起来,不能让他们毕业后没工作,平时虽然不怎么用得着,但急需的时候可以派上大用场。俄罗斯也好,美国也好,都会养着小语种的人才。

就英语的教育而言,其实我们国家的英语水平也并不高,大都是低水平的培训。我们国家是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可是我们能在联合国工作的人很少,而且去工作的人一般都在底层,原因之一就是外语水平不够。所以,一个是辞书,一个是外语,这两方面我们一再呼吁中央成立专门的机构来掌管和规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