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另类”留学生(记者:范昊宇)

guo  2013.06.28   外国人在北大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77

单凭说话口音和外貌,我们很难发现洪雪的留学生身份,因为坐在我们面前的洪雪绝对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其实,洪雪的父母都来自北京,只是洪雪上幼儿园时随母亲移民至风光优美的新西兰,并在那里读书直到小学毕业。此后,洪雪回到北京接受中学教育,进而考入北大经济学院。虽然北京是洪雪的家乡,但他在北京求学期间的身份却一直是留学生,这种“在家门口留学”的状态也使得洪雪显得多少有些“另类”。

 

一、从新西兰到中国,“在家留学”的独特经历

洪雪在新西兰接受了小学教育。他告诉我们,新西兰的社会福利很好,即使不工作也不会有生活压力。这样的社会环境使得新西兰的生活十分安逸,一个具体的表现就是那里的小学课程非常简单。新西兰小学的教育内容主要是听老师讲历史故事和地理知识,注重启发培养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少有死记硬背的内容。学校会在周一把一周的作业留好,多是编写故事或者谈自己的感想,老师也不会特意检查。新西兰的小学规定,学生每天用于写作业的时间不得超过15分钟,如果作业过多学生可以不予完成。当然,学生在如此轻松的环境中学到的知识也相对少一些。洪雪说,直到从小学毕业,他也没有系统学习过乘法和除法。

2003年,洪雪从新西兰回到北京上学,但他首先需要跨过语言障碍。由于小学期间没有系统学习中文,那时的洪雪只能用进行口头交流,写字、阅读仍有困难。为此,他还重新读了一次小学六年级。此后,洪雪考入了北京市东城区某重点中学的双语实验班。在我们看来,这多少得益于他在新西兰生活期间培养的英语能力,但洪雪却觉得参加中国的英语考试比较困难,很多时候只能靠“语感”做题。在北京,洪雪很快补上了以前落下的数学知识,但语文仍然是个瓶颈,特别是阅读和写作。据洪雪回忆,他第一次参加语文期中考试时,语文作文题干脆空着尅写,结果自然甚是惨烈。当然,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期中考试、期末考试、月考等如此频繁的考试。此后,随着逐渐克服语言障碍,洪雪的成绩也一路高歌猛进。到初中毕业时,他以签约留校的方式进入了学校的精英班。

为了全力准备留学生高考,高三时洪雪来到了北京四中国际部就读。据洪雪介绍,外籍留学生考入中国大学的主要方式就是参加留学生高考。与中国学生参加的高考不同,不论报考的学校专业,留学生高考的科目只有语文、数学、英语三门,相对轻松一些。留学生高考由各招生学校自主命题自主划线,且考试日期安排也不一样。洪雪告诉我们,北京有很多大学招收留学生,只要不怕考试、愿意考试,考生大可以把各个大学考一遍。当然,北大、清华、人大等名校竞争相对激烈;北航等理工类院校因为对学生数学要求较高,留学生报考相对较少。洪雪在准备留学生高考时,学校便按照学生拟报考的学校将他们分到四个班中予以指导,授课内容多是些基础知识,习题也相对简单。

由于学校通常不会公布考试题型和范围,市面上并没有专门的留学生高考教材。另一方面,北京的教育市场中也没有针对洪雪这样华裔留学生的补习班——由于韩国留学生在数量上的绝对优势,针对留学生的补习班通常使用韩语授课。洪雪说,自己复习留学生高考的主要材料,便是大名鼎鼎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系列丛书。当形容做“五三”试题的感受时,洪雪用了“崩溃”二字。“语文一直是我的软肋,一直觉着《五三》上的阅读题非常奇怪,答案也很诡异。另外我作文一直不好,所以后来买了本作文书来背,最后考试的文章多少也借鉴了背的内容”。 

二、从北大到未来,“另类”的留学生活

新西兰的安逸使那里的生活缺少变化,但洪雪更希望自己可以在年轻时多多接受磨练闯荡一番。出于自己的兴趣,他选择来到北大经济学院金融系。洪雪说,金融系对数学的要求相对较高,而留学生的数学一般都不太好,所以少有人选择这个专业。相比之下,国际贸易等专业的课程轻松一些,留学生的比例甚至可以达到一半。

北大的留学生可以享受一些照顾政策,比如在选专业方向、选导师的时候都有一定的优先权。此外,如果想继续在北大读研究生,只需要按照要求提交材料参加面试,和“保研”类似。另外,留学生的住宿条件也更好,比如洪雪所在的中关新园每人都有独立的卧室,两个卧室共享一个门厅组成套间,厕所、浴室都在套间里。当然,这些优惠政策也不是白来的。据洪雪介绍,留学生每年的学费约为26,000元,中关新园的住宿费则为每天100元,这样算下来,不包括生活费,每个留学生每年的花费已经达到60,000元。

北大的留学生多数来自韩国,也有部分来自马来西亚、泰国、日本等亚洲国家,欧美国家留学生则以华裔居多。对于他们来说,如何真正融入中国学生群体一直是个问题。虽然洪雪不会有语言障碍,但毕竟留学生和本土学生不住在一起,也就不会有在一个寝室中共同生活的经历,这在客观上造成了他们相互交流的不便。毕竟,舍友一起打游戏、吃东西,是加深彼此感情的主要方式。

虽然留学生拿到及格的成绩并不苦难,但洪雪要求自己很严,并不想糊弄过关。在洪雪眼中,北大的学生天资优秀且刻苦,整体素质很高,不少同学都是起早贪黑地学习。他们高考时的竞争压力更大,所以基础知识更加牢固,进入大学后的表现也更好。在北大,留学生要直接和本地学生竞争,共享优秀率。所以,留学生想要取得相对较好的成绩,必须付出比本地学生更多的努力。

不同于其他院系,金融系的留学生也需要学习部分政治理论课。按照规定,留学生必须在思修、马原、毛概、史纲四门政治课中选出至少两门学习才能毕业。至于专业课、毕业论文等方面的要求,留学生和中国学生并无二致,只是他们不需要通过英语四级考试。洪雪很早就修完了“英语四”课程,按照规定可以选择其他外语替代英语。目前洪雪正在学习意大利语,但他告诉我们,其实自己更想继续学习英语,而且正在准备参加TOFEL考试。这是因为,公司在招收员工时,英语能力是很重要的参考;由于留学生普遍没有英语四、六级成绩,所以只能用TOFEL、IELTS等成绩代替。

洪雪向我们介绍,金融系的课程具有很强的实用性,主要是投资、证券、金融市场等宏观内容。通过学习相关知识,学生可以根据财务报表、贴现率等信息,综合分析成本、收益和风险给出最优决定。洪雪打算本科毕业后继续在北大攻读研究生,等研究生毕业后再找工作。虽然是华裔,但洪雪想在北京工作却比较麻烦,需要先解决签证问题。受此限制,大多数留学生毕业后很难进入国企。另一方面,外籍银行在国内受限较多,工作压力大,薪金却大都比国有银行低。因此,洪雪更希望找到国有银行驻国外机构的职位,特别是常驻新西兰的工作,这也显然更适合他。

 

后记

    黑头发,黑眼睛,一嘴京腔京韵的普通话,可以时不时回趟家,洪雪在留学生中绝对算是“另类”的。然而,在家门口上学,却也是在家门口留学,洪雪也感受着和北大其他留学生一样的酸甜苦辣。洪雪和前不久接受我们采访的韩国留学生许真宁是很要好的朋友,高三时就已相识,后来一起来到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又一起选择了金融系。与许真宁一样,洪雪对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他告诉我们,北大的留学生两极分化象限严重,一部分人整天宅在宿舍不去上课,每天到处玩到处闲逛;以许真宁为代表的另一部分留学生则非常上进,甚至比中国学生还要努力。尽管洪雪自谦为“两者之间”,但通过简单交流就不难发现他不甘平庸,不喜欢“混日子”的个性。我们采访洪雪时值考试周,他正为之后接踵而至的考试做准备。在此,我们也预祝他能够在考试中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平,取得理想的成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