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学问行知,居近思远——访历史系马来西亚留学生刘彦贝(一)

guo  2013.06.28   外国人在北大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740

一、矢志求学:负笈海外多坎坷

记者:首先感谢刘彦贝同学接受采访,我们对外国留学生采访的比较少,因为语言和接触不多的关系。但是一直都比较感兴趣,想知道你们在中国的生活学习情况以及透过你们来了解你们本国的发展状况、历史文化等等。首先还是想问问,我知道你一直学中文方向,但好像更多的东南亚学生去了台湾、香港和新加坡。你为什么来中国大陆留学读书?

刘彦贝:感谢您的提问。早期的马来西亚华人确实有不少到台湾留学,因为这也是有历史渊源的。由于马来亚半岛在1957年8月31日,由国父东姑阿都拉慢(Tunku Abdul Rahman)宣布独立后,国父的政治理念是支持民主反共产的,因此马来亚联邦早期的外交政策上是承认国民党的中华民国政权而不承认新中国的建立。所以接着马来亚联邦和台湾早期有很良好的建交关系,这也促使了很多早期的马来亚华人到台湾留学的倾向。当然还有一点是由于早期的马来亚华人对国民党革命和抗日运动上付出了很多劳力和金钱上的支持,因此台湾政府有提供“侨生”的身份让很多海外华人到台湾留学。以“侨生”的身份去申请留学一般是比较容易被录取,而且还会得到政府的奖学金资助,所以这样也使到很多马来亚的华裔子弟到台湾留学。然而到了1974年起,由于马来西亚的第二任首相敦·拉萨(Tun
Abdul Razak)开始和中国建交,加上台湾的留学文凭不被政府承认,因此这导致马来西亚华人到台湾留学的人数逐渐减少。不过由于马来西亚的华文独立中学(简称独中)的毕业生的文凭也不受马来西亚政府的承认,因此还是有很多独中生到台湾去留学。

至于提到新加坡或香港留学的问题,一般学中文的还是比较少到这两个地方留学。因为要到新加坡或香港的大学留学,英语水平的要求都是比较高,加上申请奖学金的机会也不容易,所以一般能到香港或新加坡留学的都是读专业性的课程如医学、法律、会计、工程、金融和经商管理的。至于为何我会打算来中国留学,主要是因为我本身在选读马来亚大学中文系(马大中文系)时都是因为对国学、中国古代史和中国文化的东西比较感兴趣,所以打从心里就已经很向往到中国留学。至于为何不选台湾,不是因为台湾的大学水平不如中国的大学,而是本身也希望可以到中国来感受一下中华文化的起源地,这也许可以说是对中国有很深的“情意结”吧!当然在马大中文系时,老师们也非常鼓励我们到中国留学,最重要的是它们硕博训练课程比我们完善很多(针对中文研究领域的),再加上近十年来中国政府非常鼓励海外学生来留学提供很好的奖学金,所以我就下定决心到中国留学了。

记者:你是通过中国的哪种考试才能进入中国大学学习?来北京大学读书是否需要特殊的程序?这中间准备的过程也请你谈一谈,或许是其他人的重要参考经验呢。

刘彦贝:基本上也没通过什么特别的专业考试或中国大专入取试的,只是由于中国的大专有要求海外留学生的汉语水平要达到六级水平,因此我报考了新汉语水平HSK六级考试。来北大留学也没什么特殊的程序,主要还是按照北大国际部留学生网的要求申请即可。至于中间的准备过程,由于我的老师之前有在北大中文系留学,他说北大的中文系在要入取学生前会给学生进行笔试和面试,笔试与面试的内容都是和相关专业领域有关的,所以那个时候我也读了不少相关的专业书籍。由于当初我的老师不清楚北大历史系的情况,因此我那时也是战战兢兢的去准备好一些基础知识。直到2012年的二月尾接获三月中的面试机会,我就飞过来北京大学面试。由于北大历史系的海外留学生只要求面试,没有笔试,所以那时的我也算松了一口气。至于其他的专业院系要求如何,我不是很清楚所以不便叙说。

记者:我了解到你最近在申请奖学金,而且第一年没有拿到奖学金,是什么原因?目前中国、马来西亚的政府奖学金情况是怎么样的?

刘彦贝:我等奖学金的消息,等了很久。我们申请中国政府奖学金,是由大使馆哪边提交的,结果等到七月都还没有消息时,我拨电到大使馆那里去了才知道我没得到奖学金。一般到中国留学的奖学金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孔子学院奖学金而另一种则是中国政府奖学金。由于孔子学院的奖学金都是提供给海外留学生修读对外汉语课程的,所以如果要到中国的大学来读其他专业课程的,唯有申请中国政府奖学金或申请中国各大学内设的奖学金而已。中国政府奖学金的类别里,有三类是我们可以申请的,即中国—东盟(AUN)奖学金、中国政府国别奖学金和中国高校研究生项目奖学金(针对你所申请的高校)。中国—东盟奖学金的受理单位是东盟大学联络网秘书处(ASEAN University Network Secretariat)中国政府国别奖学金受理单位则是由各国的中国大使馆处理。由于当时我申请这个奖学金时只知道中国政府国别奖学金的受理代码而已,加上我们在网上申请中国政府奖学金时一个人只能针对其中一类的奖学金提出申请,因此我就申请了国别奖学金。在我漫长的等待中至到我得知我得不到奖学金的消息时,我感觉有些沮丧和愤愤不平。因为我本身是好不容易成功被北大录取了,结果后来得知大使馆那里在处理申请奖学金的材料时只是处理博士生的申请,当时自己内心有些被骗的感觉。由于奖学金泡汤了,我也很挣扎是否要过来北大留学。毕竟自费过来读书,我们不知要负担很高昂的学费,而且北京的生活费也比我们马来西亚高很多。后来父亲觉得我好不容易才得到北大留学的机会,因此他叫我不用担心学费的问题,这一切都由他和家里承担。

关于马来西亚奖学金的情况问题,由于马来西亚还是发展中国家,政府有一直鼓励要栽培更多的高科技与数理化人才,所以基本上奖学金的数额会提供给人文科系的是少之又少。私人企业的奖学金也是考量到栽培人才到他们的企业服务,因此一般上来说他们也是不大会资助人文科系的大学生。

记者:除了奖学金,来中国还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联系住所、饮食习惯之类的,因为留学生的住宿不够,联系晚了就没有。

刘彦贝:饮食习惯还好,毕竟还是吃中餐所以大致上没什么问题。至于住宿方面的问题,确实给我带来不便。由于当时我收到我录取通知书时已经是七月初,我事先也不知在接获被入取的消息时可以预定留学生的住宿,至到我收到入取通知书再联系预定宿舍位时已经没位子了。过后来北大报到时,北大的留办也没有提供我们附近比较适合我们学生租住的房子或房间的消息(那里所介绍的都是一个月租金非常昂贵的房子或房间),所以我和其他的留学生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去找房子。由于我们是外国人,所以很多人都不大愿意招待我们因为处理手续麻烦,所以我们在找适合的居住房子时是非常辛苦。个人觉得,北大没办法为每个留学生提供一个宿舍本不是什么罪过,不过再提供不到一个合适的住宿地方给留学生时应该也要介绍一些价格比较公道和合适我们留学生住宿的相关资料。因此个人觉得北大校方在这些事务的处理上有些不足和有待改善的地方。

记者:来到中国之后有没有和中国学生熟悉起来?对中国同学印象是怎样的,尤其是同马来西亚大学的学生相比。

刘彦贝:来到中国之后,我是又开始和中国学生熟悉起来,毕竟在历史系中国古代史专业的新生当中我是唯一的马来西亚留学生。对中国同学的第一印象是他们都比我们勤奋和学习能力比我们强,因为相比之下在马来西亚,虽然华人会遭到一些限制而导致不少人不能成功进入国立大学读书,不过整体来说我们的竞争力还不如中国学生所面对的竞争力来的大。

记者:在中国的学习情况如何,开始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尤其是历史系一向比较重视扎实的古文献阅读功夫,以及较高的历史训练基础。

刘彦贝:在中国学习时,最大的不适应就是要读古文书籍。由于自己的专业是中国古代史,在马来西亚时我们所学习的汉语都是以日常运用为主,文言文的训练相对比较弱,所以在上课时都会战战兢兢的去听课。读书的时候也要花很长的时间去读懂古文,所以都是事倍功半的。不过整体来说还是值得的,因为这个就是我所向往的学习。

记者:你选修了那些课?觉得中国老师上课的风格、素养等表现怎么样?

刘彦贝:我选修了《简牍与学术史》、《精读秦汉简牍》、《汉代政治文化研究》和《版本目录学》。整体来说,中国老师上课的风格都很严谨和有趣,而且老师的素养都很高,学识也很渊博,所以我会感觉每听一堂课仿佛就少读十年冤枉书。

记者:对自己的留学生活或者学业上有没有什么规划,或者期待、想法?

刘彦贝:对于自己的留学生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划。主要是按部就班把专业知识学好,顺利的完成硕士再继续读博,过后回到马来西亚当讲师。当然留学的当儿也想抽空到中国的一些地方走走比如西安、洛阳、成都、广州等,毕竟行千里路如读万卷书。

学问行知,居近思远——访历史系马来西亚留学生刘彦贝(二)

学问行知,居近思远——访历史系马来西亚留学生刘彦贝(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