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大学“教研室”的由来和利弊(作者:张翼星)

guo  2009.01.01   经验与探索   1条评论 总浏览数:6,719

 建国以来,内地大学的各个院系都设置了各种教研室。这是教师从事教学研究活动的一种基层组织,也是一种专业或课程教学的分工单位。这似乎是理所当然、司空见惯的事。但是,我国现代大学制度的确立,本是吸收西方文化的结果,而教研室这种组织形式却并不来自西方,而是来自前苏联。“教研室”,在英语和西方多种语言中都没有这个专门的名词,俄语中是有的,即“кафедра”。解放初期,由于我们国家政权的性质,又鉴于当时的国际形势和历史条件,“学习苏联”曾是我们的一项基本国策。诸如大量聘请苏联专家,大学生以俄语为第一外语,尽量使用或参考苏联教材,考试采用口试形式,等等,都是学习苏联的措施。设置教研室是教学组织上的一项重要措施,也是仿效苏联的做法。

1950年8月,教育部颁发的《高等学校暂行规程》中,就确定“教研组”为大学教学的基本组织。同年教育部发布的“关于实施高等学校课程改革的决定”,第八条提出:“应就各项主要课程组织教学研究指导组,同教师实行互助,改进教学的内容与方法”。这种教研组就是教研室的前身。北京大学在一开始贯彻这项决定时,任副校长的汤用彤等人就指出:目的在发挥教师的集体和互助的作用,改进教学,应先从基本课程做起。结合具体条件,学习苏联经验,不必拘泥于抄袭苏联的办法,防止开会或办公过多而影响教学的深入开展。1952年,按照苏联教育模式,全国高校实行院系调整后,便比较普遍地设置了教研室。1953年11月,北京大学颁布了《教研室和教研室主任暂行工作条件》,规定教研室为“进行教学与科学研究工作的基层组织,由同一课程或数种性质相近课程的教师组成,不得少于3人”。教研室的主要任务,是领导所属课程的教学,所属教师的科学研究,培养研究生、进修生,以及提高教研室成员的政治水平和业务水平。到1955年,北大的教研室由1953年的55个增加为79个。以后随着院、系和专业的发展与变动,教研室也在不断扩展和调整。实际上,不仅教学与研究活动的开展,就是社会政治活动的参与,都往往要以教研室为单位。教研室成了教师集体性活动的一个载体。它在集体备课,提高教学质量,培养师资,推动科学研究上,无疑起过积极作用。

然而,我们应当看到,教研室是按照同类或相近课程划分的。一经划分,就长期地相对稳定,教师的教学与科研活动的范围就基本固定在教研室内,转换、变动地余地很小。而且,仿照苏联的教育模式,由于强调“专业对口”和培养“专门人才”,形成了许多单科性的学院,如“工业学院”、“钢铁学院”、“石油学院”、“政法学院”等等。保留下来的综合大学的“综合”性也有所削弱。各校设置的专业已经分得很窄,往下再分各种“专门化”的教研室,就显得更细、更窄。比如,哲学系的哲学专业,可以设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哲学史、毛泽东哲学思想、中国哲学史、西方哲学史、美学、伦理学、学、科学哲学等教研室。如果各个教研室都是各开各的课,各行其是,缺乏沟通与合作的话,那么,在“论”与“史”之间,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与中国哲学之间,或中、西哲学之间,以及真、善、美之间,就会形成一种互相隔离的状态。久而久之,俗话讲“隔行如隔山”,这里就成“隔室如隔山”了。的确,在大学教师中,出现过各开一门课,各讲一段史或各抱一本书的现象。从局部看,像是业有专攻,比较容易深入,实际上由于视野不宽,思路不广,难于进行联系与比较,因而学术研究的深度有限。遇有跨学科或边缘学科的课题,便显出专业“单面性”的困境。拘束于一个教研室的视角,更不免捉襟见肘。从事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学与研究,若不懂得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就容易把哲学理论抽象化和教条化,更难于在融合中西哲学的基础上进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综合创新。教研室固定分工的局限性,显然影响到教育质量和水平的提高,影响学生的思维模式和视野。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时代。通识教育已成当今国际教育领域的一大潮流。通识教育要求拓宽基础,沟通文理,融合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陶冶,在博学与“会通”的基础上培养各种高质量的人才。教研室这种组织形式,是否适应通识教育和教学改革的要求,是一个值得认真思索和讨论的问题。

目前,内地各大学一般还保留着教研室的设置,但也有不少大学或院、系已经撤消教研室。但看来有的教师还是比较习惯于在教研室活动,有的院、系在取消教研室后,教师的力量和教学氛围又显得太散了一些。一种具体制度和组织形式是否适当,主要看它是否适应社会改革和科学发展的要求。我们既要看到教研室出现的历史由来和它在一定历史时期的某些积极作用,也要看到它的局限和弊端。从发展教育和提高师资水平,繁荣学术和培养复合型、创新型人才的需要出发,实事求是地审视教研室这种组织形式,我们应当采取积极改革而又慎重取舍的态度,或可采取某种既可避免“专已守残”弊端,又利于发挥集体作用的更为灵活的组织形式。

1条评论

  1. [...] 经验与探索 大学“教研室”的由来和利弊(作者:张翼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