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坐得住”的学问之路——访北大经济学院博士生黄璇(二)(记者:缴蕊)

guo  2013.06.28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41

二、教师家庭的优等生

记者:你从小就喜欢看小说吗?

黄:对,小时候还经常搬一些名著看呢。我小学时“四大名著”都翻了很多遍,就是当故事书看。我读这些书也不是从头到尾读的,随便翻开哪里都可以继续看下去。中学时主要是看了一些国外的小说。我其实比较喜欢猎奇的,冒险的故事,还有就是侦探小说。我上初中时,学习压力没有现在的初中生那么大。记得我当时天天窝在家里看福尔摩斯,还被我爸把书给撕了,但他撕完了我还是拼起来继续看。像《基督山伯爵》、《茶花女》这样的小说也看了一些。但是很难说有特别喜欢的。我当时只是喜欢情节比较精彩的故事,基本上只看不思考,所以到现在也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但那时候的阅读还是很有乐趣。现在其实也有很多很好的书,但如果是老师说你应该去读一下,你再去读,那感觉就不一样了,没有小时候读书那么热情了。

记者:从小家里对你管的多吗?对你的学习有没有什么影响?

黄:我受家庭影响挺大的。父母对我的学习其实管得很少,他们主要是支持和不干预。其实我爸是英语老师,但他在家不教我,所以我英语也不好。只是玩得太凶了会管一管,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我天天在家玩《仙剑奇侠传》,后来我爸火了,把游戏给我卸了,我也就没再玩了。他们主要还是为我创造了一个比较好的学习环境,而且会培养一些好的学习习惯,压力也给的少。他们给我培养最好的习惯就是我能坐得住,给我一本书我就能看一上午。今年回家时有好多亲戚说,你看你家孩子考上北大了,给我们传授传授经验。我父母说她就是能坐得住,能静下心来看书。另外一点就是效率的问题,这点上人和人差别很大。我的智力水平就是很一般,但我也不是学的特别死的,一天到晚都在学习,就是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最有效率的事情。这也是聪明,是非常重要的能力,都要小时候来培养。

记者:据我观察,好多优秀的学生父母都有当老师的。那么这些老师们会不会对自己的孩子有一些特殊的要求?

黄:我父母对我没有什么特殊要求,更多的时候还是以身示范。比如我爸每天早晨起来就会看看书,我也不自觉的就跟他养成这个习惯了。有时候好长时间没看书了,就会觉得需要看一下。其他家庭可能父母太忙,就没空顾及小孩的感受了,也没空指导他们怎样学习。

记者:那父母对你的学习和事业一直都是支持的吗?

黄:我父母对我读研读博都挺支持的。一般女孩读完博都快30岁了,一般人会觉得什么时候才能成家立业呢?但我们家就没有催我毕业之后抓紧找工作,总的来说还是对我管的比较宽松,适当的时候给点引导和支持,还挺给力的。我是觉得人长大了也有必要多跟父母沟通,不光是限于生活上的琐事。当然,学术上太专业的问题也没法跟他们交流,但是关于人生怎么规划,他们毕竟经验比较多。当然父母肯定有跟你意见相左的时候,他们的经验也不全是对的,但是讨论一下,获得他们的支持,你就有了坚强的后盾,干什么都很有底气。而且过几年转过来看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有时候真是对的。

 记者:你的父母在选择专业上面直接指导过你吗?现在学习经济学,是不是当初跟他们讨论的结果?

黄:我本科学金融,研究生学经济史,现在博士学西方经济学,其实都还算是出于自己的兴趣,并不是家长强迫的结果。本科时其实对经济学的概念还是很模糊的,但当时想法很简单,觉得这门学科在以后的工作生活当中应该是很有用的。而且当时觉得这个学科很神秘,就是很好奇股票啊,期货啊,还有那些投资公司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当然那时候经济学已经是很热门的专业。但是你看我学了这么多年经济学,关于这些实务操作的东西其实还是不了解。因为了解这些需要去工作。我从本科到博士,中间其实并没有去工作过。

“坐得住”的学问之路——访北大经济学院博士生黄璇(一)(记者:缴蕊)

“坐得住”的学问之路——访北大经济学院博士生黄璇(三)(记者:缴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