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谈谈当前大学生的人文阅读(张翼星)

guo  2013.06.28   经验与探索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555

上了大学主要做什?上课,考试,拿文凭,谋个好职业?还是读书,思考,研究,把自己铸造成才,为人类社会作贡献?其实大学之所以大,就是给我们提供一个广阔的空间,让我们发掘潜能,培养兴趣,伸展个性,使自己锻炼成材,以便为促进人类社会的前进而出力。

 

一. 多读书,把握时间的主动权

大学的几年时光,弥足珍贵。它是人的世界观形成之时,也是一生专业成就的奠基之日。大学是一生读书的黄金时期,因为读书的时间最为集中,条件也极为有利。在这个时期读书多不多,读书效果好不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日后的道路与成就如何。

马克思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时间是人类发展的空间。” 这句话的内涵,不论对一个人或是对一个民族,都很重要。越是主动有效地把握时间,就越会扩大自己发展的空间,越是善于利用时间学习,读书,就越是有利于谋得多方面的成就,这是不言而喻的。

目前,在学习时间内,影响大学生主动权的,有两大因素。

一是学外语,几乎要占去学习时间的1/4-1/3。掌握一门外语,等于多长一双眼睛,可以扩大视野,促进交流,积累资料,深入治学。但学好外语,与天赋、勤奋、方法都有关系。有的人从幼儿园学到读博士,外语仍未真正过关,不能熟练地运用,而且许多人就业以后并未用上外语,日子一长,就荒废了。这实在是时间上的极大浪费。以前的老一辈学者,第一外语在中学阶段就已过关,上大学后便可自由阅读,只需进修第二外语了。我们现在的“基础教育”,在外语学习上未能打好基础,使在大学阶段,还要耗费许多时间。这实在是一大憾事,影响了学生空间的发展。所以,学外语,不学则已,学就要横下一条心,千方百计地学好,学成“四会”(读、听、说、写),使之成为熟练工具,就可以更好地争得时间,在学问与事业上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是课程负担重,忙于上课,读教材,对付考试。大学本科四年,一般都要上二,三十门课,读一堆教材,讲义,才能对付考试,拿够学分。当前大学生的学习状况是:上课时间太多,自学钻研时间太少,对付考试的时间太多,主动思考时间太少。这是长期以来难以改变的现象。这说明我们的教育制度,课程体系和教学方法存在不少问题,束缚了学生的学习主动性。教学改革的问题,千头万绪,主要不外两个方面,一是提高教师的素质与水平;二是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性或主动性。我们应当高度重视并尽力改变当前这种被动学习的状况,把“多”与“少”的关系颠倒过来。这从学生方面说,就是要充分觉悟到自己在学习中的主体地位,解放思想,突破障碍,充分把握学习上的主动权。

 

二. 读什么?多读原著和名著

应试教育的弊端,不仅使学生围着考试转,而且使考试围着教材转。学生为对付考试,便容易满足于教材,讲义的阅读,而很少直接攻读原著或名著。这对理工科同学,由于需要学习最新科技并注重实验操作或习题练习,也许尚可通融;对于学习人文,社会科学的同学,却与初衷相背。因为正是许多原著或名著,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或民族文化的升华,经过历史的选择或时间的淘洗,正是这些原著最具思想的深度或艺术的魅力,是治学的依据和思考的凭借,往往深蕴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内涵,是值得深入钻研和反复品味的。至于一般的教材,讲义,概述一门学科的基本内容和要领,是需要读的,其中也包含少量精品或名著,但一般仍属二手著述。当前通行的教材中,还不乏平庸、浅薄,甚至拼凑、抄袭之作。因此,思想,文化史上的原著、名著,是人类精神演变的源头或主干,而一般教材,不过是若干支流,末节。前者应是重点攻读的著作,后者是参考,辅助的读物。这种主辅关系,至少在人文,社科领域,是不应颠倒和混淆的。至于理工科同学,为了厘清科学思维的源头和脉络,接受科学方法的训练,也需要阅读科学技术史上的某些原著或名著;为了沟通文理,融合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陶冶,增强人文素养,也需要适当地阅读某些人文学科的名著。对于文科大学生来说,直接攻读原著,更是治学的基本功训练,是在学问上登堂入室必经的前阶。攻读原著,比阅读一般教材要困难得多,需要哲学家熊十力所说“沉潜往复,从容含玩”的功夫。首先要读懂,继而要读熟,进一步读出自己的见解和体会来,就会有渗入心脾的收益。真正读懂,读通一本原著,其震撼心灵的程度,可能胜过读几本,几十本一般的书;真正读懂读通一批原著,就会导致学识水平,文化素养,精神境界上的某种升华,这远不是阅读某些一般书籍或教材所能达到的。

直接攻读经典原著,是加强基本训练,提高科学和人文素养的重要途径。这应当成为大学生的一种深层的乐趣,一种持久的习惯,一种弥漫校园的风气。这才是真正的学术文化氛围。它会深刻影响到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

当前,在大学生中倡导原著,名著的学习,既有不利因素,也有有利因素。不利因素如课程负担重,外语学习压力大。整个社会呈现急功近利倾向,人们普遍轻视基本理论和人文精神。有利因素是,整个学术文化环境相对比较宽松,比建国头30年有所进步;大学生除寒暑假外,又有双休日和一年两次的长假,若能合理安排和利用,可获得相对集中的读书时间,便于攻读某些原著和名著。可以利用的空余时间越多,谋取自身发展的空间便越大。

主要阅读哪些原著和名著?过去胡适,梁启超等著名学者都开过书目,大都是国学书目,内容较多、较难,现在已不大适用。其实读书应当根据自己的兴趣和需要,主动选择、自由阅读。有兴趣就会有收获。书的内容与形式,也会随着时代,历史的变迁而发生变化,并且受着各个历史时期的意识形态的影响。从形式上看,当前我们所读的书,不外两种类型:一类是传统的纸型印刷出版物,另一类是通过电脑互联网的电子出版物。现代科技的发展使信息的传播十分灵敏,给当今人们的阅读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互联网上查找资料,又快又丰富。但我总觉得,要仔细深入地阅读原著,认真治学,还宜以纸型的书籍为主。因为一本在握,随时随地以各种姿势阅读皆可,也便于认真品味,反复思考。书本若属于自己,更可勤于作圈点和眉批,或从容写摘记和提要。而且纸张为中国人蔡伦发明,一股书香,沁出民族情意。所以中国人进行原著阅读,重视国学名著,提高人文素养,总还是以纸型书籍为主。

我们今日提倡的原著、名著,应不限于国学,而是古今中外的,都应当读,视野要宽,涉腊应广。孔孟,老庄,鲁迅,胡适的要读;柏拉图,亚里斯多德,康德,黑格尔,歌德,莎士比亚的也要读。但中国的大学生,课外阅读,仍不妨从中国传统文化入手。中国传统文化的典籍,历史悠久,浩如烟海,宜于适当选择,逐步扩展。国学大师钱穆在1946年开列《文史书目举要》时,要求文史研究班学生精读的书,共列24种,涉及“经、史、子、集”,可谓十分精当,并体现钱先生的“学问贵会通”的思想。1978年他在一次讲座中提到,每个中国人所必读的书,宋代朱熹选了“四书”,即《论语》,《孟子》,《大学》,《中庸》,钱先生则认为今天的知识分子和读书人,应读的四部书是:《论语》、《孟子》、《老子》、《庄子》。沿着钱穆先生的思路,结合当前我国大学生和广大民众的阅读状况,我个人认为可以提出人人首先需要读的两本书:《论语》和《老子》。为什么首先考虑这两本?

第一,这是中国传统思想两个基本派别即儒家和道家的代表作,或叫奠基作,对儒家和道家都分别具有开创意义。要从源头上把握中国传统文化,了解和研究儒家和道家的思想,就必须首先熟读《论语》和《老子》。大学生应是继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力量,如果他们连《论语》和《老子》都没读过,那么,所谓“继承”与“弘扬”,岂不成为空话?在广大民众中要普及和复兴中国传统文化,也首先需要阅读与普及《论语》和《老子》。

第二,《论语》和《老子》都是有世界性影响的著作,都已译成多种文字出版,在世界上发行数量之大,影响范围之广,可与西方的《圣经》相比,至于思想的深度,则可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西方有些大学早把《论语》和《老子》列为人类文化名著,开设有关课程。西方有的学者认为,《论语》中的某些人伦思想开启人类发展的前景,具有普遍价值;《老子》中的某些思想甚至引起现代科学的注视,有的学者把有关宇宙起源的“大爆炸”学说与《老子》中“有生于无”的思想相联系。对于这种有世界影响的著作,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大学生,反而能不重视,不阅读么?所以,要向国外介绍,传播中国文化,开展中外文化的交流,也必须阅读,熟悉《论语》和《老子》。如果连《论语》和《老子》都没读过,又怎能与外国人进行文化的交流呢?近一百年前,胡适留学美国时,看到有些中国留学生不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不阅读中国文化典籍,他为此而感到羞耻。今日中国在外国的留学生人数激增,不了解,不阅读中国文化基本典籍的状况比当年还要严重得多,难道不应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么?

第三,《论语》与《老子》的内容十分丰富,思想极为深刻,但篇幅不长,言简意赅。《老子》不过五千字,《论语》也只有一万余字,易于阅读,理解和背诵,易于普及,并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这是二书不同于其他典籍的特点。这是两本比较易于先读的经典著作。可以逐渐地为大家喜闻乐见,引人入胜。第四,读《论语》和《老子》,就可以较全面地了解儒,道两家的思想及其源头,避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单向理解,也比较易于进行儒,道两家思想的比较,有一个比较开阔的境界,而且便于由点到面,逐步扩展。先读《论语》和《老子》,并不是要局限于二书,而是便于从《论语》扩展到“四书”,从《老子》扩展到《庄子》,等等。熟读《论语》和《老子》,好比垫下两块传统文化的基石。在人类思想文化的海洋中,一石可以激起千层浪。由此出发,可以依据各人的兴趣和需要,向不同的方向扩展,扩展到思想文化的各个海岸和角落。

 

三,怎样读?重温 三句名言

读书的方法很多,可以因人而异,形成自己的风格与习惯。有几点大致有普遍意义:

第一,胡适先生曾说:“学问好比金字塔,要能广大要能高。”学问上要有重大成就,必须正确处理博与专,广与深的关系。只专不博,就会发生“隧道效应”,流于狭隘;只博不专,又会像一张纸,流于浅薄。学习,读书,开始要广泛涉腊一些,继而逐步专深。博与专的两个方面,又是可以反复相互促进的。读书可把泛读与精读结合起来。一般地说,原著与名著是需要反复精读的,只有精读,才能真正读懂,读出自己的见解和体会来。这种见解和体会,可以是学术性的,也可以是感悟性的,可以是结合社会的,也可以是结合个人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于丹的《<论语>心得》,是一家之言或一得之见,以比较通俗而生动的形式掀起了阅读《论语》的热潮,对广大百性有启迪,就值得鼓励,不必苛求。至于学术上的专深研究,可另当别论,不同的学术观点,应当展开争鸣。

第二,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熟知并非真知。”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事,我们不一定真正懂得其中的道理和奥秘。市场上的商品,人们天天见,天天用的东西,对它再熟悉不过了。只有马克思才深入揭示了它的奥秘,写下了巨著《资本论》。我们搞了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其本质特征大家并不真正懂得,经历了许多曲折的摸索,包含沉重的教训,才逐渐有所感悟。我国宋朝思想家张载说过:“学则须疑”,又说:“于不疑处有疑,方是进矣。”这是读书,做学问的至理名言。如果把治学的成就比作大树,那么疑问就是大树的根苗。胡适先生概括学习,思考,疑问三者的关系是:“学原于思,思起于疑。”我们应当养成勤于思考,勇于提问的习惯。

第三,孔子说过:“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这句话值得玩味。这里像是道出了学习,教育的三个层次:“知之者”,大致是获得或传授知识的层次;“好之者”,则是从学习中感到兴趣或引发了兴味,增强了探讨的自觉性;“乐之者”则更进一步,从学习和探讨中形成思想的升华,产生高度愉悦的心情或“欲罢不能”的迷恋状态。这是读书,学习应当追求的一种精神境界。所谓“孔颜乐处”就是一种对人的一种终极关怀,一种“乐天知命”,“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上下与天地同流”的怡然自得的精神愉悦。大学生的课外阅读,对《论语》,《老子》以及古今中外各种名著的人文阅读,就是要追求这种精神境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