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民俗,国之大事——访中文系王娟老师(二)

guo  2013.06.28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6,598

二、历史性与现实性:民俗的“来龙”与“去脉”

记者: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民俗学这门学科的发展趋势吗?

王老师:中国过去的民俗研究很多受制于意识形态,研究对象多集中在某一类人,比如农民、无产者身上。我们现在民俗学研究的是民众整体,“民”应该是全民,属于主流文化的一部分。比如我们研究孔子,当然要读孔子的书,但孔子的书不代表孔子这个人的全部,他做学问跟他的生活方式是两个相互关联、但不同的方面,这里就有民俗学要研究的问题。民俗学研究的日常生活中的人们通过他们的日常讲述、饮食起居、服饰、娱乐等活动所表现出的,带有普遍意义的生死观、宇宙观、行为模式、价值取向等。

现在民俗学的研究越来越显现出跨学科的性质,需要多种学科的支持。比如语言学、考古学、宗教学、哲学,甚至心理学,都会给民俗学研究提供新的视角。很多民俗可以有心理学上的解释,比如很多巫术或宗教仪式有心理疏导的作用。另一方面,学了民俗学之后,也可以为进入其它领域打下学术基础,可以把新的视角,新的观念带进去。另外,中国悠久的历史、广大的地域和多民族的特点,为民俗学研究提供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天地。

中国的民俗学有自身的特点,因为中国文化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从有文字记载开始,一直到现在,基本上没有中断过,这跟西方许多文化不太一样。西方民俗学可能更偏重于田野调查,调查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是什么样的,中国民俗学研究则既要通过田野调查的方式调查现在人的生活方式,也要注重古代典籍中的民俗资料的整理与研究。对民俗的发现和研究,中国学者从先秦时代就开始了,他们的民俗记录、研究观点和研究成果对我们研究当代中国民俗依然有着重要的意义。

记者: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不同国家,往往风俗迥异,这可能会引起文化甚至现实生活上的冲突。从民俗学角度怎么看待和理解这种问题?

王老师:文化冲突的主要原因就是相互之间不理解,进而可能产生不同文化之间的仇视。比如一些地方用手吃饭,吃生食,另一些地区的人本能地会从自己的文化出发,对此类习俗作出价值判断,如会误认为这是不讲卫生,是粗俗野蛮的表现,进而产生文化歧视。但是,通过对当地民俗的关注,我们会理解其习俗背后的信仰、道德和价值体系。民俗可以教会我们以他者的眼光对待他者,也可以使我们以他者的眼光审视自己,这样文化之间就会少一些陌生感,多一些相互理解。

记者:民俗学研究“异文化”,在现在的国际关系中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王老师:要想认识一个文化、一个社会,首先要对其风俗习惯、信仰进行了解,经济学的价值规律并非总是有效的。再比如战争,从来不是双方军事力量的简单对比,了解对方的文化,也是知己知彼的一部分。二战的时候,美国对日本就进行了人文上的大量研究,包括最后决定是否使用原子弹,人类学家的意见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在国际关系中,首先要了解对方的文化,然后才能制定好下一步的政策。所以民俗学是一个有广泛现实意义的基础性学科,民俗学的研究应该引起学术界和政府方面更大的重视。不懂民俗学,制定的政策就会带有很大的盲目性,结果是劳民伤财,执行不下去。

记者:不同习俗确实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不同的民族文化,那么习俗一般是怎么形成和固定下来的?

王老师:习俗的形成不是有人制定的。比如中国古代的节日习俗跟自然关系密切。在中国文化里,春天是一个生命繁衍的季节。春天的时候有寒食节,最早是好几个月都不许用火,实际上这是因为春天农作物生长需要雨水,而中国北方春天雨水稀少,火克雨,所以不用火。但后来发现这不现实,所以人们就逐渐缩短禁火的时间,最后就缩短到三天,甚至一天,这就是寒食节的由来。节日的形成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这也反映了民众对自然和观察和理解,是民众借以表达自己的自然观、宇宙观和生死观的途径和方式。

再比如清明节,原本不完全是祭祖、扫墓。清明要踏青,踏青过程中人们要玩各种各样的游戏,如放风筝、荡秋千、打球、蹴鞠、拔河、斗鸡、斗草等等;清明时节,各地还有许多特殊的食品,如子推燕、枣糕、蒸饼、青精饭、饧粥、夌糕、桃花粥等;另外还有很多风俗和仪式活动,如赐火、插柳、祛蚕祟、去蜒蚰、辟蛇鼠、辟树虫等等。春天是生命繁衍的季节,踏青是人与自然交流、互动的一种仪式。人要出去和自然交流,尤其是女孩子,人们鼓励女孩出去,因为女性承载着繁衍生育的能力,人与自然互动,实际上有相互“感染”彼此生育繁衍能力的倾向。古代清明节时,女孩子都要出外踏青,并且一定要穿得很漂亮,由此给了男女青年相识、交往的机会。宋代以前,人们受礼教的束缚不像后来那么严重,清明的场面甚至会有点“失控”,有男女在郊外野合的现象,所以就有大臣请求皇帝下令禁止。从习俗上来说,古代清明除了扫墓,主要是出去踏青、游玩的,这才是这个传统的本质。要是理解这一点的话,就能因势利导,也就避免了大家都去攀比祭祖的排场。

再说端午节的起源与演变。古代的夏天,经常会有瘟疫,尤其是南方,有瘴气什么的,人会得莫名其妙地得病。端午在很多地方实际上是一个送瘟神的节日。节日期间人们有赛龙舟的习俗,一些地方所谓的赛龙舟,实际上是把那些代表瘟神、疾病的象征物放在船上,然后迅速地给它送到村子外面去。人们端午喝雄黄酒,也是用以辟邪的,还有贴五毒葫芦,镇五毒等习俗,都跟辟邪有关系。端午节是为纪念屈原的说法出现的比较晚,与帝王和政府的倡导有一定的关系。从历朝历代看,传统节日通常会是是行政管理的一种重要途径。帝王而是因势利导、利用习俗教化人民。

记者:一方面如您所说,传统习俗还在以新的方式影响甚至决定着人们的生活,但随着科技进步、经济发展,城市化的进程在加速,人们的传统观念也确实在逐渐淡漠。您觉得在全球化进程中,人们的生活方式会不会趋同?

王老师:文化的发展是一个波动的状态,某一个时段可能会趋同,有世界大同,全球一体化的倾向。但是,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世界都不分彼此了,没有了差异,文化失去了个性,又会使人产生危机感,因为发现不了个体的意义和价值,体现不出自己的个性。因此,文化发展的下一个阶段就又会强调民族个性和独立性。比如,十几年前,有一个时期大家都热衷过西方的圣诞节,每到年末,大家彼此邮寄带有西方圣诞图案和寄语的贺卡。那时候北大邮寄旁边到处都是卖贺卡的,邮局的负担很重。但是没几年,就出现了中国式的贺卡,如杨柳青年画中的娃娃抱鱼,表示年年有鱼,还有什么福禄寿、喜上眉梢等等。没多久,贺卡似乎理所当然地就回归春节了。再后来,西方的圣诞节似乎就剩下商场打折的商品促销行为了。我们实际上没办法理解圣诞节的意义,因为我们没有相关的知识,也没有相应的接受基础。再比如我们小的时候春节家家贴春联、放鞭炮、串门、拜年,年年做,我都烦了,就觉得要是哪一年我不去串门不去拜年就好了。出国之后,过年不用串门、拜年了,但又觉得很失落,没有家的感觉,因此特别怀念家乡春节的各种习俗,而且还会想各种办法去弥补。

传统习俗可以让我们的感情有所寄托,可以让我们更真实,也可以让记忆有一个落脚的地方。传统习俗就是中华民族长久以来,一代一代情感记忆的媒介。过年穿新衣,虽然现在买衣服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我觉得过年的时候就得给孩子买一身衣服,而且要里外都是新的,我要是哪年没买,心里就过不去,因为这是一个象征。过年体现了一种新旧交替,我们期待一个全新的自己,而且要把过去一年遇到的所有不幸、不快,跟那些旧衣服,脏衣服一块儿全洗掉。当代社会里,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一些家长不在乎传统节日,也不跟孩子一起过节,许多孩子对节日习俗基本上没有概念,我个人以为,这些家长有点不负责任。传统节日实际上是我们跟父母、跟祖先、跟历史、跟文化、跟自然交流的一个途径,如果我们不跟孩子一起过节,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更好的途径能让我们的孩子去学习文化,继承传统。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13年3月26日,下午3:30-6:30

录音整理:杨梦斌

文字编辑:赵大宇,郭九苓,王娟

定稿时间:2013年6月25日,经王娟老师审定。

附:王娟老师简介

王娟,女,1963年生。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民俗学硕士,北京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专业博士。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民间文学、民俗学专业副教授。主要著作有《民俗学概论》、《中华大典·民俗典·口头民俗分典》、《中国古代歌谣》、《东方神话经典》、《中国民俗文化》等。

民俗,国之大事——访中文系王娟老师(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