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倡导语言人文,提升教学效果(上)——英语系黄必康老师谈英语教学

guo  2009.01.02   名师名课   1条评论 总浏览数:8,176

摘要:本刊记者就高校英语教学及相关问题对外国语学院英语系黄必康教授进行了采访。本文是经整理的访谈记录的前半部分。黄必康老师是北大国家精品课程《综合英语课程》的主持人,在采访中黄老师根据自己长期的教学实践提出不少令人耳目一新的教学思想:自上而下的教学路子、不拘泥于语法和发音的准确性、意义优先教学原则、重视学生思维能力和西方人文素养的提高等等。黄必康老师对目前英语教学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层次的分析,并详细讲解了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与教学特色。宏观如英语的全球化趋势对教学工作的要求与影响;具体到如何批改学生作业、如何备课、教师应具备的基本素质等等,黄老师都进行了一些独到的阐述。

 

一.问题与误区

记者:黄老师,非常感谢您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都知道,大学里有两门课最为重要和普及,一门是数学,另一门就是英语。现在的很多学生从小学或幼儿园就开始学习英语,一直学到大学甚至博士。可是,很多人学了十几年后,英语的听力和口语能力还是难以提高,看到英语文章还是发怵,比较长的文章很难读下去。这可能不只是哪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英语学习的效果与全社会的巨大投入相比似乎并不相称。

黄老师:是的,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普遍。你刚才说“发怵”,这个词非常准确地形容了很多人,甚至包括有些英语教师使用英语时的心理状态。这个问题涉及母语和外语的关系。母语使用起来方便,所以很多时候人们习惯使用母语,并在无意识中总是拿母语和外语进行对比和参照。包括我们北大最好的学生,他们在课堂上英语说起来很流利,但是课下还是喜欢用中文交流。也就是说,英文再好的人还是喜欢用母语进行思想交流,这是一种文化心理惯性。至于说英语学习的实际效果问题,那是一个语言应用与学习方法的问题,涉及的方面很多,需要专门讨论。

记者:您专门学习过教育学这门学科,对教学理论很有研究。那么,您能不能结合自身的学习经验和教学经验,谈一谈英语教学应该怎么教、应该怎样学?

黄老师:当前,在我们国家,英语不是第二语言,它只是被当作外语来学习。第二语言习得和外语学习在很多方面都是不同的。在美国和其他一些英语国家,非英语国家来的人学英语是作为第二语言来学习,当地的社会语言环境是用英语营造出来的。所以,那里的人在学英语的时候,实际上是适应一种应用语言的环境,语言的工具性得以社会实现,其优势自不待言。而当英语作为外语被学习的时候,它不仅受到了母语环境的非常强硬的抵制,还缺乏实际社会生活的印证。因此,外语学习的难度比二语学习的难度更大一些。

现在我们北大的英语教学被列入国家精品课系列,但我仍然觉得有很多东西需要总结。先说教学方法。有人认为外语学习概无定法:外语不是教会的,而是练会的。你只要不断地背单词,扩大词汇量,不断地朗读背诵范文,不停地听,不断地说,在强制构建的外语语言环境中接受熏陶和磨砺,自然就可以说很好的英语了。其实,这种说法只说对了一半,它忽视了教师在整个教学过程中的主导作用。现在流行一种英语教学方法,叫做“交际英语教学法”,这种教学法主张以学生为中心,教师是学生学习过程中的辅助者(facilitator),在学生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教师的作用仅仅表现在预设学习活动,或者当学生在学习过程中遇到问题的时及时提供咨询和帮助。这种教学法强调语言的实际交际功能,重视学生的能力培养,自然有其可取之处,但是它却忽略了教师在外语学习过程中的引领和指导作用。我们的教学原则中确实应该提倡以学生为中心,把学生当作学习的主体。但是教师是学习的主导,这个主导作用也不能忽略。学生期待在有限的课堂教学中,从老师的指导和示范中解决自己在自学过程中难于解决的问题。一种思路,一种方法,一段叙事,一旦融入积极地教学过程中,都是教师主导作用的体现。

当然,谈到教师的主导作用,我们就必须重视师资的问题。现在的英语教学情况是,我们很多英语教师没有经过教育心理学、教育哲学、教育社会学或者教学法这方面知识的学习和专门训练,英语专业研究生毕业就上岗。这必然导致对教学过程把握的自发性和盲目性。与世界上有些发达国家和地区相比,我国的大学英语教学人员的专业化意识和程度在总体上都较为低下。如果有这样的英文老师,英文不错,口语也好。教学组长给他一本教材,说你去教某某班级,他就去教了。这种老师的往往要么在课堂里充分展现自己的英语能力,以教师为中心;要么就是读课文给学生听,或者让学生读,或者解释词义,翻译课文。这种教学到最后往往就变成了单声道的表演,翻译教学、语法教学。学生没学到方法,还不如自己学。我们北大在招聘英语教师的时候特别注意克服这一点。应聘教师在试讲的时候,不仅英语娴熟得体,还要表现比较活泼、富有激情,同时表现出对教学过程,对学生可能的学习状况有所意识和自觉的掌控,这样的老师我们才会录用。但是,从全国的角度来讲,英语教师的专业化的确是一个问题。当然,这不是短期之内能够解决的。

记者:嗯,这个问题其实很普遍,不只是英语,其他院系的教师也是这样,可以说绝大部分教师都没有学习过教育学方面的课程。

黄老师:是这样的。但是,教学法这个东西其实非常重要,尤其在英文教学中。前些年有一个争论,说英语教学是一种艺术还是一种科学,这种争论的出现本身说明英语教学的方法极为重要。英语教学不仅仅语言模仿和语言行为的形成,当然也不是知识的传授,它还是教师个性和激情的展现在学生中引起的思想共鸣和行为感染。如果英语老师仅仅把英语当作一门知识来传授,比如很多老师会在课堂上讲词汇记忆的规律,什么是音素,怎么对音素进行组合,什么是主语谓语,限定性定语从句的特点与应用。我特别反对这种语法式的教学。话说回来,中国的学生往往比较看重语法,比如什么是定语从句,什么是非限定性定语从句等,这些东西中国的学生尤其是高中生非常熟悉。他们谈起英语的知识来,像是未来的语言学家。中学生普遍有这种倾向,这是我们的考试制度使然。但事实上,语言学习应该是一个愉快、自然的过程。语言不是一门知识,也不完全是一种工具。如果一个人一生想要成功并活得有意义的话,要把语言作为人生意义的组成部分,作为与个体生命共生的文化和意识来理解和应用。这样,学习语言的过程或方法就是一种类似艺术的表现了。

其次,我们的教学长期以来一直受到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影响。从许国璋先生开始就有了这个提法,现在的教学也都明显受到这种语言学的影响。简单来讲,就是把学习过程中的目标语当作结构谨严的符号系统,在“打好基本功”的旗号下,试图准确地掌握这一系统。这种英语教学从音素开始,然后纠正发音,拆分词汇,记忆词汇,最后再讲到句子、篇章和修辞。这种教学看重的是精确和准确。在这种教学方式下,教师从一开始就要求学生做到非常准确地表达英语,而忽略了学生谈话的内容。而且,我们没有注意到学生说话的方式,以及这种说话方式与周围环境是否有一定关系。比如,there is这个存在句型,在中国的英语教学中非常典型。在教学的时候,我们会首先说:There is a cup on the table. 然后逐步引申下去,there is xxx on the xxx。 但是如果我们从小孩子的角度来看,我们就会发现他在学说这类存在句的时候可能根本不关心桌子上有什么,他关心的是自己玩耍的内容或其他,而非精确地说出哪个地方有什么。所以,有时候是教师过于重视句型方面的精确度和准确度,而忽略了文字的内容,语言的准确性压倒了语言的意义和流畅程度。这里的流畅程度是指,一个人说英语时可能有些语法错误,但是他达到了交际的功能,达到了信息通畅的目的,这就足够了。

我现在上通选课,课上有特别好的学生,有些是在剑桥学习过,有些是在美国读过高中。他们在课堂上用英语表述自己的思想很流畅。但是,你仔细听这些学生说英语也会发现不少的语法错误。不过,我不会特别关注这个,因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思想很活跃,他能够用英文来准确表达他的意思和他内心的情感。课上,我不会因为语法错误而打断一个人,不会说他某个地方有语法问题,哪里少加了个关系代词“that ”等等。我不会这样做,因为我重视的是学生表达的意思。但是,如果我们现在的很多英语教学,教师过分重视语法准确性,思想上受结构主义英语教学法的禁锢,把语言当成一种知识结构来认知和教学。我以为这种做法是要纠正的。

 

二.英语教学要提倡意义优先

记者:对,您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实质。现在的英语教学中确实存在着很多这种过分重视准确性的做法。有的老师一开始就把学生放在翻译者的位置,让他们把英语翻译成中文,中文翻译成英语,甚至每个句子都让学生分析主语、谓语、宾语等等,但是仔细想想这些语法对以后的学习与应用有多大帮助呢,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一个人要是说话之前老想着这些东西,那他就不会说话了。

黄老师:对。关于这一点,我提倡意义优先,我自己在教学中也特别重视这个原则。学生在大学期间的知识成长很迅速,对校园文化也非常敏感。这一时期,学生的“cognitive capacity”,即认知水平会随着学生知识的积累迅速地往上提升,因此学生对话题的意义特别关切。现在有很多大学生英语学习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很厌倦,为什么呢?因为教师在英语教学中反复地强调扎实的英文基础,不厌其烦地重复语言知识的巩固。不错,扎实的英文基础对于英语专业的学生,特别是北大清华复旦的英专学生是必需的,因为他们写出来的英文可能要拿到世界一流大学交流,作为英语专业的学生,他们的英文应该是非常干净、非常有文采的。但是非英语专业的学生就没有绝对的必要这样了,因为如果你特别强调非英语专业学生的英文基础和准确性,那会给他的认知水平的提升和知识的积累造成极大的障碍。正像你刚才所说的,如果一个人说话首先要想他的语法对不对,这句话的主语和谓语是否一致等等问题的话,那无形之中就把句子的意义给掐死了。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你要表达什么。我特别赞同丹麦语言学家Otto Jersperson的一句名言,我刚开始接触英语的时候就记住了这句话,他说:Perhaps one should not merely sprinkle the pupil, but plunge him right down into the sea of language and enable him to swim by himself as soon as possible. A great deal will arrange itself in the brain without the learning of too many special rules or the aid of elaborate explanations.(学习语言犹如学会游泳,教师也许不应该仅仅满足于在岸上教学生泼水戏水,而应直接把他们投入语言的大海,让他们尽快地自己学会游泳。在此学习过程中无需太多的详尽的语言规则,也不必要有细致入微的语言解释。学生们在学习过程中自会在头脑中把大多数的语言现象安排得有序不紊,井井有条。)所以,很多东西是自然而然而形成的平衡,英语学习也是这样。当然你要有一定的语言知识的储备,但是更多的是实践,是自己努力取得平衡,英语学习是自己的习得。

我在教学过程当中特别提倡意义优先,为了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拿非常有趣的东西来教。我曾经编了一些教材,在编教材的过程中我就特别强调教材内容贴近大学生的生活和思维水平。比如大学生一进校,他关心的是什么呢?他一定关心大学的考试跟中学是不是一样,他一定关心自己这一生能干什么,也就是职业生涯规划。事实证明,学生对这些东西非常感兴趣,他们很有热情来表达他们的想法。一开始,他们的表达会有很多错误,但这没有关系,意义优先,意义带动形式。重要的是学生先说出来、写出来,说多了写多了,他自己就会感觉到:我这个地方老是被老师标注出来,反复出现这样的错误真不应该。关键的是,这种对语言形式准确性的认识和诉求在表达了自己的思想,提高了学习兴趣和信心之后产生的。

另外,在教学中老师的示范性非常重要。如果老师完全按照课本里的东西来示范,那么这是对学生极不负责的做法。课本里的东西学生可以自己学,老师要做的是抽取出要读的文章中的词汇和词组。学生英语学习的进步首先体现在积极词汇量的增长上,因此,对于文章中的新词汇和新词组,老师在备课的时候要注意融会贯通,在课堂言谈中把这些词汇、词组的意思融入篇章意义中传达给学生。这样学生一听,就会意识到老师是在用课本里的新的语言现象。教师在课堂上的这种输入,加上学生自己的阅读,两者合力一起,在学生的大脑里反复循环印证。在此基础上,到了一定时候教师要求学生说出来、写出来。这样无意中就锻炼了学生的语言输出能力和交际能力。

我们现在有的中学教学或者有些大学英语教学,受到应试的压力,老师拿一篇文章给学生读,读了以后让学生做判断题或选择题。这样做的后果是学生做完之后会说这个篇章虽然比较难,但是5个题我答对了3个。他所记住的是自己答对了几个,对于这篇文章里头讲了什么东西他已经忘了。学生之间也会相互比较,而不会注意这篇文章对他的知识积累有多大作用,和他的生活体验有多少重合,学生完全不会想这个,换言之,语言形式在大脑中获得优先地位,意义只是次要的。

现在的大学英语教材也存在问题。非英语专业的学生有人文素质提高的共同需要,但你如果选材偏向某一专业,比如一片文章讲的是科技的新发现或粒子碰撞什么的。这个你拿给物理系学生他会感兴趣,但是其他系的学生就不会有太多的兴趣,因为他在这方面的知识储备不够。当然,太贴近学生的现实关心也会出现另外一个方面的问题。比如说某某教材一开篇就使让学生阅读求职简历,因为编者认为学生最关心的是以后如何成功地找到好的工作,于是刚开学就教学生如何写简历,这样就太低级了。学生可能的确是关心这个问题的,但是这项内容太工具,太实用了。如何写求职简历只要有一个范本。只要人文素养提高了,就自然会写的。也就是依葫芦画瓢,再添加上自己的东西,突出自己的特点,这样就可以做的非常漂亮了,没必要一点一点地教学生怎么做。

以上这两个例子是两个极端,一个是跟学生的体验没关系;另一个是太实用太工具,跟我们现在的人文素养、素质教育背道而驰。我在教学当中的理念是意义优先,而这个意义一定与学生的生命体验、跟学生所关切的大学生活和事业走向充分契合,最大限度地契合。

由于高考的压力,大学生很大程度上都是从应试教育过来的,所以考试改革引导学习思路的转变也非常重要。现在的英语考试基本都承袭托福考试的形式,包括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当然也再不断地寻求新的改革。国外的考试也在改革。新托福的考试理念就很接近我刚才讲的思想,它不拘泥于考生的语言准确性,完全取消的语法结构的试题。词汇题也融入阅读,通过上下文的意义去考察。如果你的一篇文章里有几个语法错误,但并不影响意义的表达和理解,还会给你满分。另外,它把听说读写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回路。比如机考一开始30秒钟读一篇东西,读完之后隐去再让你听一小篇东西,听完了以后就让你马上说或者写。也就是说,在这种考试中,你的输入和输出是联系在一起的。以前不是这样,以前是给你一个话题让你说,或者听力一上来就是个对话或篇章,听完之后然后让你做选择。

目前国外的考试也日益趋向能力测试,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觉得我们的试题结构、测试的指导思想、对于信度效度的分析等,如果能走向一种不要知识化、不要准确性、注重考查语言输出交际能力的方向,那么我们就有希望在大学里头纠正应试教育下形成的一些不好的习惯和认识。可喜的是,国内大学英语四六级的机考也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三.英语作业的批改

记者:如果意义优先的话,批改学生的作业会不会比较费劲,错误比较多呢?

黄老师:是的,这就要看老师怎么操作了。我在改学生的作业的时候一般会在旁边加注,说:这个句子听起来有点别扭。然后让学生自己去打理。我用这样的方式启发学生,但是我不帮学生改。如果一个老师,很负责任的老师,花了大量的精力用自己的标准把学生的作业改的很细,学生的英文习作全都划红了。这样教师的工作量太大,表面上非常负责任,但实际上反而可能对学生来说是一种心理和兴趣的打击。这样可以让学生在很短的篇章里做得非常准确,但是这不利于学生拓展自己的语言交流能力。我不赞成这种做法。我的观点是多说多写多自我修改。说得多了,写得多了,修改次数多了,学生自己就越有感觉了。在此过程中,我会指出学生行文表达中的重大的逻辑失误或表达不当之处,但是学习的过程需要学生自己来把握。学生要自己琢磨,不能依赖老师,不能认为只要交给老师就好了,老师会给我改。尤其是我们现在面临着为数众多的学生群体,动辄上百人,一点一点抠语法和习惯用语的做法也是不现实的。

记者:很多人在写英语文章的时候会有这样一种倾向,即不敢用太多生疏的、自己不熟的语法或单词。很多人可能会想,虽然我这篇文章不怎么出色,但至少在语句、语法和单词方面没有什么错误。这样虽然得不到太高的分数,但至少可以得到一个比较保险的结果。您怎么看待或处理这种做法呢?

黄老师:是,很多人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个明显是深受以前的教学理念的影响,就是求稳,反映了学生在英语交流方面没有进取心。但是教师通过教学可以改善学生的这种倾向。具体来说,就是我刚才讲到的老师的示范作用,一个输入输出的循环。我在教学过程中要求学生写或者说的时候要应用他们在课堂上学到的内容。比如说,一篇文章里有很多精辟的用词和表达,这些词和熟语我在课堂上用给学生听,并且把它们用语不同的场景,让后要求学生在讨论中结合又意义的内容尽量能使用这些语言形式。这样,学生反复听过,也开口讨论过这些语言内容,这时我再给另外一个相近的话题,让学生写出来,他们在用这些词和习语时就不会离得太远,即使用一些新词或者新语法也不会出现让人感觉非常别扭的错误。每次都有新的内容,久而久之,积累就不少。这就是教师的引导作用。但如果老师突然给学生一个题目,说:你就按我这个话题写200字交来当作业,那学生写出来的东西一定五花八门,到时候向纠正都难。教学通过良性的输入输出的循环和各种听说读写方式形成了一种示范,在此基础上再让学生大量地输出,这样学生就有信心了。

北大现在把进校学生分为一到三级和ABC班。ABC班的学生一般是体育等特长生那一类的,他们的英语水平很低,从入学考试来看听力基本上没有及格的。但是通过我们的教材和教学方式,最后出来的作文基本可以达到三级的水平,这是可以观察到的一种进步。经过几年的学习,学生可以不要求精确性,不要求结构语言的准确性,大胆地把语言说出来,就他关心的话题展开讲述,在讲述之后自动地修正。

 

四.教学过程与教师素质

记者:您能更详细地谈一下您的教学过程吗?

黄老师:首先是备课,我们一般是集体备课。我们要求各位老师从课文里挑出常用的关键词,这个关键词是跟篇章、跟生活密切相关的。比如我们第一篇文章是讲大学里的考试,我们设计了一些题目,这些题目不要求唯一的答案,而要求学生创造性地回答考试中的问题。其中有些常用词汇我们进行同义表达,比如不说 “teacher”,而是说“instructor”,或者用“professor”。也就是说,在大学里学生的英语应该摆脱高中英语词汇一对一的限制,说到学校,不能老是“school”,你应该用“college”,“university”“academy”或者用“educational institution”来取代。所以,在讲教育问题的篇章里,像“instructor”“educational institution”“academic”等是常用的积极词汇,学生必须能够频繁调用。你能通过这个词把你的英文提升一个档次。再比如说,test是指测试,还可以用exam或者quiz,上升到evaluation,上升到assessment。这样的词汇我挑出来一些,教学生不要用exam,而说final assessment,或者final test,这样学生就有不断的语言替换。诸如此类的十个词,我挑出来若干个,教师在备课时首先用这十个词编出一套在课堂上能用的话,把这些词都用上,同时联系相关的词组说一遍。这个过程不一定写出来,但要在头脑中编出来。

课上老师讲的时候,学生有些可能听不懂,那我们就用其他的词替换,然后再让学生复述教师刚才说的话。老师说了十句,学生复述时也许只说了三四句,就可看作很好的收获,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这些做完了之后,再回到听力当中,把这些语汇放入听力里,此后是基于这些语言材料的口语练习。这样学生在听说两个方面也得到了一种反复循坏的练习,这大致就是课上的循环。这样的循环大概也就占用三四十分钟时间,剩下的时间就是学生的集体讨论。此时,学生即使还没有阅读课文就已经可以交流了,能说多少是多少,就是以这样一种方式逼着学生形成自己的语言输出。

此后就可以进入温习环节。学生看过文章之后我们准备若干讨论题,讨论题没有标准答案。现在有的老师把课文讲完了,就给学生几个选择题让学生验证理解,或者给出几个相关问题让学生自己去讨论。这种没有教师参与的定题讨论其实是教师的教学霸权主义的表现。让学生自己讨论,老师没法参与指导,学生们被分为了几个小组,老师最多只能在每个小组呆几分钟。讨论不能仅仅把题目给学生,而是要为学生准备语言材料,要给出可能的讨论的内容提示,需要学生自己去完善。学生看到讨论题及相关语言材料和内容提示之后,经过选择整理,就会找出符合自己兴趣和理解的方面,应用所提供的语言材料,在回答的时候就可能会根据自己的情况组织自己的语言,进行有意义的表达;而其他的学生可能对另外的提示和内容感兴趣,这就形成了一种信息差,而这个信息差就形成了对话的基础。

当然,刚开始我们不指望学生能表述得很清楚丰富,刚开始可能像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往外挤,但是一个学期下来学生可能就有了很大提高。总有一些比较沉默的学生,对于这种学生老师要有观察,你要看到哪些学生面有难色。然后,你不要直接去关心他,去问他怎么样。你可以去他所在的小组里聊一聊,然后冷不丁地问那位同学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然后再问其他学生,最后再回过头来询问这个沉默的学生,表扬他几句,说他讲的也很好,有可取之处。这样,就能增强那个学生的信心了。语言对于学生来说没有什么知识可言,老师除了组织引导学习活动而外,要做的就是个人关怀。这也是一种心理关注,国外叫做pastoral care,这是解决外语学习初始的心理障碍。就像李阳的疯狂英语,特色之处的就是让你大声开口说话,此后仍是有规律的语言教学,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地方。

记者:对,我也有这个体会。我上博士英语的时候老师就说你们讨论吧,然后就不管了。哪个组讨论的比较热闹,老师反而愿意在哪个组多呆一会儿。

黄老师:对,是有这个问题。

记者:刚才您讲到了很好的教学方法,比如不强调发音和语法,给讨论题设置提示等。关于教学方法和技巧,如何教好英语课程,您觉得还有其它比较重要的东西吗?

黄老师:除了这些方面,教师要有一种热情。人的激情可能随着你的年龄和境遇会发生改变,但是作为教育事业来讲,你要有激情去感染学生,这样学生即使对学习内容不感兴趣你也可以让他感兴趣。

这里头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必须淡化师生之间的知识权力关系,平等地对待学生。比如当学生提出异议了你怎么办,这就是一个equal footing的问题了。你不要说教师和学生是朋友,那是空话,因为你跟学生各方面的交流都不是太深切。要做到平等,首要老师要放下架子,不能说你是教授他是一年级的学生,教授来教一年级的学生么没什么特殊,他们都同处于一个学习活动之中,只不过学习角色有所不同罢了。语言课更是如此,老师不要有学术方面居高临下的态度,对于教学这个问题,师生双方都要负责。如果学生提出说老师你这个方法对我好像不太有用,你不要有什么偏见。学生这么说是对自己负责的表现,也是对你负责的表现。现在提倡个性化学习和教学,没有那种学习方法是万能的。

教师在教学中一定要有激情。我最近看过一篇文章,说的是学生对地质学丝毫不感兴趣,但是某一个老师在讲到某种地质结构时表现出的那种热爱,那种忘情的表述,给岩石标本赋予了五彩缤纷的生命意义。从此让学生爱上了地质学。对此我本人是有切身体会的:我以前曾从事过多年的大地测量和航空摄影测量外业工作,长期荒山野岭野外作业,或在驻地农舍里使用老式的手摇计算机和对数表与枯燥的数据打交道。刚开始一点兴趣也没有,后来从上海调来一位工程师,讲到高斯投影,坐标换带,线形锁平差,描绘珠峰的前方交会,透视高原的大气折光,综观立体镜下的山峦起伏,充满了生命的激情和诗意的想象,在他那活泼的语言中,抽象的控制点坐标高程数据好像成了布满大地上的奇妙阵图,整个蓝色星球充满生机,被运于股掌之间。我对此印象十分深刻,从此以彩绘地球为己任,似乎我的工作是绝妙的大地行为艺术,因而在工作中获得了极大的乐趣,后来能创造出工作成果的奇迹。说到学英语也是如此,教师授课要富有激情,在课堂中营造一个富有情趣,积极思考的心理场,使学生忘乎所以地投入其中。课堂讲授语调要有起伏,甚至有些地方说话要夸张,要提高语调、加重语气,调动他的注意力,使学生感到惊讶,使学生忘乎所以。

记者:那您觉得教师的激情和热情从何而来?

黄老师:一个就是教师的使命感。这不是大话,而是体现在对教学工作细微处的价值感。教师在教学工作中感觉到自己生命价值的存在,感到自己的虽然学识有限,技能有限,文化影响范围有限,但是自己可以用这些有限的学识、技能和文化影响去感染学生,使他们的人生有所改变。这就是一种使命感。

现在有的年轻教师缺乏这种使命感也与教师的待遇和社会的风气有关。有些年轻教师很优秀,但他们的待遇很低。他们会跟他们的同学比较,他会觉得自己拿这么低的薪水还在坚守着这块阵地完全是良心上对学生负责,这种心态是很勉强的。如果有好的机会这些老师肯定跳槽了,就是这样。还有,在我们这样的研究性大学里头,教师教书要教得好,同时又要发表文章,否则就不给评职称。这就导致有些老师发表文章完全是为了职称,他发表的东西不能跟教学结合起来,在学校范围内对学生没有什么影响,形成我所谓的学术和教学的“精神分裂”。不过对于这点,大学校长可能也很无奈,国际国内的排名压力,很多指标也是层层压下来的。

作为大学老师,还要不断地拓展和开阔视界。英语教师也是一样,表面上你只是在课堂上教学生语言,但实际上你得把英语在这个时代当中的变化纳入到视野当中。这是从宏观的角度来讲的,学科也罢,教学领域也罢,视野一定要开阔。这个开阔的视野不见得会落实到你的科研上,更重要的是要应用这个视野宏观把握教学实践。现在我们讲全球化英语,教师要有这一种理念,并把它体现在教学中。比如说,教师要能够忽略学生所说的那些能听得懂,但不太清楚的语音。

另一方面我觉得,作为优秀的大学英语老师还是需要搞科研的。科研这个东西不能忽视,虽然它会分散教师的很大一部分精力。我觉得英语老师必须搞科研,科研的方向要成规模。我说的成规模是指教师要集体来做研究,不能逞匹夫之勇,否则不利于科研工作的发展。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设有大学英语教研室,它是一个很大的群体,多的时候人数达到60人。虽然机构设置的限制很不利于教学科研的开展,但起码有这样一个机构存在,老师们就可以聚在一起集体性地研究东西,而且可以是针对教学有利的东西。

记者:集体做研究与您刚才提到的“集体备课”不是一回事,对吗?

黄老师:不是一回事。集体备课是北大英语教学一直传承下来的传统。我们把老师分成小组,设备课组长,大家一起来备课,这是教学方面的。我刚才说的是科研方面的,科研方面的协作需要依靠教育技术,前面我谈到了这个话题,就是“We need to use Computer Assisted Language Learning skill moderately and appropriately”,在这个前提基础上,利用教育技术和其它的一些研究课题相互沟通,就能得到一个集体性的成果,这样的科研成果反过来会有助于我们的教学。总之,英语教学方面的科研应该成规模,教学合科研成互相鼎立烘托之势,这样子才能在学术和教学两个方面显出科研的价值。

此外,优秀的大学教师应该文理皆通,搞文科的对于自然科学理论也要有一定的感悟。如果文科教师对理科的东西有所了解的话,那他就会有一定的理科思维。当他看到物理学方面的东西时,就会比较警觉,会考虑怎么又冒出个新东西来,就会自然地和文科方面的知识结合起来。而且,如果你把这些有关文科和理科知识的思考讲给学生听,学生就觉得很新鲜,对他也是一个启示。当然,你不一定讲得很清楚,但是你至少可以把你的思想讲出来,至少给学生提供了一个思考的角度,可能会引发学生的兴趣,做到这一点也就足够了。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08年10月22日,上午10:00-12:50

录音整理:冯倩倩

文字编辑:冯倩倩,郭九苓,黄必康

定稿时间:2009年1月2日,经黄必康老师审阅同意。

 

附:黄必康老师简介

黄必康,英语文学博士、北大外院英语教授。富布赖特研究学者,国家精品课主持人。校教材建设委员会委员;曾任系副主任。教育部高等院校外语指导委员会委员。现主要从事英语语言文学、大学英语教学与研究。自述:往事如梦,学英语教英语不自觉中竟近30年,从进大学到取得文学博士学位,就学从教于多所大学,从未离开外语系。1985年被著名教授水天同先生收为学徒,在兰州大学外语系念莎剧,三年之后得硕士学位。不想一发不可收拾,在莎翁斑斓的戏剧世界里体味到英语之用,英语之美,于是决意以教英文为人生之乐,开始研究英语教学的方法。遂赴国外修教育学和英语教学理论,刻意研究英语学习心理和英语教学法。后终觉良好英语技能和文化修养的形成离不开西方文化素养的深化和研究,所以进入北大,在西方语言文化大师李赋宁先生门下做了关门弟子,在先生的悉心指导和北大兼容并包的人文精神关怀中念完博士。喜教学相长,尚述而不作。教学之余也写点文章,出几本书,不为“经国大业”,不为“醒世立言”,但求促进教学。其中对教学最有利者,还是那几套英语教材和《莎士比亚名篇赏析》,学生奉卷诵读,受益者众,每每思之,不胜欣慰。愿借此机会寄语莘莘学子:外语中文,人文之备,不可偏废。念兹在兹,积日进之功,成人生事业,功益国家,报效社会。

1条评论

  1. leohunt 说道:

    部级高校的教授,果然厉害。已然完全贯通中西,交流天下。佩服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