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新书院模式下传统蒙学教育的践行之路——北大学子与北京继光书院座谈记要(记者:胡士颍)

guo  2013.10.13   经验与探索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569

活动背景:“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在现代文学家郁达夫的笔下,北京的秋天来的清,来的静,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是让人遥想不已。值此天高日晶,秋实可悦之际,2013年9月14日,北京大学《儒藏》编纂与研究中心老师、学生赴北京市怀柔区继光书院参观、访问。访问期间我们与继光书院戚占能院长就当下的儒家经典文化教学、童蒙教育、当下书院教育模式的生存状态以及发展道路、管理模式与困境以及域外经验等问题做了深入地交流。

 

一、新书院模式下的蒙学教育

戚院长:首先欢迎北京大学的老师、同学们来我们书院参观、指导。继光书院创办于2009年4月,坐落于北京怀柔栗花沟生态景区内,风景秀美。我们是民办非企业单位,在怀柔区民政局注册,有传统文化、学术交流、培训、会议会展等资质。

学生:感谢戚院长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很好的实际参观、学习的机会。我们知道,传统书院在宋、元、明、清等朝代,在传播儒家思想与人才培养方面,一直有着重要的意义与价值,然而时迁事异,当代书院在大陆地区的兴起与角色扮演一直是社会教育、传统教育讨论的社会现象,理当引起我们从事儒家典籍与思想研究学人的关注。我们本次文化考察活动,主要是结合我们的专业学习,进一步了解当代书院的运行模式及其问题,探讨儒家经典的学习方法、体验等等。首先,我们想知道您是怎么开始关注书院教育的?

戚院长:我们这个年龄段基本上从小接受的是红色教育,我印象最深的第一堂课是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大学期间,我们学的都是西方的东西。所以在这之前,我基本上没有接触过传统文化教育。后来我在北大报了一个新闻传播专业的研究生课程班,这才有了更多的学习机会。北大最好的地方,也是我特别喜爱的,就是北大的讲座很多很好,尤其是名教授的讲座,我当时听了很多传统文化方面的讲座。通过学习,我慢慢认识到传统文化不是封建糟粕,它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文化精华,而且我感到在对小孩文化教育上的紧迫性,于是我从2009年起开始转行做传统文化教育。

为什么说会有一种紧迫感呢,这是由于我们目前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所产生的种种问题导致的。据我们观察,由于传统家庭教育的缺失,我们这一代和更年轻的一些人,他们受的是苏联模式下的学科教育和红色教育,而80后又赶上了改革开放之后的各种文化潮流、社会变革,因此我们实际上在教育上都面临着很多问题,比如传统意义上母亲的角色随着社会的发展、工业社会的挟制,她们中的很多在性格、事业与家庭上不能很好承担起母亲的角色,甚至出现了比如近期的因为吸毒而饿死小孩子的事件。另一方面,现在离婚率很高,离婚这件事情不能孤立的看,它的前后整个过程都对孩子产生消极的影响,所以很多家庭缺少爱,这样家庭的孩子会面临很多问题,比如我们这儿一些孩子就是这个状况。据调查,问题少年当中75%以上是来自单亲家庭,或来自家庭不和,这对他们的性格、幼小心灵对人性与外在世界的感受、知觉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例如性格孤僻、偏激等等。第三,就是过分溺爱型的,可以分为两种,一个是父母很忙,交给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大多数的隔代抚养都会产生溺爱,这种溺爱的孩子出来也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还有保姆带的孩子,这样孩子的家庭条件很好,但保姆毕竟不能取代父母亲的角色,他们往往尽量满足孩子这样那样的要求,从而使得孩子的性格过于放纵。此外,现在的学校教育基本上是围绕应试,以北京为例,现在比较集中的教育资源在中关村,中关村这一带的房价都比别的地方高很多,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家长想让自己的孩子就近上学,上一个好小学,好初中,考个好大学,选个好专业,最后找份好工作。这种只注重知识性的教育或注重科学的教育,缺少古人以育人为本的教育。

学生:古代的教育大多是私塾、家学、官学、书院,对儿童的教育也大多是在私塾和家庭教师的教授下完成的,这样的教育方式在我们观念中是刻板、有体罚和缺乏灵活性的,比如鲁迅先生就写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当下对古代传统教育模式已经有了更多的认识、研究和反思,那么传统蒙学与当下儿童教育结合的优点和实践效果是怎样的?

戚院长:从形式上看,古代私塾教育由识字、诵读开始,比如“三、百、千、千”(《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名贤集》、《神童诗》、《五言杂字》、《七言杂字》等等。这些课本内容往往句子短小、对仗工整、平仄有序、音韵婉转,对儿童来说,容易阅读,琅琅上口,能很快熟读熟记,是我国两千多年以来汉字启蒙教育最有效、最成功的教育实践,符合汉语语言训练与儿童接受能力强而理解能力弱的实际状况。从内容、教育的本质上来说,古代的蒙学教育是以育人为先,以育人为本的,就是说教育的根本是先要教他怎么去做人的,特别在小学阶段,因为教学内容都是具有中国文化价值体系为中心的经典及其儒家精英伦理或世俗伦理以及一整套进退有序的礼仪规范。

从我们多年来开展的效果来看,十岁之前的儿童教育尤为关键,一个孩子如果过了十二、十三岁以后,再去改变一些他已经形成的性格、习惯,那是非常难的。我们书院刚开始的时候接受了一些比较大的孩子,就是十二、十三岁以后的孩子,都是在家里面特别淘、不爱上学的,我们管理、教育起来非常费劲,因为他们父母、家庭教育都已经不能起到良好作用从而把孩子引入了歧途。所以我们现在主要的教育对象是十二岁以前的小孩,教学知识的同时教他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怎么学习,这也是所谓的培根固原。所以在我们这儿的孩子的文化课学不多,主要就是敬勉,另外一个就是养正,培养他们学习、生活、为人处世的好习惯。比方说我们会故意安排他们力所能及的端茶倒水、洗碗、劳作等等,刚才那个倒水的就是我们这里的两个孩子,平时这些事情都是要他们去做,包括打扫卫生、叠衣服、叠被子等等,目的就是通过一定活动训练他们做人、做事、学习的良好习惯。

 

二、对当前教育的有益补充

学生:我们注意到,古代的书院教学经验、问学方法、管理方式都有一些值得我们进行研究和学习的,近些年来也不断有学人从历史沿革、社会影响、文化建设、思想传播等等方面研究古代书院,而且很多现在的大学也有意发展书院实的办学模式,可见书院制度在培养人才方面的功能是不容忽视的。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当下书院的兴起有着怎样的社会背景与价值意义?

戚院长:有句话叫: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很多有识之士指出我们当前教育的各种问题,如果按现在这种教育体制培养下去,那的确是很堪忧的。当然我们也一直试图再改革,我相信会越来越好,但是我们的教育应当是多方位、多方法和多途径的。旧书院的教学是千百年来人们实践发展和经验总结出来的,必然有很多值得吸纳的地方。比如,我们现在也很重视高考的状元,媒体炒作的也很卖力,但实际上有人调查统计过,多年以来他们中间有突出成绩的并不多。这就是很值得反思的一个问题,我们到底应该培养什么的人,培养什么样的人才?为什么很多高分的高考生在大学里尽然染上了不好的习惯、开始没落以至于堕落?因为我们现在的教育体制不注重人本身,而注重的只是掌握这种专业知识,掌握这种技能。相反古时候把这种德、信的培养,性格的塑造,包括情感的养成,等等人文方面的教育作为教育的根本来抓,所以这些知识教育,科技教育、技能教育是作为教育的末来抓,也就是一个本末的问题。大家都读过《大学》,有这个本末的问题,那我们现在的教育抓的都是末,不是本,很多教育体系围绕的都是知识的教育,都是学这个知识,学那个知识,学这个技能,学那个技能。很少有契机教这些孩子从小怎么做人,怎么去做事儿,那你没有这个教育的话,你单是会学习也不一定能把事业做大,也不能保证自己幸福的人生。

学生:你们这里还有一种专门为母亲们开设的课程培训,这个是很特别的,应该是我们当前书院教育的一个新事物,不同于传统书院。那么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戚院长:印光大师认为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家操得一大半,他说“以人之幼时,专赖母教。父不能常在家内,母则常不离子。母若贤慧,则所行所言,皆足为法。见闻已熟,心中已有成规。再加以常常训诲,则习已成性。如熔金铸器,模型若好,器决不会不好,以故教女比教子尤为紧要也。”就是他认为平天下实际是女人起的作用比我们男人大的多,一半都多是在女人身上,他认为女人的天职就是把后代教育好,把家庭和谐好,这就是他的第一天职,第二职业才是在外面参与社会的工作。所以这个时代对女性的要求是很高的,在外面要跟男人一样拼天下,在家后代的养育又是无人能替代的,所以如果我们女性这个事情处理不好,我们后代可能出现问题。那如果我们每一个后代都出现问题,这个社会就一定出问题,这个国家就一定出问题。现在离婚率急剧上升,据说北京很快要突破50%了,按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将来很多支离破碎的家庭出来的孩子,是很难保证他健康成长的。

 

三、书院的难题、问题与域外经验

学生:我想提一些问题和想法。第一个问题是如果从书院角度从长远发展,需要经济上的支持,这方面您怎么能够保证?第二个问题,就是我刚才也听到您讲书院里面教学状态,有针对身体方面,就是精神缺陷和肢体缺陷的学生,也是我们现有的制度中一个比较缺失的地方,比如自闭症,现在做教育的都很关注,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好办法。如果采用我们与儒家教育理念结合的方法,利用儒家思想的教育方法能不能对像自闭症的孩子有比较好的应对?或把他放在一个团体里进行矫正,如果能够探索出这样一条道路,不但从经济、社会、公益的角度来讲都是非常好的一个未来。第三点就是我想强调现在书院现在的教育体系是怎么跟一般的公共教育对接,比如说您这里出来的孩子想要继续深造,进入到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他怎么样可以做的更好?
   戚院长:书院的经济问题,是现在很多书院面临的问题,大家起步应该都比较艰难,原因在于首先是社会认同并不多,基本上靠自己的个人投入来做,像这个书院基本上是我自己在投入学校做这个事儿,没有人来投入。我们也希望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才能正常地发展下去,因为单靠我个人的力量往前走是比较艰难的。如果说有企业或其他人士一起来设立一个基金,这个基金如果资金足够的话,我们就有了更好的保障。这个思路如果行不通的话,我们下一步打算找人一块来做,比如说把办学校和搞经营分开,得有一个经营的实体,合作要围绕教学之外周边的一些教育,开展一些实体来做,用资金来补偿给学校,那样的话就要有适当的收费,这基本上就是书院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另一个就是怎么接轨的问题,接轨到现在基本上已经解决了。这个可以举个例子,就是甘肃的伏羲班。伏羲班是2006年秋由著名书法家、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教授吴鸿清在甘谷创办的一个普通教育教学实验班,他们除数学外,基本不用现行教材,而是传统经典,比如《弟子规》、《三字经》、《千字文》、古典诗词曲赋和自编教材,每天还有一节书法课和武术课,突出音乐在美育中的作用,基本不参加当地各类考试,基本没有课外作业,在轻松的教学和快乐的教育中使学生的整体素质得到全面提高。六年下来的结果非常让他欣慰。学生无论是考试,还是其他方面都非常的棒,这一点在各大媒体都曾有过报道。
还有个问题,就是把特殊教育融合的问题。这个说实话挺难的,但是有一点比较值得欣慰,就是现在自闭症的孩子在我们这儿的确有很多的变化。因为我了解自闭症在全世界都没有好方法,我们采取的办法就是让孩子跟正常的孩子在一块,他放在正常孩子中来教,此外,就是给这个孩子更多的关爱、特殊的照顾,让他跟其他小孩子一块成长。比如,我们一个孩子刚开始来的时候,他情绪一起来的时候会大喊大叫,而且会在地上滚、打自己的耳光。那叫声有时候挺恐怖的感觉,经常会把其他孩子吓到。但是这些症状今年基本上就全部消失了,一年时间了,他基本没有再大喊大叫,也不在地上打滚了,而且他记得很快,学的很快,比别的孩子学得好。
    学生:我看过一个自闭症的说法,自闭症有一个很大问题就是对人是社会性,实际他会有很多本能和冲动是要跟人沟通的,但是自闭症孩子往往是在身体机能缺少那一块,整个从精神上到身体上想跟人沟通但是做不到,这个时候是非常痛苦的,我们没有办法体会。
  戚院长:刚才说的自闭症孩子以前是不看人的,眼睛是不会跟你对视的,现在就可以跟你对视了,而且脸上还有笑容,还会做一些简单的沟通,比如向老师问好,简单的一些沟通他都可以做到了。
    学生:在这段时间内,他是一对一的训练吗?
    戚院长:是的。开始来的时候,我们就要求他家长一定要有一个老师跟他单处,另一个老师专管他,就是一个老师跟着他,随时帮助他、纠正他。这个是不太容易的。另外,我们也和家长做积极的沟通,转变家长的一些不正确的教育方式、方法。
学生:我的三个想法是这样。看到继光书院的愿景,我的想法,一个是我见过不少书院大家都有在精神的层面来界定教育的基本理念,换一个角度来讲是把亲情,把情感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作为对立的一面来处理,也就是说不能很好地认识儒家经典在亲情人伦思想上的深刻所在,这点我个人认为是有一点问题的,我们看孟子讲的,固然是哲学,但也只不过教你如何把这种情感铺张开来,如果单一地把“情”作为一种负面的东西对质的话,而不是去营造、抒发、鼓励这种情感的升华,那就走入了误区。孟子讲的都是人的正常情感,如果你能把他放到更好的处理机制里面来营造,可能对孩子会更有帮助。

第二点,以身心为本,以治天下为末,我觉得这个其实在童蒙阶段是有道理。我觉得,这个本末关系可能有时候未必会那么清楚,从我的角度来讲,我认为“乾道”是教育当中的主要的道,所以我不知道您在这里强调“坤道”,但我个人认识觉得“乾道”在教育中非常重要,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加固、坚强,以人类共同体的历史命运做一个责任对我们每个受教育者一中梳理和引导,特别是男生。就我个人教育经验我认为,男生用德性去约束规范的话,很难教好他,有时候你给他一个宏大的目标,让他觉得这个目标是值得奋斗的,你不用教,男生自己会有非常强大的冲动和决心想要去本着这个目标进行体验。所以我觉得,家庭教育同样是非常重要,但我非常强调父亲在家庭中的作用。我们现在教育学就是这样一个理念,如果一个父亲在家庭中扮演重要角色,那么这个孩子往往会教育非常成功的。传统教育跟我们当代教育一个很大区别是,传统教育是在农业社会里,今天教育基本上是在一个工业化大背景下,那么怎么样把传统教育,注重德性的教育跟现在这种工业制造业成为主流的经济现象,一般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这样的社会现象可以有一个对接,我觉得书院可以做非常有意义的探索,我也很期待看到像您这样书院有更深的成功,我也对像您这样愿意用公益的心态做书院的人表示非常的敬佩和感激。

院长:您说的很对,补充一点:“母教重要”是指3岁之前这个阶段,从怀孕到3岁之前,母亲是起决定性作用,3岁之后,父亲和其它角色的介入也是不可缺少的。
学生:我听了大家的发言后感觉挺好的,尤其台湾有相关的机构也在做这些事,比如说小学二年级、三年级的教育。因为台湾教育发展比较早,所以我当时提到跟这个有一些相近的几个地方,他有很大的成员都是学校里的老师来做。有一个机构叫国智,他们的教育再早期的时候,不是从孩子开始,而是从老师开始,对学校宣讲他们的教育理念。
   戚院长:他们是用什么样的形式呢?
学生:因为像台湾这边是从小学到普中,孩子全部住校,但这些孩子将来出去之后他的一些升学会让家长有担忧,所以就提出把孩子学习之外的东西放进来,比如让孩子读经。还有一点,就是知识的教育固然重要,但我们都应该教孩子怎么样去做人处事,建立一个以育人为先的教育体制,比如在新学期面谈之后,确定家长非常认同他们的理念,孩子本身也可以接受他的教育方式,然后再进行针对性的教学。但这个学校就是做比较体制外的,所以有些学科跟一般的学校是没有办法去衔接的,根据我所了解的是,你让他的那些孩子经过一段时间接受体制内的学科,他的考试也都是基本不成问题,他们的表现比长时间接受体制内的孩子强很多。所以,那个学校后来办的非常口碑,他的教育理念是非常值得肯定。
   戚院长:我们也有类似的问题。按照我们的计划,目前规划到小学阶段就结束了,就面临着读初中、升学的问题。下一步,我们计划请一些大学教授做导师,组一个导师团队。导师团队作用就是帮我们制定一些孩子的教学计划,然后由助教来负责实施,按照教授的思路我们来进行实施,把他们记诵的东西变成自己真正的体内中的东西,涵养德性,开启智慧。这个是我们要做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让他们把文化课补上,通过特长生或者是直接参加高考。
   学生:我有个担心。如果教育要求过高,在这种情况下去试探或尝试一种东西的话会遇到问题,比如我确实是想培养孩子的潜能,培养他很高的能力,但实际教育过程和理想的教育目的的实现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戚院长:你说的是对的。我刚开始办书院的时候也想到这些问题,在做的过程中的确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因为孩子的成长是不可逆转的,你要做好还好,要做不好就出问题了。近几年通过不断探索与学习,我感觉到,我们书院教育的模式是建立在传统蒙学的几千年的经验,以及当代的社会教育实践的基础上的,应该还是有信心做得更好。教育是长期的、无止境的投入,每一步都要走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