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迷惘彷徨后,脚步应该更加坚定——写在读博之始(李洋)

guo  2014.01.06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334

六年的时间,对于人生的漫长岁月来讲,不算短,也不算长,但是六年的历史学习生涯,对于一个即将开始攻读博士学位的人来说是很值得回忆的,其间有太多的成功与喜悦,有太多的失败与泪水,也有太多的故事可以回顾和书写。

时光竟如白驹过隙一般,仿佛就在弹指一挥间。六年中历史学不仅用它固有的魅力改变着世界,而且也改变着我,是它让我变得更加理性,是它让我变得善于思辨,是它让我变得更加知无不言而言无不尽,是它让我改变得太多太多……依稀记得几年前的元旦,我在人人网上意气风发地发表了自己的新年宣言,近日偶然读之,不禁大笑起来,那时的我是何等朝气蓬勃、意气风发,曾尝试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特别是对中国近现代史的学习充满了希望和憧憬,也大有气吞山河之势。这里固然包含着对历史学的个人热爱和家庭背景的因素,但是它也从另一面说明自己在治学上的不稳重。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也许不稳重代表的是一种朝气,或者说是一种年轻人身上的锐气。用L师的话说,年轻人总是要充满锐气的,今日看来这也未必是件坏事。然而以后见之明观之,当时完全是出于一种对历史学的朦胧之爱,这种爱似乎与生俱来,但是里面包含着太多的无知和非理性。换而言之,这大概是头脑发热后的冲动,在大师们看来全然是段数不高的表现。然而时间的流转却逐渐消磨着年轻人的这种锐气,亦或证明了自己的不高明。中国近现代史研究远没有我想象的那样简单,所以更加印证了那句话,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在钻研与努力中,我已充分认识到了历史学的魅力:它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艺术。其魅力之丰富,尽在不言中。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或许是年轻鲁莽的缘故,昨日之我并未理解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的广阔天空。今日回头看来,这一天空是多么的丰富多彩,总能让人流连忘返,陶醉其中,它呈现给我们的多重面向当然可以作为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来呈现。虽然没有美国大片的引人眼球,但也丝毫不差,在这画面中有中英两国为鸦片贸易而起的争端,有太平天国北伐和西征的险象环生,有中日两国在东亚舞台上的竞逐,更有国共两党的政治纠葛。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美、苏、日、英等大国的国际竞争,看到了南北军阀对抗的地方意识,看到了思想文化领域的觉醒,更有知识分子的呐喊与抗争。这一领域事件的众多,史料的庞杂,恐怕空前,亦或绝后;理论的建构,多如牛毛;名师的辈出,灿若群星;史家的著作,皆可等身。说句实话,那时的我真有过退缩的想法,于是便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迷惘和彷徨之中。

昨日之我的停顿,是在为人生交学费。恰在此时,一个人如灯塔般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那便是我的启蒙者——C师。C师将他的所学全部传授于我,是他带我走入了学术的圣殿。由于同样的爱好和追求,我俩相见恨晚,每次交谈都意犹未尽。虽然我们关注的领域并不合(C师多关注晚清的政治与社会),然而正是在他的指导下我开始知道并了解Y师、L师、W师等诸师(当然那时都只是称“先生”)。从C师那里,我第一次知道“海派”和“京派”的分野,知道了Y师的中共党史研究,知道了L师“史无定向”的主张,我开始对他们怀着无限的崇敬,开始阅读他们的著作。有量的积累一定会有质的提高,C师的指导果然令我茅塞顿开,情况由此起着变化。

从此甚至连写读书报告都是关于诸位大师的,最后我读完了图书馆中所有Y师、L师所著之书。Y师思维逻辑之严密,L师研究问题之深入,W师运用史料之丰富,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此时的我渐渐明白了学术研究的真正意味,或许那仅仅是一种初步的领悟,直到今天仍然领悟着这些真谛。一个人的治史取向和思想言说与其个人经历不无关系,而我个人的例子恰恰就暗合于这一道理。今日看来,这里值得思考之处良多,正如L师所言,书不能仅仅用来读,而且还要用来思考,正所谓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C师的指导下,我完成了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学术论文,也奠定了将来做学问的基础。如饥似渴的读书成了我今日最大的爱好,或许也算是那时养成的恶习。更令人兴奋的是我通过种种渠道和机会得以与LYW等诸师谋面,并会抽空旁听其课程。他们的大师风范令我神往,每次听完他们的课程,总会联想起平日里阅读的一段史料,那是描写民国时期学生旁听陈寅恪先生讲课,他们形容如看著名戏子杨小楼唱戏一般,而我也心同此心,理同此理。大师之风范,跃然纸上。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大四的推免,使我很幸运地进入pku,开始了我两年的研究生生活。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是中国史学研究的重镇,培育了一代又一代具有历史目光和渊博知识的人才,大师辈出,灿若群星。在这里我想尽一切办法汲取历史研究的养料,和大师的交流使得我获益匪浅,方法上更有非凡的提高。

L师严谨的治学风格令人敬佩,据我看来,做学问先要学会做人,从L师身上我学会了做人,更学会了研究历史的态度,那就是一丝不苟、认真踏实,从不作假。W师的受欢迎程度堪称一流,有几次也曾和W师在地铁上交流,聊的可以说是海阔天空,从台湾历史学的发展到新史学的诸问题,当然还有M师兄的参加。W师以其和蔼可亲的性格深深地打动了我,也赢得了历史系众多人的青睐。

Y师是我的最爱,或许能够用崇拜来形容(其实就和女生们常说的“花痴”一词是同样道理)。还记得初次听Y师的课,感到无比激动。直到现在每次读到他的文章,还总是叫好连连。渐渐地熟悉后,便开始请教问题,Y师之耐心,让我感动,结果每次都相谈甚欢,让我感慨良多,这里或许有个人感情因素,但绝对没有夸张。Y师之教诲,常记心间:马恩列斯毛之原典,作为理论,最为重要,一定要多读,还要学会对比发现其前后之变化,分析其变化之原因。尊师之命,原典之研读使我的理论水平得以大大提升。Y师作文逻辑之精,行文之流畅,早已闻名于学界,其文本课程之分析,更令我在写作上功力渐增。

当然学术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期间必然经历着坎坷与荆棘。或许有时对于某些同学出国、工作或考上公务员有些许羡慕,亦曾萌生退意,有一次居然还与父母大吵,然而对比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面对各种诱惑,我坚持做到绝不为其所动。在经历过种种迷惘和彷徨后,我要学会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今日看来历史学是多么的适合我!有了这种信念,当然还有父母的鼎力支持,老师的积极鼓励,所有的这些更加坚定了我今后做学问的信念。知识就力量。子曰: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所以说此时正在攻读博士学位之始,步伐反而要更加坚定。

六年历史学的初级积淀,已经结束;博士生的征程,已经开始。新的挑战带给我新的希望,今天或许能够作为我未来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的新起点,我要努力奋斗,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