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架起中印文化交流的桥梁——访印地语学者金鼎汉先生(二)

guo  2014.01.06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2,017

二、印地语言展身手

记者:您上大学读的是东方语言文学专业,那时候您是如何填报志愿的?

金老师:因为我英语比较好, 1950年考到北大,填报和录取的都是英语系。到北京以后,有一次我跟叔叔金岳霖到梁思成先生(编者注:已故著名建筑学家和教育学家,系清末思想家、社会活动家梁启超之子)家里吃饭,梁先生跟我说:英语只是一个工具,不是一种专业。我觉得很有道理,就想,我已经基本掌握了英语这个工具,可以选一种其它外语做专业。当时比较时髦的语言是俄语,但我不想凑热闹,而日语是我讨厌的,所以最后学了印地语。梁思成先生的一番话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记者:那时候转系和转专业有困难吗?

金老师:不像现在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只要对方教授和负责人同意就可以。季羡林先生是东方语言文学系主任,他在老北大的孑民图书馆有一个教授研究室。我就去找他,说要转移阵地学习印地语,他说要看我的入学成绩才能决定。因为我每天都在图书馆看书,他第二天就高兴地跑来找我,说我的英语成绩和汉语成绩都挺好,愿意接受我过去。这样我就办了手续,改成了学印地语的学生。

记者:印地语您是怎么学的?是否有现在这样完整的教学体系?

金老师:那时候国家各方面人才都缺,中印又刚建交,国内没几个懂印地语的。我们的语言老师是印度人。他们也不大会汉语,有时候没办法就用英语提问、交流。季羡林先生教的是“中印文化关系史”、 “印度通史”等文化课程。

记者:您毕业后的工作情况是怎样的?

金老师:我是1955年毕业留校的。毕业以后,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1956年参加印度大使办的电影招待会,当时的印度驻华大使是印度总理尼赫鲁(编者注: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印度独立后首任总理、圣雄甘地的忠实信徒)的侄子,周总理和陈毅同志也出席了。总理见我会说印地语,问我是不是北大的,我说我是刚毕业的学生。他说,那你的责任很重,中印关系很重要,印地语是印度国语,你要好好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以后做出成绩。周总理的话对我鼓励很大,印象很深。这件事后,周总理还特别聘请大使夫人来北大当教授给我们的同学讲授《印度文学史》。

记者:当时您在北大主要是哪些工作?

金老师:主要是教课,其次是编写我们自己的教材以及翻译印地语的著作。因为印度老师基本不会汉语,所以需要有一些中国老师来辅助教学。我一边教学,一边向印度老师学习,想真正从文化层面掌握印地语,然后把印地语最经典的东西研究、翻译出来,促进中印文化交流。后来我翻译了《罗摩功行之湖》,因为这本书是印地语的经典作品,也是印度教、印度文化的重要代表。翻译的难度极高,因为中印文化、社会习俗等有非常大的差异,要想翻译得形神兼备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我的决心很大,觉得做就应该做最好的。在克服了各种困难之后,最终把这本书翻译出来了,并受到了中印双方人土的好评。

记者:我大概翻了一下您的译著,觉得这真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工作。不光是字面的意思,还要把“言外之意”也表达出来,而且要保留语言的简洁、优美,和诗的韵味,这需要对双方的文化都有很深的造诣,对双方社会都有透彻的了解。能讲讲您在翻译工作方面的经验与体会吗?

金老师:翻译要讲究地道的语言。从印地语翻译到汉语,相对容易一些,我自己完全可以把握,但是从汉语翻译到印地语就不好处理,这里面涉及到很多印度人的习俗与思维习惯问题。这个时候我会请印度人来帮我看,请他提意见,因为语言习惯的细节问题太多了,这需要大量、长期相关工作的学习和积累。

后来我参加了毛泽东诗词翻译成印地语的工作,遇到《蝶恋花•答李淑一》中“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扬直上重霄九。”“杨柳轻扬”语义双关,怎么翻译?印地语没有,我问钱钟书先生(编者注:已故中国近代著名作家、文学研究家。精通多种外文,包括英、法、德语,亦懂拉丁文、意大利文、希腊文、西班牙文等),他是搞毛主席诗词英文翻译的,他也说没办法,只能直译,然后加个注解说明。钱先生在翻译中给我出了很多主意,比如《纪念白求恩》这篇文章中说,“白求恩同志…,50多岁了,…,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但我们查资料,白求恩死的时候是49岁,不到50岁。怎么办呢?不能写49岁啊,那个时候文化大革命,犯政治错误,红卫兵要打破你的脑袋。毛主席讲的50多岁,你怎么敢说49岁?钱先生就说可以翻译成50岁左右,这不就行了吗!他这个人太聪明了,我好多问题都受到他的启发。

还有几个很典型的例子,比如“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怎么翻译?“天堑”词典上的解释就是天然的大壕沟,但在汉文化里有其特殊的含义,有一些与之相关的著名典故。很多英雄人物都在长江边上栽了跟头,比如一代枭雄曹操就曾兵败于长江天堑。满清入关后,清军统帅多尔衮写给明将史可法的劝降信里也说“将以为天堑不能飞渡,投鞭不足断流耶?”。这样的历史文化内涵很难体现在直译的印地语中。我问钱先生,他也没有办法。还有翻译到桂花的时候,印地语里没有桂花这个词语,怎么办?钱先生出主意,找了个拉丁语就解决了问题。再比如牡丹花,印度也没有,中国文化里这种花中之王雍容华贵的含义很难简单地在印地语中表达清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