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符合发展规律的教育是最好的教育——访心理系苏彦捷教授(二)

guo  2014.01.07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698

二、谈谈现代社会的儿童教育问题

记者:现在大家都非常关心儿童教育问题,下面想请您谈谈这方面的看法。中国现代化和全球化的过程中,有一个突出的问题是中西方文化的冲突,反映到教育方式上,您觉得是先进和落后的问题吗?

苏老师:我的一个研究就涉及这个问题。我认为这是不同文化的特点,没有落后和先进的差别。比如理解每个人的心理状态的能力在心理学中被称为心理理解能力,或者叫做读心能力(Mind Reading),这个能力有个经典的任务是错误信念的测试。在西方的文化下,一般四岁的孩子就能通过这个任务,而我们的孩子差不多要到五岁,可能在有些文化下更晚。从这个角度说,似乎西方的教育方法更先进。

原来的研究表明这跟西方人比较多地与孩子进行心理交流有关,比如他们会跟小孩说你这么做我不高兴;中国的家长就很少谈心理状态,而是判断对错,说你这样做不对。汉语的习惯也是这样,日常生活中我们多用表述行为的词,而比较少用心理描述。我们通过研究发现,我们的文化习惯确实会使小孩心理理解能力的发展比西方孩子晚一些,但这并不影响以后的人际交流。心理理解能力在西方文化背景下是通过直接过程获得的,比如说孩子做了一件错误的事情,家长说你这么做我很不高兴,那小孩就理解了家长的心理状态。我们的家长通常则会说你这么做是不对的,你这样做别人就不跟你玩了。把结果告诉孩子,但小孩一开始可能就建立不了一个直接的联系,为什么这事不对,为什么我这么做别人就不跟我玩,他要慢慢自己来建立这个联系。但到7岁以后中西方文化上的这个差异就不明显了,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孩子心理能力差不多。

孩子通过自己领悟的过程获得心理理解能力也有其优势,以后可能会更主动地去理解他人,有更强的社会生活能力。而且经过实验,我们发现如果给我们的孩子直接去讲心理状态,也能达到西方教育同样的效果。我们这个研究成果在国际会议上做过一个特邀报告,题目就叫做“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世世代代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走过来的,而且我们能够达到同样的目标,不是说我们一定要采用西方教育孩子的方法。

记者:中西方教育子女的方式有很多方面的差异,大部分是文化的不同,但有些是否也存在好坏和优劣之别?比如对孩子的呵斥甚至体罚,在中国其实相当普遍,而在西方则普遍认为这是错误的。

苏老师:父母教养子女的方式有独裁型、权威型、溺爱和放纵型。独裁型在西方的观念里一律都是负性的结果,但在中国的文化下就不一定,要看个体的接受程度。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孩子听大人的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一定会遇到很强的逆反心理,可能就没那么大的负作用,命令和惩罚有时反而是简单有效的教育方式。在所有西方的教材当中,是绝对不能打孩子的,但在中国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有很多家长也问过我,说你是学心理学的,你打不打孩子?在非正式的场合我也会承认打过,这是一种惩罚的形式。

当然不能迷信打,有很多越打越反叛的例子。惩罚要掌握时机,以让孩子有所敬畏为目的。好习惯要从小养成,比如说孩子一两岁的时候,他做了很危险的事情或者是有家长非常不能接受的行为的时候,你要让他有一个负性的刺激。就是要让他不舒服,疼也好,其它痛苦也好,要让他知道这个刺激和这个事情是连在一起的,以后就不要再做了。这是一种条件反射的训练,因为那么小的孩子还无法理解复杂的逻辑。惩罚特别是体罚要避免对孩子造成情感上的伤害,比如说如果你打完之后不理他,这样负面的影响就很大。平静下来后,你要去讲道理,跟他说这样很危险,虽然他不一定懂,但是一定要说,并表达一下作为长辈对他的关心与关爱。孩子的思想跟大人是不一样的,你觉得显而易见的事情他不一定理解,所以一定要让他知道你不是不要他了,不是抛弃他了。小孩一定要有恐惧的东西,有时候讲道理也要建立在权威的基础上,否则他根本不听,你再和蔼可亲都没用。

记者:中国还有一个比较普遍的隔代抚养问题,这对孩子的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

苏老师:这个问题我们也做了很多研究,结果同样不能一概而论。隔代抚养有一些共同的特点。长辈确实普遍都比较溺爱,因为人年纪大了,很多东西都能容忍,跟年轻时候不一样。而且因为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好多事情也不能直接去说、去管。隔代抚养,从营养、身体照顾来说肯定是好的,因为老年人更细致。

从教育上来说,要发挥隔代抚养的优势,避免可能的问题,就要把握一个原则,要注意大人意见不要产生矛盾。比如说父母那里管教的时候,对孩子说这个不可以做,那个不能买,但爷爷奶奶觉得孩子受委曲了,非要护着孩子,这就有问题了。对于小孩来说,他非常清楚,如果他犯了错误,有人保护他,那他就一定会再犯。

俄罗斯有一个研究,认为隔代抚养的小孩创造力要强。因为祖父母辈比父母辈更能容忍,你说什么他都是好,只要不太出格就不管,不会像父母那样说这也不对那也不对。祖辈孩子的限制少,所以小孩表现出来的创造力可能就更强。

记者:中国现在是否存在儿童教育过度的问题,比如家长对孩子的学习普遍非常忧虑,小孩从小就不得不参加各种补习班,很多时候未必符合孩子的兴趣与特长。

苏老师:是这样。某个阶段小孩子的认知能力只到一定程度,而教育要和认知能力相协调。发展心理学就是告诉大家一般人在什么情况下,他的能力到什么程度,应该教什么,怎么教。当然有个体差异,少数孩子似乎超常一点,但基本的原则是一样的,就是教的内容与教的方法不能大大超出孩子智力与心理的承受能力,否则是适得其反。如果说某方面的潜质已经比较成形的时候去教他,就能够很好地促进孩子的发展;但如果理解能力、身体协调能力等还差得很远的进候去强化训练,怎么教都教不出来,而且有可能形成错误的条件反射模式而以后难以纠正。我觉得小时候自由地发展最重要,不要给孩子过多的限制,也不要过多地“引导”,让孩子有所选择是最重要的。

记者:还有一个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一般来说,小孩难以长时间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这似乎对学习不利,于是就有家长带孩子去上所谓“提高专注力”的辅导班。从发展心理学的角度讲,小孩专注力太强这是好事吗?

苏老师:专注力也是与年龄阶段相适应的,除了某些病态的情况,比如多动症外,一般不需要人为干预。孩子刚开始注意力持续的时间就是十五分钟左右,慢慢地随着大脑的发育,专注的时间就长了,真正要到青少年末期才完全发展出来自控与自制能力。现在孩子生长环境非常丰富多彩,孩子容易分心是正常的,家长要看什么情况下、什么东西容易让孩子分心,把这些东西限制一下就行了。儿童专注力不强是有自我保护作用的,太长时间集中精力大脑容易疲劳,并会增加意外危险发生的可能性。

记者:我听过一个专家讲幼儿音乐教育,从科学实验的角度做了研究。他展示了一个大脑皮层的CT照片,说一个小孩从什么时候开始给音乐刺激,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各种乐器,结果几年之后,管音乐的那块脑组织明显比周围发达。我就担心一个问题,音乐那块儿过早地“超常”发育了,对大脑其他功能会不会有负面的影响?

苏老师: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身体发育有所谓代偿功能,是系统性的,一部分功能的单独强化有可能引起其它未知结果。我们的家长总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天才,但天才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强求只会导致畸形发展,对家庭、对社会来说都未必是好事。

现代社会压力大,而自我调节能力差的人很多,了解一些心理学的常识是很有必要的,有些问题可以自己调整,有所把握和节制,对身体和生活都有好处。

记者:谢谢苏老师!

=============================

采访记者:郭九苓

采访时间:2013年10月23日,上午9:00-11:00

录音整理:张琳

文字编辑:杨梦斌,胡士颖,郭九苓

定稿时间:2014年1月1日,经苏彦捷老师审定。

 

附:苏彦捷老师简介

苏彦捷,女,1964年生,1983年起在北京大学心理学系读大学,并于1992年获理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现为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副院长。兼任中国心理学会常务理事、北京心理学会秘书长,教育部心理学教学指导委员会秘书长,心理学报和兽类学报编委,国际IUCN灵长类专家组成员,中国灵长类专家组副组长等职。

讲授发展心理学、神经解剖、比较心理学和环境心理学等本科课程及发展心理学专题和比较心理学专题等研究生课程。研究兴趣集中在心理能力的演化和发展,特别是心理理论的发生和发展以及社会行为和智力的演化。研究对象涉及鸟类和非人灵长类以及人类儿童。

2001年做客百家讲坛《动物的语言与意识》,2004年获宝刚教育基金优秀教师奖,2010年获北京大学“十佳教师”荣誉。承担多项国家科研项目,在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百余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