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要站在学生的角度来考虑—我教学策略的改变

guo  2009.03.26   教学论坛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6,755

  北京大学中文系 陆俭明(2008年3月25日)

这里我想先给大家说说我的老师朱德熙先生。我是1955年考入北大中文系的。当时给我们本科生授课的,大都是全国知名的顶尖级教授,文学方面如游国恩、林庚、吴组缃、王瑶、季镇淮等,语言学方面如王力、魏建功、高名凯、袁家骅、周祖谟、朱德熙等。知名教授面向本科生开课,这是我们中文系一贯的传统,这个优良传统一直保留至今。那时的中文系,学生入学时不分文学、语言专业,每一门文学、语言的课程都是全年级100多人在一起上。其中,“现代汉语”课的语法部分由朱德熙先生给我们讲授,讲一个学期,每周4个学时。朱先生的课是深受学生欢迎的一门课,除非有人病了,没有人缺课的,不管本人的兴趣在文学还是语言。大家都觉得,听朱先生的课是一种享受。1960年我毕业留校任教。当时领导上把我们这一届毕业生看作是新中国第一届按党的新的教育方针由中学培养到大学本科毕业的大学毕业生,为显示新中国教育制度的优越性和教育的成功,要求我们一毕业就上讲台,而不是像以往那样本科生毕业任教得先做2-3年辅导工作。当时心情的紧张是可想而知的。

第一学年,分配我给外语系讲授写作和语法修辞课;第二学年,就安排我给汉语专业学生讲授“现代汉语”课。“现代汉语”课实际是上一年半,每周4学时(即4/周,4/周,4/周);第一学期讲授语音、词汇,第二学期讲授语法(一),第三学期讲授“语法(二)”。语音、词汇、语法(一)由我讲授,语法(二)由朱德熙先生讲授。那时,朱先生住在中关村三公寓,我住在学校三角地旁边的16楼。我经常到朱先生家请教问题,有教学方面的,有语法方面的,他从不拒绝我的访问,总是热情接待,耐心地给我答疑解惑。寒假某一天,因为开学后就要给本专业学生上语法(一)课,而这是我任教后第一次给本专业学生讲授语法课,怎么上好这个课,心里有点紧张,所以我就去朱先生那里向他请教有关语法方面的问题。快离开的时候,我问了朱先生这样一个问题:“大家都说您的课上得好,把语法讲活了,学生都爱听,觉得听您讲课简直是一种艺术的享受。朱先生,您有什么诀窍没有?”朱先生谦虚地说:“哪里,哪有什么诀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很重要,那就是要站在学生的角度来考虑安排讲授内容,设计课堂教学。” 朱先生那简短朴实的话语,反映了一个老教授对教育的责任心,对学生的责任感。这时我才领悟到当年朱先生给我们讲授现代汉语语法的每一堂课,为什么都那样有条有理,丝丝入扣,而且往往没有用几句话,或者只是提一个问题,就一下子将我们带入了思考语法问题的境地,而所举的例子总是那样精当而又说明问题,语法要点和实例的板书又是那样醒目而又合理,原来朱先生在上课前都是精心设计的,而出发点都是为了学生–为了让学生便于理解,为了让学生便于接受,为了让学生便于掌握。朱先生“要站在学生的角度来考虑”这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成了我教学上的座右铭。朱德熙先生是国内外知名的语言学家,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出任北大副校长、全国人大常委,在社会职务繁重的情况下仍坚持给研究生、本科生上课,他的课还是那样受学生欢迎。朱先生为本科生高年级所开设的“现代汉语语法研究”课和研究生的“语法分析”课成了北大中文系汉语专业的品牌课。1989年6月朱先生去了美国,原先由他担任的那两门课,即本科生高年级的“现代汉语语法研究”课和研究生的“语法分析”课就都由我来接替。这时,我更加牢记朱先生“要站在学生的角度来考虑”那句话,努力完成新的教学任务。

我们知道,就整个语言学领域来说,语法研究是发展得最快的。从上个世纪50年代后半期起,新的语法分析理论与方法可以说层出不穷,不断涌现。新的语法分析理论与方法的产生,都是为了解决语言中运用先前的理论方法没法解决的语法问题,都是为了解释运用先前的理论方法没法解释的语法现象。我为了让学生能学习、了解、掌握语法研究中需要用到的种种分析理论与方法,一方面自己不断学习新知,不断进行研究,不断更新我的知识结构,不断更新我的讲授内容,另一方面不断改革教学模式。改革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学生对语法研究的理论与方法能更好地理解,为了让学生能更好地接受,更为了让学生能更好地掌握和运用。试以我为汉语专业本科三年级开设的“现代汉语语法研究”课的改革情况为例,原先这门课的讲授,我是以语法研究分析的理论方法为纲的,讲解一个个语法分析理论方法,如传统的句子成分分析法、层次分析法、变换分析法、语义特征分析法……。当然,讲授时都紧密结合汉语实际,举出大量的实例。请看我2000年前的《现代汉语语法研究》讲授大纲:

《现代汉语语法研究》讲授大纲

(1998学年第二学期)

第一节  绪论

     1.1 关于语言

     1.2 关于汉语

     1.3 语法到底是指什么?

     1.4 语法和语音、语义

     1.5 关于语法单位

     1.6 三组重要的概念–自由与黏着、定位与不定位、简单与复杂

     1.7 句法结构中并存的两种结构关系–句法结构关系与语义结构关系

 

第二节   层次分析

     2.1 句子成分分析法及其局限

     2.2 句法构造的层次性

     2.3 关于层次分析法

     2.4 运用层次分析法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2.5 层次分析法的作用与局限

第三节  变换分析

   3.1 层次分析法的局限和变换分析的产生

   3.2 关于“变换”这个概念

   3.3 变换分析的客观依据

   3.4 变换分析的基本精神和所遵守的原则

   3.5 变换分析的作用与局限

第四节  语义特征分析

   4.1 变换分析的局限与语义特征分析的产生

   4.2 关于语义特征

   4.3关于语义特征分析

   4.4语义特征分析的作用与局限

第五节  配价分析

   5.1语法研究中的“配价”思想

   5.2关于配价语法分析

   5.3汉语里的“VP+的”“的”字结构的指称和歧义问题

   5.4配价分析的作用与局限

第六节  语义指向分析

   6.1什么是语义指向

   6.2关于语义指向分析

   6.3是不是每个句法成分都有语义指向的问题?

   6.4对于句法成分的语义指向需考虑哪些问题?

   6.5对被指向的成分是否会有某些特殊的要求?

   6.6语义指向分析的作用与局限

第七节  词语间意义制约关系分析

   7.1再说语义结构关系

   7.2句内共现词之间的语义关系

   7.3词语间意义制约动因

   7.4关于词语间意义制约关系分析

   7.5词语间意义制约关系分析的作用与局限

第八节  功能、认知语法分析分析

   8.1功能学派的主要观点

   8.2认知学派的主要观点

   8.3功能语法的篇章分析

   8.4功能语法的语义背景分析

   8.5认知语法的象似性原则

   8.6认知语法的意象图式分析

   8.7认知语法的有界、无界分析

   8.8认知语法的构式语法分析

   8.9功能语法分析的作用与局限

   8.10认知语法分析的作用与局限

结束语

  

这样讲,条理清楚,学生容易记笔记。对学生了解一个个语法分析的理论、方法当然有帮助。可是后来发现,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教学效果–学生对一个个语法分析的理论与方法倒是都知道了,也大多都记住了,但在做学年论文、毕业论文时,学生大多不会运用这些理论方法来进行具体的研究,甚至有的学生,选了语法方面的题目,不知怎么入手进行研究。这就是说,学生上了我的课,光有了些知识,并没能真正具有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陈述问题的实际研究能力。所以后来我就决定改变教学模式,不再采取“讲理论,举实例”的教学模式,而是采取另一种教学模式–每一讲的大标题,如“层次分析”、“变换分析”等,还保留着,里面的内容变了。请看2008年的《现代汉语语法研究》教学大纲:

“现代汉语语法研究”讲授纲目

(2007. -2008.  第二学期  2008.2-6.)

第一讲  绪论

     1.1 关于语言

     1.2 关于汉语

     1.3 语法到底是指什么?

     1.4 语法和语音、语义

     1.5 关于语法单位

     1.6 三组重要的概念–自由与黏着、定位与不定位、简单与复杂

     1.7 句法结构中并存的两种结构关系–句法结构关系与语义结构关系

第二讲  分类

    2.1现代汉语里“的”(包括“地(de)”)的分合问题–该合为一个还是该分为几个?

     2.2形容词的分合问题–“红”、“大红”、“通红”该合为一类还是该分为不同的类?

     2.3“动+动量/时量成分”结构性质问题–是动补结构还是动宾结构

     2.4关于分类

第三讲  层次分析

     3.1“像X似的”该怎么切分?

     3.2“他所写的文章”该怎么切分?

     3.3“父亲的父亲的父亲”该怎么切分?

     3.4关于层次分析

第四讲  变换分析

     4.1“台上放着鲜花”和“台上演着京戏”是同一种句式吗?

     4.2按照“张三V了一件毛衣给李四”句式所造出的句子语法意义都一样吗?

     4.3怎么证明“反对的是他”有歧义?

     4.4关于变换分析

第五讲  语义特征分析

     5.1对“戏台上放着鲜花”句式的进一步解释

     5.2关于“V有+NP”句式

     5.3关于“A一点儿!”祈使句

     5.4关于“NP了”句式

     5.5关于语义特征分析

第六讲  配价分析

     6.1对“反对的是他”一类句式的进一步解释

     6.2“对……”介词结构能修什么样的形容词?

     6.3“对……”介词结构能修什么样的名词?

     6.4为什么可以说“她是王刚的老师”?而不能说“*她是王刚的教师”,却又能说“她是王刚的家庭教师”?

     6.5关于配价分析

第七讲  关于语义指向分析

     7.1怎么解释“砍坏了”的歧义现象?

     7.2为什么不能说“*总共只买了一些西瓜”?

     7.3“吃了她三个苹果”到底该看作单宾结构还是双宾结构?

     7.4怎么解释“究竟谁拿了我的书?”里的“究竟”不能挪到主语后?

     7.5关于语义指向分析分析

第八讲  关于语义制约分析

     8.1“挖深了”和“挖浅了”结构一样吗?

     8.2“香蕉青的不买”“皮儿青的不买”结构一样吗?

     8.3副词“都”使用上的一些有意思的现象

     8.4关于语义制约分析

第九讲  功能语法分析

     9.1“去上课”与“上课去”能随意换着说吗?

     9.2名量词“位”该怎么用?

     9.3“他把一支钢笔递给我了”能说吗?

     9.4汉语“和”与英语with有可比性吗?

     9.5关于功能语法分析

第十讲  认知语法分析

     10.1为什么我们可以说“热粥”、“热饭”、“热馒头”,却不能说“*热鱼”、“*热肉”、“*热烤鸭”?

     10.2“我送一本书给他”和“我送给他一本书”区别在哪里?

     10.3“下岗”与“下乡”区别在哪里?怎么解释这种区别?

     10.4怎么解释“A一点儿!”祈使句式出现的例外?

     10.5关于认知语法分析

第十一讲  关于汉语虚词研究

     11.1“她是大夫,我也是大夫。”里的“也”是不是表示并列关系?

     11.2作为表示加强否定语气的副词“并”和“又”有没有区别?

     11.3“往往”等于“常常”吗?

     11.4研究虚词最要注意的两个问题

第十二讲  总说–语法研究的理论方法

具体怎么开展课堂教学呢?譬如在讲“层次分析”这部分内容时,先提出并发动学生逐个讨论下面三个具体的语法研究的小课题:

一、句法格式“像X似的”(如“像木头似的、像棉花似的”等),它的内部层次构造,该怎么分析?该分析为(A)“像 // X似的”呢,还是该分析为“像X // 似的”?还是A、B两种分析都可以?理由是什么?根据是什么?

二、“他所写的散文”这一结构,它的内部层次构造,该怎么分析?该分析为(A)“他 // 所写的散文”呢,还是该分析为“他所写的 // 散文”?还是A、B两种分析都可以?理由是什么?根据是什么?

三、“父亲的父亲的父亲”,好像既可以分析为(A)“父亲的父亲的 // 父亲”,也可以分析为(B)“父亲的 // 父亲的父亲”,因为“父亲的父亲”就是祖父,二者分析的结果好像是等值的,请看:

按(A)分析,父亲的父亲的 // 父亲=祖父的父亲=曾祖父

按(B)分析,父亲的 // 父亲的父亲=父亲的祖父=曾祖父

那么,“父亲的父亲的父亲”合理的切分该是(A)还是(B)?还是(A)、(B)都可取?

提出问题后,我就带领、引导大家,逐个开展课堂讨论,在讨论中,学生每提出一种意见,我都引导大家考虑:“这个看法怎么样?如果采用这种意见,有什么好处?还可能会有什么问题?”等等。通过我和同学们一起来具体思考、分析,并逐步解决那一个个现代汉语语法研究小课题,引导大家切身了解并体会在现代汉语语法研究中怎么观察问题,怎么发现问题,怎么分析问题,怎么解决问题,从而让大家具体感受研究、分析现代汉语语法的角度、方法、策略,以及如何选准研究分析的切入点。为了能有效达到上面所说的目的,我所选的每一个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小课题,都是精心考虑的,所选的每一组专题都体现了一定的研究、分析的理论方法。而每一个研究小课题的展开,都先从“如果这个问题叫你来研究,那么你该怎么去研究?”这样一个角度来展开。开始,学生一发言,就直入正题,发表自己对具体问题的看法。我就先引导大家明了,在着手具体研究之前,必须先做两件事:一是查阅文献资料,看前人有没有谈过这个问题,如果谈论过,谈论到什么程度,还存在什么问题;二是搜集有关语料。而在进入具体研究分析阶段,反复强调要从多方考虑和选择研究分析的切入点,并对每一种研究分析的切入点都要既考虑其利,又得考虑其弊;一旦获得一个结论,要反复考虑“这个结论怎么样?行不行?有没有例外?”等问题。

在每讨论完一组研究的小课题,我就把解决这一组小课题所实际运用到的理论方法给大家作系统而又简明的讲解。例如上面说的,在“层次分析”这一讲,讨论完上面提出的三个小研究课题后,我就告诉大家,我们解决这三个课题所运用的分析方法就是层次分析法,然后我给大家讲解说明层次分析的客观依据、层次分析的基本精神、层次分析的内容、在层次分析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层次分析的作用与局限等。

在整个教学过程中,让学生通过自己研究思考解决一个个具体的语法问题,来了解到一种新的分析理论的产生都是因为要解决先前的分析理论所不能解决的语法问题,都是因为要解释先前的分析理论所不能解释的与发现象;可是任何一种新的分析理论又都不是万能的,都有一定局限性。局限性不等于缺点,局限性是说每一种分析方法都有一定的解释范围,超出一定的范围,就显得无能为力了。例如“咬死了猎人的狗”有歧义:

(A)说一个情况,猎人的狗被咬死了。

(B)说一条狗,那是一条将猎人咬死了的狗。

“咬死了猎人的狗”的歧义现象,我们可以通过层次分析来加以证实和分化:

表示(A)义时,“咬死了猎人的狗”的层次构造是:

咬死了 // 猎人的狗

表示(B)义时,“咬死了猎人的狗”的层次构造是:

咬死了猎人的 // 狗

 “反对的是他”,大家都能感觉到也有歧义–“他”可以是动词“反对”的动作者,也可以是“反对”的受动者。但还需求证。怎么证明?怎么分化?层次分析对“反对的是他”这样的歧义现象就无能为力了。因为无论从内部层次切分说,还是从内部句法构造关系说,“反对的是他”都只能有一种分析,即:

反对  的  是  他

       1           2         1-2  主谓关系

    3      4     5    6      3-4  “的”子结构             5-6  动宾关系

层次分析的局限就暴露出来了。这就要求研究者去寻求新的分析手段。再譬如,在“认知语法分析”这一讲,为了向学生介绍“象似性原则”中的“距离准则”,也采用先引导学生讨论具体实例这样的讲授方法–先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说到粥、饭、馒头时,既可以说“热的粥、热的饭、热的馒头”,也可以说“热粥、热饭、热馒头”,可是说到鱼、肉、烤鸭时,只能说“热的鱼、热的肉、热的烤鸭”,却不说“*热鱼、热肉、热烤鸭”,这为什么?怎么解释这种语法现像?再有,像下面的对话:

(1)甲:这一位是……

乙:这是我女朋友。 

【乙回答时不会说“这是我女朋友”】

(2)甲:你说说,你要找的女朋友,要什么条件?

乙:我的女朋友不一定要很漂亮,心地好就行。 

【乙回答时不会说“我女朋友不一定要很漂亮,……”】

这又为什么?

我就这样,一步步引导学生进入现代汉语语法研究的殿堂。

自2000学年开始采用这一教学模式以来,受到同学们的普遍欢迎,同学们认为不仅学了理论方法,更初步懂得并学会了该怎么进行语法研究,怎么进行语法分析,该怎么一步一步思考问题。

在学校教育中,常常会讨论“起主导地位的是谁?”、“教学的主体该是谁?”这样的问题。我觉得,在教学中起主导地位的是任课老师,教学的主体是学生。老师的主导地位首先或者说主要应体现在老师眼里要有学生,老师心里要有学生,一切都为了学生–为了让学生便于理解,为了让学生便于接受,为了让学生便于掌握。而这也体现了“教学的主体是学生”的精神。

对于学生,做老师的除了要给他们知识外,更重要的是要给他们钥匙,是要培养他们实际的研究能力。说到研究能力,过去一般都只强调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这种看法和认识当然不错,但是从科学研究的角度说,首先要具备发现问题的能力。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觉得,“发现问题”是研究的起点,也是我们在科学研究上能获得成果的起点。如果我们在学习、工作中,什么问题都发现不了,那你就不可能知道自己该研究些什么,更谈不上该怎么去研究。所以,研究能力应包括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这三方面,而首先要培养自己发现问题的能力。那么怎样才能使学生具备发现问题的能力呢?可以从两方面去注意培养,一个方面是引导学生注意从书本上去发现问题,这里说的“书本”包括专著和论文;一个方面是是引导学生注意从实践中去发现问题,就我们这一行来说,就是语言生活,既包括人们正常的言语交际,也包括学生,特别是外国学习者在说话、写作中出现的病句。上面介绍的教学模式,正是体现了要给学生研究的钥匙,要注意培养学生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这种研究能力的教育理念。

上面介绍的教学模式,课堂讨论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怎么能讨论起来,有一个活跃的讨论氛围?除了教师注意引导外,很重要的一点,要解除学生的一些思想障碍。一般学生都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是学生,学生没有资格在课堂上对老师的学术意见提出不同的看法。提出不同意见会被认为对老师不礼貌。再说,万一老师记恨,给我穿小鞋,怎么办?”为了解除学生这种顾虑,因此我在第一堂课上,在教学进程中,反复向学生说清楚这样一点:“我与你们之间存在着多元关系。”我对学生是这样说的:“在教学上,我与你们是师生的关系,这意味着在教学上我们彼此都要严格要求;在学术上,我与你们是平等的关系,这意味着在学术上我们应该平等对话;在生活上,我与你们是朋友的关系,这意味着在平时生活中不必太拘泥,你们有什么活动要我参加我会争取出席。我们之间有了这种多元关系,才能建立起有利于教、有利于学的师生互动关系。”

 

===========

本文根据陆俭明老师在“第二届北大教学论坛”上的讲座编辑整理而成。

讲座时间:2008年3月25日,下午2:40-4:30

编辑整理:陆俭明。讲座视频:rtsp://162.105.14.149/forum/5.r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