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章之学,天下之道–《北大中文名师教育谈》序(郭九苓)

guo  2014.06.04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992

教学是大学的首要任务,人才培养是社会发展的基础,这是人所共知的常识。做好教学工作最重要的并非理论、方法问题,面是理念、态度、风格等需要潜移默化的“无形”因素,难以通过研究论文的形式表达清楚。北大中文系是中国教育的一面旗帜,学术水平、教学与人才培养的质量世所公认,中文系名师的教学经验,意见和建议都是宝贵的精神财富。通过座谈和采访的形式,把北大中文系老师是如何教学的、如何指导学生的,以及他们自身研究工作的感悟、对教育工作的理解发掘出来,是一种很有必要、很有价值的工作。

本书的资料可以供教育同行学习与交流,可以供上级领导了解中文相关学科的教学、学科建设情况,也有利于学生理解文学与学术的真正含义,使以后的人生与学术道路少走弯路,有更好的发展。另外,我们希望此项工作还能在整个社会文化建设中贡献一份力量。因为经济与科技的发展,对社会的人文道德构成了严重的冲击,作为中国最“人文”的学科,北大中文系老师的见解与榜样,无疑会对民众人文意识的提升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做好此项工作非常有挑战性。中文系的名师,其语言文字能力、思想水平均为上乘,并且著述丰厚,动辄数百万言。为了能充分体现出名师的教学个性与本专业独到的学术思想、理念,我们是本着“穷尽材料”的原则来进行采访准备。被访老师所有能找到的文章著作、讲座教学录像、网络搜索的相关资料我们都要浏览一遍,以期从中找到闪光点和需要深入发掘的问题。在采访中我们更是非常紧张,要真正理解被访者的思路和他们所阐述的问题,抓住稍纵即逝的线索,并按照对方的逻辑进行提问或回应,这样采访过程才能流畅自如、精彩深刻。后期编辑整理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即使是一代名师,即兴谈话时很多用词也是不准确的,逻辑与思路是跳跃、交叉的。口语与书面语言是两种不同的体系,谈话时虽然被访老师“妙语连珠”,但离开了当时的语言环境,录音整理后的原始记录也有点儿“不忍卒读”。要理顺逻辑、美润语言,分出章节、设计整篇文章的起承转合。很多时候还要顺着被访者的思路,以被访者的口气,将采访时“遗漏”但对整个文章不可缺少的内容补充完整。这个过程就如同用一堆乱石材料构建一座精美的建筑,要反复打磨、推敲、调整。还有非常关键的一点,最后的文章要得到这些语言文学专家的认可。在我们精益求精的努力下,大多数文章被访老师都改动比较少,当然也有一些老师进行了很大幅度的细致修改,这应该说是我们对老师的思想在理解上还不到位,给老师增加了额外的工作,在此表示歉意。

能到北大中文系执教的老师可以说都非等闲之辈,都有自己独到的视角,思想、方法,但我们这一工作无法涵盖全部老师,并且由于一些老师由于各种原因不能接受采访,也只能在此表示遗憾。

这项工作收获的远不只这本书本身,与中文系名师座谈让我们受益匪浅,获得了认识水平与思想境界上的提升。中国语言文学的学术与教育,从来都传承着中华文明自强自立的意志与学者们家国天下的情怀。诸位老师都是学贯古今中西、视野开阔、思想深邃的智慧之士,通过与他们的对话,我们才对教育的逻辑、大学的逻辑、人文的逻辑有了真正的理解。在众位老师旁征博引、入木三分、酣畅淋漓的阐述之下,我们收获了许多宝贵的经验与教训,也感受到了整个民族的光荣与梦想。在此对各位老师表示由衷的感谢!

做好教学工作需要的是责任心和真正的学术水平,无法通过纯粹的行政手段约束、也无法用经济手段来引导,甚至无法用某种客观的标准来衡量。我们也希望通过本书给默默奉献的老师以一种精神上的承认。如果本书有什么可取之处的话,应归功于各位老师丰富精彩的人生经历和卓越的教学、研究水平;如果有什么不足的话,属于采编者的水平问题。

 

(注:本书是46位中文名师的访谈录,全书50余万字,将于2014年7月底出版,敬请关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