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IT界的文科男——访北大英文系10级韩哲(2)(记者:杨梦斌)

guo  2014.06.04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851

二、燕园生活,我被英语系“洗脑”了

   记者请问你很早就决定本科毕业之后工作,所以一早就为了IT行业做准备吗?比如选择英语系,学好英语用于互联网?

   韩哲:其实并不是。高考之后,因为当时我是22名,可选择的专业不多。学英语是因为从小到大英语都很好,也不想把它丢了,还有就是自己比较喜欢翻译。我从小就觉得自己将来要当一个同声传译。从初二开始就有这个梦想,我觉得干这个职业很酷,而且挣的钱也很多。

   记者:你进英语系感觉怎么样?

   韩哲:刚进来的时候感觉有点意外,因为发现这个不是我想要学翻译的地方,而是学文学的地方。这个完全没有预料到。一开始是很被动的学,后来就慢慢被“洗脑”了。因为你看到的,你听到的,你周围是什么样的人,这就决定了你可能形成的思维是怎样的。我觉得身边的一切有关文学的东西都很有道理,文学真的可以让你用不同的方式看待和这个世界。这期间我的思想波动也是很大的,有很大的起伏。

我们英语系有三种人,一种人是一直坚定的学文学,还一种人是一直很坚定的探索怎么赚钱,怎么在社会上生存,怎么出人头地之类的。还有一种就是我这种,就是大部分时间都在前面两种状态中纠结。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想学文学,但是学得又不好。我是属于那种受到了熏陶但是又学艺不精的人。

我本意是来英语系学翻译,进来才知道是学文学,这让我受到很大冲击。我被动地学文学一段时间之后,我渐渐认可文学这种看待世界的方式,开始对商业社会有一些鄙夷。不过回家之后,我还是会想自己该怎么安身立命,我首先想到的还是翻译,因为我也一直告诉自己很喜欢这个东西,同时我认为自己在语言转换方面有一定的天赋吧。在这个期间我也做了很多教育方面的兼职,英语老师,或者其他一些教育咨询。但是事实上我并不想去这些地方工作。

   记者:为什么呢?

   韩哲:我觉得如果我要做教育培训,我可以做得很好。我本身的个性和能力都比较适合,我比较擅长表达和语言的组织。加上我有专业的背景,所以做这一样的话,我的发展可能还是比较好。我也确实觉得教育培训是一个很好赚钱的行业。

但是另外一方面,这是个社会地位非常低的行业,尤其是在民办的教育行业。而且市场上有很多忽悠的人教育机构,就算不是忽悠人的教育机构,但是也是有很多重复的东西。你的智力产出非常低,你只要备课一次,你就可以讲三年五年,你可以一直赚钱。这样的赚钱方式会让我觉得,我之前没有想通,我会隐隐的觉得有点不对头。我觉得我以后可能不会做教育,我不是很认可这样的方式。

还有一方面,我渐渐觉得没意思。你参与中学教育培训的时候,无法跟学生有思想上的碰撞,不能在知识占有上产生同级别的交流。你总是在跟那些低年级的学生讲,他们竖起耳朵听,觉得很没有意思。你想讲的东西他们听不懂,没办法跟你交流。永远只是你在传达。高等教育界会有意思得多。但是我不是做学术的人,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我总是文学和谋生两种思想中纠结,相比很多“就业导向型”的同学,我对自己本科期间的学习生活其实规划得不够好。日子过得浑浑噩噩。

   记者:能大概说一下吗,你的校园生活经历。

   韩哲:干脆按照学期时间前后来说吧。

在第一学期,我其实很困顿,不知道自己学英语文学是为什么。后来慢慢觉得的确是能从文学中得到快乐,也从中收获了价值观和思考问题的方式,我被“洗脑”。但是每一次回到家里之后,各种家长里短,都让我觉得文学世界离我太远了。虽然只是一千多公里,但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就会想以后我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来生活。

    所以在第二学期,我就开始自学翻译,这就是一个自谋生存的方式吧。我告诉自己文学是自己以后生活的里象,但是学翻译或者谋生是我生活的一个表象。那段时间确实很努力,我就学了一学期翻译,就是学同声传译。那个时候我超努力,每天早上六点半起来,晚上八九点才回去寝室,其他时候全是在教室做听力、读、翻译、写,还把GRE单词背了四五遍。这样持续了一学期,我觉得效果很好,那段时间也是我GPA最高的时候,达到了3.46。哈哈,现在已经可以谈论GPA毫不羞愧了,以前还有一点不好意思。

    大一的暑假,我爱上了一个人。接下来一年我整个人都是围绕着这个人在转动,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做了什么。大二基本就是在单相思和玩游戏中浑浑噩噩就过了。在玩游戏的这一年多时间里面,我已经把学翻译这件事情放下了,不想再做翻译了。我觉得翻译很难,而且觉得重复别人的话很没有意思。大三上学期也是玩游戏。但是玩游戏时候我心里一直在自责,可又控制不住自己。同时呢,我还觉得自己有学文学的优越感。我对自己的生活没有规划过,但是心里面还是觉得文学是一个很好的东西。

大三的那个春节我又做了一次教育咨询的兼职,那次我做的很认真,也重新对我的职业道路做了一个思考。我觉得虽然教育行业可能比较适合我,但是我还是想尝试下更多的东西。然后大三下我才开始找实习。

大四上学期,就是我开始全身心投入找工作的时候了,也是我比较充实的一个时期。

   记者:所以你是在大三下决定要去找工作了,没有考虑过读研或者出国留学?

   韩哲:没有,大一GPA出来之后,我就打消了继续学术的念头。我也不是马上想找工作,我只是想至少有个实习经历。我眼里面,读研究生的应该是有学术理想的人。我认为自己没有这个学术理想就不要浪费这两年时间,我想自己做点大事情。我晓得虽然说找工作会很难。这是我大二就想好的,看到大一的GPA之后。我这也算是给自己一个理由吧。也不出国,哪里有这么多钱出国,拿到奖学金得成绩好才行,而我当时成绩都已经提不起来了。

IT界的文科男——访北大英文系10级韩哲(1)(记者:杨梦斌)

IT界的文科男——访北大英文系10级韩哲(3)(记者:杨梦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