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聊“宅”志异——访北大信科11级高剑光同学(2)(记者:胡士颍)

guo  2014.06.04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260

二、古今多少“宅”

记者:我们这样说,很多人是不同意的,因为在他们眼里“宅”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境界,在方寸世界里,自我放逐,超越的尘世的喧嚣,挣脱了俗世枷锁,用键盘演奏自己的乐章,在寂静中寻觅心灵的回声。你觉得自己宅吗?或是那种宅?

高剑光:不算吧。我不打游戏,喜欢参加各类社团活动,尤其是体育类的,比如羽毛球、网球、游泳和跆拳道,练习跆拳道好几年了,在邱德拔体育馆遇到你那次,就是练跆拳道去了。其他还要练车考驾照,做实验和实习、找工作等等,以前去听一听人文方面的讲座,哲学系的经常去听,现在也经常看一些历史、哲学方面的书和视频讲座。

记者:上次我们聊天,你说哲学系吴国盛、社科院赵汀阳、香港张信刚等等老师的讲座,还谈到对科技与人文方面的一些理解,我觉得你挺喜欢思考问题,关注面也广,为什么别人没有那么多时间做这些,而你有呢?读人文方面的书是当作消遣吗?

高剑光:个人兴趣和时间安排不一样吧。我一直喜欢人文类的,比如历史、哲学,读书不光是消遣,一般是集中读一个专题、主题的书,比如目前所看的是关于魏晋南北朝的,除了看相关的书,还下了几个系列的讲座和网上的一些文章,因为我不想只是泛泛的了解历史故事,还要稍稍深入一些,比如那时候的士族精神、清谈文化之类的。

记者:说到这里,其实不光你们理工科有宅人,我们人文社科的也一样啊,也有很多宅人的。而且清华的理工科学生大大多于人文社科类的,也许是有些像他们说的“猥琐”,但北大学生文科也有很多“宅”的,如果也用一个词语来概括,大概可以说是“闷骚”,闷头看书,一旦爆发则骚客文人的性情暴露无遗。当然魏晋盛行清谈,大家没事就在一起吹吹牛,谈谈境界,聊聊哲理,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大动肝火,宅人故事要相对少一些。

高剑光:这个可能和日本“宅”的概念更接近,就是在某方面比较着迷、专的比较多。这个可以说是对他们的正面肯定,也不应该只是说理工科的同学宅,文科也一样。没有一定的专研的精神、专注的毅力和执着的韧性是很难成功的,有时候要有点宅的精神,文科不是说“板凳要坐十年冷”么?

我听的一个视频讲座是湖南电视台的《魏晋风流》,讲座教授是唐翼民,这位先生经历也很曲折。他的父亲曾经是蒋介石的机要秘书,1949年父母随蒋到了台湾,而唐先生和弟弟妹妹留在了衡阳老家,后来妹妹夭折,而弟弟被改名换姓送给别人抚养。高考全省第二名,却因为是“外逃反革命分子的狗崽子”而不被任何学校录取,1978年考上武汉大学中文系研究生,一起考上的还有易中天。后来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从过夏志清先生,而后在台湾文化大学、政治大学任教。这样的经历,如果没有一股韧劲和一番功夫,文革的时候就趴下了。

记者:他那个被送给人家并且改名换姓的弟弟是唐浩明,也是著名的作家,对曾国藩很有研究,是曾学的专家,整理过曾国藩的全集,写过很多历史小说。说到这里,古代“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读书人更是“宅男”的主要群体呀。不过古代在人际交往和婚姻上似乎压力不太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能搞定了。

高剑光:我觉得在北大读书其实是个难得的际遇,尽管我们时常有这样那样的抱怨,但是从国内来讲,北大这个平台在综合性上确实是最好的了,如果在这个环境里能够一门心思钻进去,取得一些成绩是毫无疑问的。任何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权衡这些之后自然可以有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做任何选择都不要后悔,什么都想得到反而什么都难以得到。从这方面来讲,无论是文科还是理科,“宅”起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比心有旁骛的人更容易在你喜欢和用功的领域勇猛精进。

记者:很多伟大的作品和科学成就都是长期“宅”出来的,我们中国历史上,先秦时期孔子玩音乐三月不知肉味,苏秦别说不出门了,连觉都不睡了;汉代董仲舒从小求知欲旺盛,除了读书什么都不爱好,他老富爹为了秉持再穷不能穷教育的理念,为他修了一座花园散步散心,但是董先生三个月都不带正眼看一下;和董仲舒较真的王充老兄也是个奇葩,他为了写《论衡》谢绝了一切庆贺、吊丧这些人际往来,在家里的窗户上、墙壁缝里都放着刀和笔,随时随地写作,不仅留下了优秀作品,估计还省下了很多红包、请客吃饭这样的人际开销。而佛教、道教这些大师傅闭关修炼也是宅,现在少林寺还有达摩老祖的宅居之地。

高剑光:理工科领域的也一直很多,古今中外不可胜数。2007年清华有一个最年轻的,30岁,评上教授和博导,叫颜宁,她就说搞科研最重要的是专注,要能“宅”。据说美国一些科学家通过考古、生物学证明远古人类社会中,男人比女人更宅一些,从这一点来说和当时母系氏族社会还是相符的。

记者:不过这些宅牛们的成功大都是不可复制的,历史其实有相当大的偶然性存在,但是现实是可以把握的。我们看他们其中很多人之所以单枪匹马、单打独斗,和他们所处的环境有很大关系,或者说在他们那些条件下,可以通过单兵作战获得成功。从文科来说,现在的集体项目也是有的,但是你自己要单独创造也是可能的;对于理科来说,目前是不是可以呢?

高剑光:现在大都是集体合作,一个实验室也不只是一个人就可以的,而且理工科的实验器材和实验成本都是比较高的,动辄上百万、千万,并且必须进行的前期投入才能有进行实验的基础,否则很难出什么成果。这一点就制约了我们,尽管你有天才的思路,但也要后期实验的种种条件加以论证,最后才能成为一项科研成绩,写出科研报告。从大家研究的特点来说,目前学科划分、专业划分越来越细,那么跨学科和跨领域的合作则成为主流,所以科研交流与合作则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当然,国内外都有一些大牛,他们只做自己的事情,钻到自己的领域,但这也是在一个很高的平台上的。

聊“宅”志异——访北大信科11级高剑光同学(1)(记者:胡士颍)

聊“宅”志异——访北大信科11级高剑光同学(3)(记者:胡士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