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聊“宅”志异——访北大信科11级高剑光同学(1)(记者:胡士颍)

guo  2014.06.04   学生风采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28

编者按:“宅”已成青年人描述自己和他人生活状态的热门词汇,“宅”现象在中外有很多不同的表现,然而在北大和清华这两所学校却有不同的气质;盘点古今的“宅神”,让人耳目一震,不得不说没有最宅,只有更宅,不过我们那位从小喜欢数星星和长大发明地震仪以及擅长舞文弄笔的张衡同学提醒我们彼偏居而规小,岂如宅中而图大”,所以当你取得“宅人合一”的阶段性胜利之后,勇敢追求“天人合一”的无上境界吧。

一、“宅”事知多少

记者:临近毕业,这段时间你们应该是最忙的时间,所以特别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虽然只是不长时间的几次接触,我感觉你和我们对理工科学生的一贯印象不同,比如我接触到的大部分人都挺冷,感觉难以交流,是不是这样?

高剑光:我是理工科学生,生活在这一群人中间,我觉得有些同学是这样,比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除了科研学习,其他好像都无所谓。不过大部分同学还不是这样,至少我是这么觉得。可能内部的同学比较熟悉,但我们给外面同学的印象可能会不一样。

记者:我观察周围的理工同学,他们白天去实验室,晚上回来打游戏或者看电影,和外界互动的比较少,这是不是大家所谓的“宅”?好像从日本漫画到台湾综艺和大陆互联网话题,流行出“宅”、“技术宅”、“宅男”、“宅女”等等半戏谑的叫法。

高剑光:在日语里,お宅(otaku)指热衷于某种事物的人,并不局限于室内,类型也有很多,比如动漫宅、军事宅、技术宅、户外运动宅等等,类似于我们用“迷”,军事迷、动漫迷之类的。但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宅一般是指成天不出门,在屋里捯饬自己的爱好,如果用英语,可能可以说成“homestyle”或“homesick”。

“宅”这个字真的十分形象地概括了这么一帮人的生活状态,我身边的宅人也挺多的。但是,对于这种现象,我觉得无所谓,只要他们想做自己的事情,有自己的兴趣,享受当下的生活就好了,而且他们还不影响其他人的生活。

记者:这个在现在很多人有分歧,有人说“宅”就像你说的那样,他们在自己的天地里“安居乐业”,过着自给自足、自娱自乐,实现了老子所谓的“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更准确的说是网络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也有人强调了一些其他方面的,比如圈子小,不擅交流,你了解吗?

高剑光:确实有。有些同学很少有户外活动,饮食叫外卖,泡面吃得多,他们通过泡面酱是否凝固来区分冬天是否到来。线下和实验室以外的朋友,比如能叫出来吃饭和娱乐的不到十个人,手机联系人常年不变。性格变得有些孤僻,缺乏幽默感,和人交流时感到缺乏共同话题。还有,通常这类人都没有男朋友或女朋友。

记者:我一个同学说从上学开始,小学生是一队一队的,中学生是一堆一堆的,大学生是一对一对的,不过现在似乎中学就开始一对一对,而大学很多人都是一个一个了,我身边的朋友一直很多,所以不知道你们怎么都成了“同是天涯理工人,相逢何必曾相宅”?

高剑光:这个原因有很多,我们先排除那些天生,本来就性格孤僻的那种。从生活、学习习惯来说,至少从我身边和我观察到的情况看,最主要的外部原因是受专业影响。我们的课,大部分都是数学、物理、化学、微电子等这类专业课程,选课的同学来自不同院系,课堂上也不需要像你们那样辩论、讨论,有作业也是课下自己完成。我们要长期在实验室做实验,通常一个大的实验室有几十个、上百人的比较少,大多是二十个以内,这中间很多人还是不同方向,不同实验类型,所以有可能这个同学每天只需要和管机器的老师说几句,其他时间或许都不需要、也没时间和别人说话。同一个实验室,也就那么几个人,而且绝大部分都是男生,有时做实验累得也没闲聊的心情,空闲了就看电影和打游戏调节紧张神经,毕竟人和人交流有时候是件麻烦的事。长此以往,那么大家兴趣、关注点、交流的默契都渐渐变得退化或迟钝了。

记者:我认识的几个人中间,发现有交流起来很让人郁闷的,且不说没有话题,就算你找到话题,他也接不上,不理你这个茬,通常不用几个字就把话堵上了,或者用自己的技术理论来分析,让人不知所云。一般来讲,人与人之间的谈话,绝大部分是情绪,很少部分是谈话内容,所以我说的那些人的代表是美剧《生活大爆炸》中的Sheldon

高剑光:高智商,强迫症,自恋和对交际一窍不通。这类人有点“密恐”,怕在人多的地方,亦或是也不太受人欢迎。我身边的一些人基本上很少参加社团活动,有些人也踊跃报名了,但是基本上都是“僵尸”,只是参加了一次报名缴费的活动而已,以后就消失了。娱乐活动也不多,自己就是看电影打游戏,集体活动大多数都是吃饭,但其实吃来吃去都是这几个人,偶尔可以遇到一个女生,还是别人的女朋友!

记者:你们为什么不积极找呢?大家说理工科的学生“闷骚”,但我觉得可能是存在对女生的各种想法,但是做起来有各种困难和不去行动,所以常挂在嘴边,给人的感觉就是闷起来吓人,说起话言辞匮乏,却又活色生香、意淫不断。

高剑光:有一次,一个清华女生和我们同学说要找一个北大男生做男朋友,问她为什么?因为清华简直清一色男生啊,不说万里挑一,百里挑一还是可以做到的。她说,她觉得清华男生太猥琐,有种“人不猥琐枉少年”和“没有最猥琐,只有更猥琐”的行为表现,简直要吓死哀家了。有些同学特别渴望有一个女朋友,而且老师、实验、专业课程和生活单调长期压抑下,人就会变得怪怪的了,用台湾话说就是“怪咖”。不过我们也确实没有什么机会和女生认识,活动圈子小,而且圈子里女生更是稀有动物。昨天我们还在实验室讨论,大家集思广益,研究怎么去认识更多的女同学,最后大家都表示难上加难。我们旁边宿舍的新闻传播学院、社会学系同学,生活过得丰富多彩,活动娱乐都很多,呼朋唤友不亦乐乎。这简直不能比!

聊“宅”志异——访北大信科11级高剑光同学(2)(记者:胡士颍)

聊“宅”志异——访北大信科11级高剑光同学(3)(记者:胡士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