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戏剧是影视时代的纯文学”——访剧星决赛冠亚军剧组编剧“枫丹白璐”工作室(2)(缴蕊,欧阳月姣)

guo  2014.06.04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116

二、《ROAR,ROAR》:校园戏不应该止于校园

记者:ROAR,ROAR》这个戏看似非常重口,其实是一个校园戏。你是怎么设计这个结构的?

白:我的戏之所以这么写,是受到了一些刺激。去年剧星我编导的剧《麻将》演出时,某位评委说剧星这个舞台不适合现实主义戏剧,只适合小清新、校园戏。我不同意。这次的作品也表明了我的态度:校园不只是白T恤牛仔裤的小清新,也有暴力、血腥、谋杀。我的故事可以从校园出发,但绝不会止步于校园之内。所谓“校园戏”,也不该是固定的模式或范畴,我想写出一部“反校园”的校园戏。

记者:你们这个戏是复赛才拿出来演的,这么短的时间内选好演员,磨合顺利,在决赛取得成功,还是很不容易。

白:初赛的时候我是剧评人,做剧评人的好处是可以看到更多演员。演狮子的女演员高源在初赛某一场拿了最佳女配角。她的声音、肢体表现都给人印象深刻。但她们当时的剧没有进入复赛。我和丹就请她来演我们这个剧。事实证明挑对了。

记者:剧本你们是如何合作创作出来的?

白:这个故事的灵感是来自于丹丹的一个小说习作。叫《团结湖里的柳瓦夫人》,现在在豆瓣阅读可以看到。我跟丹一起写《ROAR》是因为我对她非常尊重,对她的写作能力也相当认可。这个剧本我写了第一稿,丹改了第二稿,之后十几稿都是我们一起做。所以我们都是第一作者。

记者:这个小说哪一点打动了你?

白:这个小说里有一个细节,我觉得只有女性才能写出来。就是一个北漂女孩在家看电视纪录片,里面有赞比亚柳瓦国家公园里的最后一头母狮,全家都被偷猎者枪杀,剩下她很孤独。甚至还爱上了身边唯一的生物——野生动物摄影师。每天夜里她就在草原上低吼。后来这个女孩失恋了,就梦到自己变成一头狮子,追着车里的科学家跑。这个场景给我印象很深,用狮子来隐喻女性,有鲜明的女性主义立场。首先她是有尊严的。其次她还是一个“动物”。但是也是福柯意义上的,她的“野蛮”是被定义的野蛮。这反映出女性在社会上并没有得到“人”的位置。所以这个象征同时是有批判力的。

记者:丹丹是怎么构思这个细节的?

丹:这其实是我的亲身经历。当时我在一个报社实习,觉得可没劲了。我觉得如果这样过一辈子,会特别寂寞特别可怕。后来刚好我在家看到了柳瓦夫人这个母狮的纪录片。解说员说,柳瓦夫人其实特别孤独,她心理和生理上的诉求都得不到满足。其实这也是《ROAR》中的一个母题。白后来给这个剧想出“人兽杂交”这个点,其实我觉得不算一个噱头,大家都知道它指的是什么。不仅是斯芬克斯,斑马这个人物也有他心理诉求得不到满足的问题,可能这戏里疯狂的一切都是他得不到满足内心中产生的幻象,最后他还是走上了“正常”的人生道路。

记者:但是“人兽杂交”这个点还是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反应。台下惊叹声和笑声此起彼伏。这是你们期待的效果吗?

白:我对观众的反应还是基本满意的。当然开始会有一些接受上的障碍。比如斑马搂着狮子说:“你的毛发像麦浪一样起伏”,有些观众就笑了。但到了最后一幕,没有人笑,甚至很多人哭,说明我们成功建立了作品内的游戏规则。当然,我清楚这部戏对“人兽”的自信表达,真的挑战了某些人的接受边界,但说实话,挑战伦理的感觉很爽。

丹:其实“人兽恋爱”在这个戏里面是严肃的主题。你想,如果男女之间从来没有平等过,却在讨论“相爱”,这种“爱情”是可能的吗?

记者:但从丹丹的小说到《ROAR》这个戏其实跨度还是比较大的,后来又有哪方面的灵感?

白:第一是丹丹的小说,第二是“反校园戏”的想法,体现在《ROAR》里就是斑马在父亲的压力下做实验写论文的剧情。开始写这个戏是寒假的时候,我妈担心我“不务正业”,找不到工作。我其实也顶着很大的压力,白天跟我妈聊天,半夜投入这个剧本的写作。但创作很累,我写不下去就溜出去透透气,在冰天雪地里走一圈再回来。第三是宋冬野的歌《斑马,斑马》,我在吉林家中第一次听到就哭了。人过了青春期特别不容易被感动,但我真是很感动。反校园戏加上柳瓦夫人,再加上斑马,就是我们的灵感来源。这里我还要提到西班牙导演阿尔莫多瓦对我的影响。很多伦理的禁忌,在他那里都习以为常。像是《关于我母亲的一切》里,又是变性,又是艾滋病,但永恒的母性依然令人感动。我觉得,对不合伦常的事实抱有极高的宽容度和认可度,这才是真正的“文明”。他的《吾栖之肤》里有一场戏,那个试图施暴的男人穿了一身虎皮,性感有趣可爱,甚至悬置了道德判断。先有激情,后有思想,一定是这个顺序。

丹:我改的主要是爱情戏,还有父亲的戏份。我对老人一向非常有好感,觉得他们身上有一种时光的味道。这里的父亲是一个人文学科的教授,沉迷于精神世界,于是对于现实的抗争显得比较少。于是我们设计让父亲坐在轮椅上,他的行动就被限制了。另外对于他的死我也花了很多心思,我就觉得一定要让他发生点什么,不能就这么死了。他在和斯芬克斯相遇时表现出的勇气也体现了他和儿子的区别。儿子是把自己关到笼子里,老人是走出笼子,面对斯芬克斯。包括他死前说的那些话,彩排的时候我们都看哭了。

记者:是的。包括用歌队在他身上印爪印的方式来表现狮子的撕咬,狮子最后的死亡之吻等等形式化的处理也很精彩。

白:我觉得我从去年到现在的进步就在这,也是我从丹丹身上学到的。去年的《麻将》,概念强,但人物扁平。这次的人物更加饱满复杂。人物是最能带观众进入情绪的。这个戏里面改得最多的其实是斑马,他也是最像我们自己的一个人物。其实人物越是软弱无力就越难写,你要写出一种代入感。

记者:你们在合作中有没有什么分歧?

丹:其实和白写戏是危险行为,如果观点不同很可能分道扬镳,我们的友情也无可挽留。但是让我特别感动的是,即使我们在生活中有摩擦,一到写戏时就会特别高度一致。璐也是一听我们读剧本,就马上能看到重点。我们的艺术主张和品位还是比较一致的。细节上有分歧,也会努力彼此说服对方,我的想法到底为什么是更好的。

白:戏剧给我们三个人带来很多不一样的感触,也是一种逃离现实痛苦,振奋自己的方式。我们三人之间的基本共识在于“拒绝和解”的艺术严肃性。璐在《早》的结尾看似给出了某种和解的可能性,但也不会把“和解”圆满地呈现出来。丹的写作中也是有很多“扎人”的,不和谐的东西,是“绵里藏针”的写作,这才是高级的。

“戏剧是影视时代的纯文学”——访剧星决赛冠亚军剧组编剧“枫丹白璐”工作室(1)(缴蕊,欧阳月姣)

“戏剧是影视时代的纯文学”——访剧星决赛冠亚军剧组编剧“枫丹白璐”工作室(3)(缴蕊,欧阳月姣)

“戏剧是影视时代的纯文学”——访剧星决赛冠亚军剧组编剧“枫丹白璐”工作室(4)(缴蕊,欧阳月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