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金子总会闪光的——访物理学院舒幼生教授(1)

guo  2014.06.04   名师名课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842

编者按:舒幼生老师的人生经历很普通。但他几十年如一日的思考、做事、教学,不计名利得失,以孜孜以求的态度,认真做好每一件工作,平和从容,培养了学生,也成就了自己。舒老师卓越的教学水平,高度的责任感,为他在学生中赢得了崇高的声望。

一、学生时代,沉浸于物理世界

记者:感谢舒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能先请您谈一下您以前学物理的经历吗?您什么时候开始对物理感兴趣的?

舒老师:上初中的时候我其实不喜欢物理,因为那时物理比较简单,理论和逻辑的东西很少,就是测量测量长度、温度、体积、质量等,我觉得没什么意思。那时比较喜欢的课程是数学。上高中时,物理课本有一定体系了,我就有点兴趣了。而且有一次我偶然在书店里看到一本科普书,里面提到所有的物质都是由电子、质子这两种基本粒子构成的,质量也就是能量等等。当然,以现在的观点看来这种表述是有问题的,但我当时觉得非常新鲜——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世界怎么都是由这两种粒子构成的?质量怎么会是能量?从那时起我就对物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大学我考的是南开大学物理系。那时南开大学以化学见长,物理虽算不上王牌,但也有一批从国外回来的高水平教员。

记者:大学时您是怎么学物理的?

舒老师:我这人有几个特点,比较适合学物理,特别是理论物理。第一就是好奇心很强,总是特别希望把问题搞清楚。第二就是记忆力比较差,需要很多记呀背呀的东西我就不感兴趣。再有就是反应也不快,适合慢慢想,但可以想得比较深入。另外因为我动手能力差,所以不喜欢实验。

在大学里有一次我问数学习题课老师一个四维空间球体面积的问题,结果被他训斥了一顿,不加开导地说我不该看这些东西。我心里很不舒服,再加上我的性格比较内向,这次碰钉子以后,我就更不好意思向老师求助了,更倾向自己思考问题。我觉得教室和宿舍里太嘈杂,就选择一个人在公交车上“胡思乱想”,从一个终点站坐到另一个终点站。后来学了微积分以后,我就把四维空间球体面积的问题搞清楚了,而且还编制了一种初等的求解方法。

我大学时的成绩有一个特点,就是我越喜欢的课程考得越不理想,不喜欢的课反而成绩较好。这是因为不喜欢的课程也必须应付过去,所以笔记习题做得规矩,复习也比较到位,成绩自然也还凑合。可是到了我感兴趣的理论物理方面的课程,比如电动力学和相对论,我就考得不好。原因是老师在课堂上讲解的内容很容易就触发了我的思考,我就开始走神并一直想下去,没法及时跟上老师的思路。

记者:您都想哪些问题,能举一个例子吗?

舒老师:比如有一个问题我想了较长时间。“隧道佯谬”是相对论的经典问题,列车长度比隧道长,列车放不进去,但列车接近光速运动时长度缩短,就能完全进入隧道。但反过来说,如果站在列车的角度看,则是隧道更短了,列车永远不能完全进入隧道。“隧道佯谬”用同时的相对性可以很好地解释。但我进一步想,如果在隧道两端都安上门,在列车完全进入隧道的那一刻把两个门都关上,那么列车到底能不能被关到隧道里? 我上物理课时老想这些问题,常规的题目做得并不好,考试也只是马马虎虎。那时老师上课没有PPT或其它讲义资料可以供你课下复习,不跟着老师的思路认真做笔记,考试的时候就会出问题。但我不太计较这些课程的成绩,只要自己“思有所悟”就很高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