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纪念本科时期与图书馆的美好交集(胡士颍)

guo  2014.12.17   校园文化, 燕园师友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945

结束了一天的听课和做报告之后,我想安安静静写如题之文,却不甚容易。也许是刚从外面梳骨寒风和冰霜月夜,倏然回到百卉含英、流莺阵阵的记忆,不免起人心情,思如波澜。那些带着岁月吻痕的图像,从心底缓缓抽动,声色交融。

(一)

美好的生活,总是从爱开始,快乐的记忆也是如此。我的大学图书馆,坐落在一座小山头上,如淑女静俟于花园之中。这里春有繁花、浓荫避夏、秋桂醉人、梅递幽香,更有我躺在山脚草地上,回味文字余香或对望星空,痴痴呆呆的身影。

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读书的,因为回溯起来,挥之不去的总是家人的责罚和利诱,场面惊心,又很逗乐。我最后认为,大概是开始于我从农村五年制的二年级,转学校到城里的六年制二年级,所以应付功课自如,又无聊到没有朋友,只好寻宝一样在爷爷家里,秘密捯饬新奇的徽章、粮票、邮票、连环画,而最大的乐趣是从四、五个满满的书柜,找那些带插图、充满神奇故事的书,由易到难,由薄到厚地翻个不停,从此私读之乐,如覆水难收。

高中结束,考上淮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报到的第二天,还没发图书证,我就溜进图书馆。至今难以描述当时的心情,因为那是我从自家书柜到区、市图书馆后,再一次迈进让我震撼和激动的全是书的屋子,刹那间,我感觉自己是个国王,来到自己领地任意畅游。自此以后,我便成了图书馆的常客,并且经过亲戚介绍,很快和门卫王大爷,以及借书处、样本库、期刊室的老师们熟络起来。

经常来图书馆,认识的同学和老师多了,自然从蒙头呆脑的新鲜青菜,逐渐知道一些学校掌故。其中最多的,是关于前任图书馆馆长傅瑛老师,给我的印象是,她像是好莱坞的明星被大家崇拜。在中文系,老师和同学说傅老师学问好,讲课引人入胜、富于感染力;在图书馆,老师们说她善于管理,治下严格,没有人不怕她,也没有人不尊敬她,据说她去学校领导那里争取图书经费,不给就不走;我真正开始喜欢她,是因为有个同学说傅老师在图书馆的讲座上说“会逃课的学生才是会读书的好学生”,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彻底征服了我,也让我对图书馆更加亲近了。 

(二)

很多人都有自己对读书的看法,我也如此,曾一度认为个人私下读书的感觉最好。因为在大学以前,很多人的读书是不自由的,我相对来说很自由,却也经历了几次地上、地下的“斗智斗勇”事件,由此逐渐养成“闭门读书”和鲜于与人交流的习惯。

自从听到同学介绍,傅老师在图书馆的那场讲座后,我很后悔当时没去听,于是每次到图书馆都要留意通知,傻傻地等她第二次开讲座。直到第四年,我成为老面瓜熟透毕业,也没等到。然而,这也让我时常关注起学校里的各项讲座信息,感兴趣的时候就邀同学或独自去听。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图书馆邀请中文系张兆勇老师,讲《周易》。我当时在六楼的报告厅,坐在最外一圈,听得却最为投入,讲座后立即找了一些《周易》的书来读,还按部就班地照着张老师和书上教的方法占卜期末考试成绩排名。没想到,这一次讲座主题,成了我四、五年后研究生的经学研究方向,不得不让人感慨良多!

整个大一的生活,我像学霸一样,因为总是和我们班的学霸一起上自习。但其实我看书全凭兴趣,且不喜欢久坐于自习室,时常挟一本书,徜徉于图书馆边的崎岖小径或藏匿于树丛中,边看书,边偷听周边情人们窃窃私语,抑或带着绳床,到图书馆后面的山上,午睡和静静读一会《庄子》。

这样充满懒散阳光和逍遥如诗般的生活,最终被一件事情打破。2004年下半年,我从大一到大二,越发不安分起来。当时学校团委比较支持社团活动,我便萌生一个想法,成立和读书相关的社团,专门聚集书友,做一些读书交流和讲座活动。这样的事情当然首先联想到图书馆,于是找到流通部的王振平和郭海峰两位老师。他们一直是图书馆讲座和读书活动的主要组织者。我吭哧吭哧说了自己的想法,并把我几番修改的协会计划书、协会章程、活动策划、成立流程讲给他们听,请他们做协会的指导老师。王老师对我的设想还挺高兴,没多久就不仅同意和郭老师作为我们的指导老师,还同意协会挂靠到图书馆流通部,接续原来的图书情报咨询服务协调中心,成立新协会,最后命名为“读书成才促进会”。

这里不得不说,图书馆一直对读书活动十分支持,在协会成立以前,老师们都经常做讲座和读书沙龙等活动,图书馆和学生的关系也很融洽。协会成立之后,在原来的读书沙龙基础上,还组织了图书文化节、读书报告会、征文等活动,我的下一任带领协会编辑了会刊。各项活动稳步、持续开展。 

(三)

孟子说君子有“三乐”,其中之一便是“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不亦快哉”,同理,在学生时期,能够遇到好的老师,不也是值得庆幸的吗?而我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在小学、中学、大学,都遇到对我影响至深的老师,面对宽容与狭隘、虚伪与真诚、善与恶的现象与抉择时,让我包容、勇敢、坚定,找到自己的方向。

读书成才促进会成立之后,我和王老师、郭老师的接触越发多了起来,从自身的学习生活到协会活动,都经常得到他们的帮助。对于他们,其实是工作之外,多了一重负担、责任,颇费时间和心力,而我则身心受益。王老师对待学生极为和善,分管流通部时,对大家爱护书籍、遵守规章要求很严,但有位同学丢了一本价格较高的书以至于惩罚严重时,他又体谅学生不易,多方设法替同学买到同样一本赔偿图书馆。有次,我们制作协会的宣传单,王老师问我的想法,我说要写哪些内容、需要印多少份和发给哪些人,王老师则说,我们即便做宣传单,也不要随便印刷、分发,一方面是不能浪费纸张资源,更重要的是对我们协会自身要有一种爱护,不要像有些机构宣传单被扔得到处都是,踩到泥里、丢入厕所或扫到垃圾筐里。协会组织活动时,王老师和郭老师最重视的是发挥我们自身的主动性和创造性,鼓励学生提出自己的想法,他们则乐于成为“服务员”,为我们申请经费,联系学校相关部门,和邀请嘉宾老师,所以我们的活动“规格”一般高于其他协会,颇受很多协会“嫉妒”。其实这是图书馆一向重视与学生沟通、老师们对学生多一分责任心使然,而我们只是有幸成为沟通图书馆和同学的一个积极要素罢了。

大三下学期,我逐步退出协会以专心准备毕业和考研,郭老师工作能力突出,被调到了学校其他部门,王老师不久也退休了,协会的事务多由张理华、赵敬清等老师指导。再后来,我似乎与协会没有什么联系了,但和王老师、郭老师以及图书馆其他老师,仍然联系不断。古人说“动人以言者,其感不深;动人以行者,其应必速”,我想这无疑是不错的,但似乎还可以补充:动人以行者,其应既速且久,因为即便日后可能不会写信通话,也必将在心底、在某个时刻成为美好的记忆、温馨的眷恋、对人生意义的瞬间体悟。

 

写到这里,我想应该可以结束了,但这几天来,大学生活里的人和事像核弹爆发,辐射、占据了我,即便是我和室友王珂第一次在哪里理发,后来这位理发师傅去管理水房,而水房傍边的有个照相馆,我去那里洗曝光过度的照片和请教拍照技巧,这样的事情也一件件浮动在心。整个人好似被催眠,带入标以“东山路100号”的空间里。

近些年,越发体味到“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蕴含的生活感悟,大学如春之华,如秋之实,所蕴蓄而生的果实与生长力量,才是我挺过风雨寒炙、荣辱顺逆的根本。九月二十七号下午,我得知此前为图书馆服务的王大爷病逝了,而后在空间看一些同学去追悼会,我也在心里哀悼,他的音容相貌以及喊我“小胡···小胡···”的语气,仿佛就在眼前、耳边。我想,我与图书馆的那些年和事都已经融入我生命的本体了,大学生活也从未在我人生里结束,而傅老师、王老师、郭老师和其他很多老师,都是在我星际穿越时照亮我的星辰,他们赋予我成为能量传递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