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雪地上的青春(柳黎)

guo  2014.12.17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256

第一眼看到这个命题,不知道为什么,耳边竟响起水木年华的《中学时代》:“爱是什么,我还不知道,谁能懂永远,谁能懂自己”。爱是什么,这个问题或许至今我仍无法回答,中学时代所体验的种种青涩与怀念,已经随着记忆散落在风中,但可以确信的是,有一些画面和一些人是我永远难以忘记的。

 

在上大学之前,我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一所西北小城度过,小城有着舒服的气候,小城里的人仿佛彼此熟识,走不出几步就会打数次招呼。神奇的是,小城在多年的摸爬滚打下,竟然喊出来“教育大县”的名号,于是熟人们见面的家常从“吃了吗”变成了“孩子考得咋样”。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

初中时光是在某种程度上最为灰暗的一段,因为我感受到了应试教育最可怕的一面。老师们不可谓不努力不爱学生,但在“教育大县”环境的逼迫下,用无尽的作业和考试填补了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时至今日我还会记得,当年写数学作业写到凌晨,早上起来继续奋笔疾书的场景。——前段时间看高考纪录片《中国门》,仿佛讲的就是这个时候我们的故事,只能说感同身受。

初中收获最大的事情,莫过于我发现了一生的爱好,收获了一生的朋友。乘着中国足球进入世界杯和亚洲杯杀入决赛的春风,小城里的球场重新充满生机,小孩子们欢呼着争抢一个皮球,大人们每周末都会煞有介事地组织正规球赛。备受压抑如我们,也开始在足球上挥洒汗水,每天40分钟的足球时光,成为那段时间最好的调剂。每天踢完球趟在球场上,直到听到铃声响起,伙伴们呼号着一起奔向教室,成为每天最开心的事情。

从小到大,一直到高考,我都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被老师们称作“尖子生”的我,总会在大考中失利,直到高考或许算个“意外”。因此无论是初中还是高中,在刚入学的时候,我都是带着一个很高的期待出发,这份期待或许来自别人,或许来自自己,或许是压力,但更多是动力。高中伊始,带着失常的考试排名,我依然进入了所谓“实验班”。——高中的时光是我现在最愿意怀念的,因为初中最好的朋友基本都成功成为了高中同学,因为在这里我发现真的有人能和我一起work hard和play harder。

高中第一天永远是我和伙伴们不愿记起却永远记得的一天。一天早上无聊,一伙人呼朋引伴地在教学楼下开始颠起球来,颠着颠着突然发现旁边多了一个观众。“玩得不错啊,有技术”观众这样评价,正想说“谢谢”的我们突然发现是新上任的铁腕校长。于是我们就无情地被丢到铁腕校长烧的“第一把火”中,顶着球在教学楼下罚站可真算是尴尬的高中开端。

 

高中学习在继续,我们的足球生涯也在继续,不知不觉中,我们班球队成为了高中的一支劲旅,在尚属地下的足球联赛中保持了多年的不败战绩。这样的成绩也要特别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的体育老师,被我们尊称为“张教练”的体育老师。张教练已经50多岁,他不懂足球,但对于我们这些爱足球的孩子爱护有加,也总愿意给我们他能做到的所有帮助。“你们学习已经够辛苦了,锻炼更不能落下,累坏了身子还谈什么学习”,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他的另外一句名言是:“男孩子不在土地上摸爬滚打,不体验团队合作,不体验成功失败,就永远成为不了真正的男人。”我想说,在我不长的足球道路上,这位不懂足球的足球教练,是对我最重要的人。

一次体育课下雪,按照惯例,球场封闭,我们只能在教室上自习,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只能再次平复下来。张教练来到教室,问“球队的人呢,雪天就不踢球了吗,这点冷都受不了?”我们高喊“我们要踢!”张教练答:“要踢还等什么!”得到了老师首肯,整个球队一溜烟得冲到白雪皑皑的操场。

我想我会永远记得那一幕——一群青春年少的高中生在布满白雪的操场上你争我抢,尝试着从来没有做出的铲球动作。他们笑着喊着,脸蛋冻得通红,滑到后被队友拉着爬起,冲刺后在雪地上留下长长的一道痕迹。在他们不远处,一个身影在雪中矗立着,凝望着,放眼望去,仿佛看到了自己十八岁的影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