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致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匿名)

guo  2015.05.20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092

不知不觉,又到了新一届孩子们的高考百天冲刺,看着他们“严阵以待”的架势,不禁想起大半年前的自己和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曾经的欢笑、努力与泪水在时间与空间的变更中,有些渐渐淡去,“已为陈迹”,而有些却愈发清晰,每每想来,总有一阵甜意和一种骄傲涌上心头。

那时候,我还是个用泪流满面来缓解压力的小女孩。“学姐,请问你是用什么方式缓解压力的?”寒假返校被学弟学妹如是问,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哭!”清雅的紫藤架、峻毅的雪松、午间无人的教室都曾见证了一个女孩哭泣的时刻,如今也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何泪腺会如此发达,可在当时,眼泪就是解压神器,每一次的暴风雨过后,我的内心便如古井,波澜不惊。对着紫藤微笑,对着松针自言自语鼓励自己,对着教室里的标语默默给自己换上一颗更强大的内心。起风了,还在等待什么,继续把每一天都过成阳光明媚的日子,扎进一沓沓资料卷子中,在雪白的世界里寻找自己当初的梦。

那时候,政治课还上演着不同版本的“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故事。“同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什么?”“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你接着来。”“社会层面是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许多枯燥的知识就在这一唱一和的“说相声”中被牢记。那些年和同桌“唱和”过的知识大半都已模糊,可是那段共同努力的纯粹的友谊在生命的宇宙中成为一颗恒星,点亮整个生活。不知多年后,白发苍苍的我们再次相遇,能否想起当初那两张纯真快乐的笑脸?如今想来,纳兰词“赌书消得泼茶香”的后一句便是“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时候,补课班的楼下的樱花还是那样绮丽。那年冬天,寒冷的西北风带来一片萧索,也“株连”了我的成绩。在走投无路中,开始每周一次的晚上补课。高三的时间永远那样紧凑,每周的那天晚上,来不及回家吃饭,全家人只能在车上吃着妈妈用饭盒送来的晚餐,然后匆匆去上课,道路两旁的矮树亦是毫无生机,整个冬天都有些压抑。然而冬天来了,春天自然不远。二三月,白昼长了,温暖湿润的季风徐徐吹来,吹开了那条樱花小路,在夕阳中,那粉嫩的花蕊给了我最大的安慰,就像在高三的巨布上留下几个清丽的针脚。花儿都开了,我的春天还会远吗?坚持过寒冬,才能看到春暖花开。如今在北大过着曾经“心向往之”的生活,我总会想起那条“风雨樱花路”,感谢半年前那个坚持了整个寒冬的自己。

那时候,四模还是一次几乎前功尽弃的考试。四模成绩一出,剥夺了我原本就少得可怜的信心,那天清晨,独自站在走廊上扶着栏杆大哭,第一次感受到何为崩溃。班主任王老师在远处等我发泄哭过后,轻轻走来拍拍我的肩膀,他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相信你。”我的眼泪汹涌而出,内心却不再恐慌,渐渐有了脚踏实地重新开始的勇气。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相当幸运的人,在高三的时候遇到了这样好的老师,压力大时可以缠着老师闲谈,情绪不稳定时老师总是及时帮我调整,在累到“极致”故意多睡迟到时老师对我莫大的包容,考试成绩波动时的鼓励和信任,让我这样一个原本脆弱敏感抗压能力差的女孩,撑过了那段令人发疯的年月。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拍毕业照的那一刻已经预示着分离。拍毕业照已是五月中旬,“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操场上嬉笑的我们还不曾意识到今后的分离。前不久在网上看到有人改编了一个毕业班版的《同桌的你》,最后四句写道:“谁去了帝都等雪满地,谁在上海弄堂里,谁在珠三角听风和雨,谁在香港思故里……”如今的我们就像蒲公英,飞向天南海北,经纬不一,奈何“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在各自的城市看着不同的车水马龙,偶尔念起当年的时光,脸上不自知地挂上一抹微笑,其实各自珍重,便足矣。

那时候,那些时候,如今被我的朋友们誉为“激情燃烧的岁月”,或许再也没有那样一个年头,隐忍与骄傲并存,寂寞和友谊共生;再也没有那样一个年头,让点点滴滴的酸甜苦辣咸都变得值得;再也没有那样一个年头,成为我们集体的荣誉与回忆,成为我们永远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