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逝去了,所以才完美(边央)

guo  2015.05.20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765

2013年七月的一天,甚至是很普通的一天。心底有等待果的焦亦或是憧憬,因为时间还早,所有人估摸着只有考上北大清华生才能缓缓喘一口,而我然不包括在其中。因那是我不敢触碰想。是我,那不如那是大多数区内藏族考生不敢及的

于是,我自然颤颤巍巍握着手机,查询录果。而是等到深夜十二点,全家都被班主任的一通电话惊醒。在回想起那天接完电话,听到班主任用音告我,“考上北大了!,我和我的家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集体呼,集体雀的。可是,冷一想,我又得自己凭什可以考上北大,我有能力在那聚集全各地莘莘子的象牙塔里,学习生活四年?我能们并学习竞争吗?我能做到?一时对自己失去了信心,生了怀疑。不像很多人那小就有大的想。正如在上高中我成的同都立志要考上北大、清华、人大,而我的想就是我只要考上一所在北京的大就好,因我想要在离姐姐最近的城市学习

这样怀着紧张而又喜的心情,踏上了平生第一次离家出远门的旅程。当进入火站,听着母在背后喊着要保重身体、好好学习时,在眼里打久的眼于止不住流了下是在我生命中,距今止最痛苦的次离中的一次。有回,只想硬着继续往前走好有父一直送到北京。道完第二天,父就要走了。也就是我最痛苦的次离中的又一次。那天早上,看着父上了去往机的出租,我感自己一下子掉入了万丈深,在大的京城,自己太渺小太。送完父在一从宾馆搭出租校的路上,一直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心塞,那也才感到,当你真的感到度失落和悲伤时,眼似乎也得流出

于是就这样,在离父母和一切熟悉的面之后,我灰地迎接了在北大的生活。一切不出我所料,燕的一切都是那美好,的校生,的老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要完美。这样境中,自己得格格不入。

每次穿梭在校园里,凡是有人问起,“你是哪里的?看着不像本国人,还是少数民族?”,我总是会提高分贝骄傲地对着他们说,“我是藏族。”可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别人投来的只是异样的目光和十分幼稚的问题,譬如说,“你们现在还是骑马上学吗? 西藏人不是很野蛮吗?”心中没有斥责没有埋怨,也许他们是真的不了解西藏罢了。我在思考,为什么一个从未踏入西藏这片净土,从未了解过它的人对它的第一评价会以如此简短,如此模糊的语言来草草收场?

在这个充满竞争,干什么事都要以GPA来衡量的学校里,我也曾想要与他们从同一起跑线出发,共同学习共同奋斗。可是在过去十二年里拉下的差距,并不是能在短时间内扯平的,尤其是在英语方面,我还深深地记得第一次进入大学的英语课堂,听老师在前面讲了两节英语,中间不夹杂任何汉语,这对于一个英语水平烂到渣的我来说,实在是煎熬。

曾经听一个大四的师兄说起,在大学四年的生活里,最重要的就是你要找准自己的定位。

的确,即便我英语烂到渣,绩点低到哭,但终归不能自暴自弃,虚度四年光阴吧。于是我重新拾起了母语藏文。在一位大二师兄的推荐之后,我参加了在京藏族大学生成立的汉藏翻译社团,在那里,我不会感到束缚,不会感到有人在压着你的背让你喘不过气;在那里,我可以畅所欲言,不怕被人看轻。翻译工作虽然枯燥,但是当一个个被自己经由汉语翻译过来的密密麻麻的藏文呈现在电脑屏幕上时,心底是满满的成就感。就像一位师兄说过,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可能并不会扭转藏文正一步步衰弱的趋势,可是作为一个藏族,我们已经尽力而为了。

如今能够写得一手藏文,能够轻易将一篇篇汉语文章翻译成藏文,也得益于自己从小一直在西藏上学的经历。

我的小学是在市里比较差的一所学校上的,在上一到四年级时,学习成绩一直不算是拔尖的,可是止到上五年级,我们班迎来了第五任数学老师C。前几任都是因为受不了我们的平均水平太差而放弃了,所以当C老师第一次走进教室,我们就在想过不了一个月,可能又要迎来第六任了。可是她这一教,就一直教到了我们毕业为止。可能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出现一位发现你的优点,改变你的命运,总是无条件为你指点江山的伯乐吧,自从生命中出现了一位如此有耐心,如此有人格魅力的老师后,我渐渐地开始对数学产生了兴趣,不光是我还有全班同学。有时对于笨学生来说,需要的只是持之以恒的教导。我一直以来并不属于总是能够跟老师有密切的关系,敢于和老师交谈的学生,所以当遇到难题自然也是自己想办法解决。可是C老师,总是能够从我眼里了解到我心里的想法,她说她喜欢不善言辞却内心有想法的我,就这样在一次次的关照和鼓励下,我的成绩也从刚开始的中等成为了学校的拔尖。

西藏的每个小学生在临近毕业时,内心最大的心愿可能就是能够考上内地西藏班。与内地不同,在西藏,教学资源和师资力量都十分有限,全区最好的学校也比不上内地中等学校的水平,因此每年小考完都有一批上了分数线的学生经过体检之后,考上内地西藏初中班。小考分数能够达到进入西藏内地班的学生是少之又少的,而我很幸运地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可是在进行身体检验时却查出了乙肝,这也意味着与内地西藏班从此无缘,那时手拿体检单看着上面清晰的阳性两个字时的感觉依然刻骨铭心,没有太大的失望似乎也没有流泪,或许是临走时医生所说的“好好吃药,过个两三年还是有希望痊愈的,中考之后还是可以考上。”这一句在支撑着我。自认为自己一直是个自尊心特别强、总是不喜欢把自己软弱的一面表现给其他人,于是那年,毕业聚会我自然选择缺席,在此之后,陆陆续续有考上内地西藏班的同学办欢送会,每次此类消息进入耳朵,更多的是别人想不到的失落和受挫感。不是因为羡慕,也不是因为痛恨,只是在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偏偏是自己!“

初中生活其实是很普通、很单调的。每天在家与学校之间来来回回,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偶尔被班主任批评,偶尔对父母发发牢骚,平凡得再也不能平凡。初中三年一直在持续不断地吃药,渴望的是中考之后会出现一场奇迹,如愿以偿考上内地,可是与小考之后的情景没两样,三年之后的同一时刻,老天又重重给了我一击,而彼时彼刻不只是我,这一次家中的父母也表现的极其失落,记得那天看到从不在人前软弱的父亲偷偷抹眼泪。

在高三毕业那天,走过曾经留下三年足迹的林荫小道,看着过去三年里下课后的夜晚提着书包背书的每个角落,置身于回荡着过去三年里每一次吃饭时的欢声笑语的学生食堂以及每天睡觉前室友之间的互相调侃声的宿舍,又在庆幸自己当年没有考上内地西藏班,如果当初那么顺利,我就不可能在中学毕业之后,进入A高中,也不可能在这里渐渐找到自己的梦想,遇见最真实的友谊和最美丽的情感。止到遇见美好的事情,我便不再怨恨命运的不公。A中学给了我太多太多美好的礼物,优异的成绩、珍贵的友谊、朴实的师生情,以及继续学习母语的机会。

A高中是西藏境内最好的高中,虽然与内地重点高中无法相提并论,但是这里的每一位都很优秀,他不会排除成绩差的学生,也不会重点培养天资优厚的学生,一切平等对待,公平竞争;这里的每一个学生虽然不能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或英语,却在学习母语藏文的同时尽力而为地学习着汉语和英语。尽管每一位英语老师同时在教授三四个班,一旦有英语老师生病,就意味着一两周都不能上英语课,尽管如此,还是有班长自发组织英语成绩稍微好的同学带领全班学生背英语单词;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有生命的,每当想要从枯燥无味的书本中逃离出来时,只要在草坪上轻轻一躺,她会接纳你所有的不快和情绪;这里的食堂大妈是温柔贤惠的,每次背书背到很晚,食堂的饭都凉了,大妈会帮你加热,让你吃上一口热喷喷的饭;这里的宿舍是有阳光的,每天中午我们几个女生会蹲在阳台里,对着从对面食堂里出来的学生唱歌,这是那年高三忙碌、枯燥的生活里惟一的娱乐方式。

而这一切已然成为了过去最美好的回忆。

如今在帝都,在这个园子里走过了一年,比起刚开始对它的恐惧和排斥,已然多了一份感情。我也不再为过去十几年里,与大家所拉下的差距而忿忿不平。过去的再怎么想折返,终归也是逝去了的。我们能做到的只是记得它的好,反思它的不完美。

 

20141014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