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也说“好学生”(王晨晨)

guo  2015.05.20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349

假使现在让我回忆自己的中学时代,我首先想到的形容词就是“好学生”。从小到大,我就是那“邻居家的孩子”,读书认真,成绩优秀,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最后考上名牌大学,人生进入下一个看得见未来的美好阶段。作为这样的好学生,我习惯了别人的表扬与羡慕,也曾或无奈或有板有眼地给别人传授一点经验教训;然而,现在的我或许就站在别人眼中所谓美好前程的大道中央,假如再有人问我如何做一个好学生,我一定要劝他好好考虑一下,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至少到现在为止,评判好学生的资格都属于老师和家长,他们的标准虽然因人而异,总的说来都包括学习认真听话懂事。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即使每次考试都得第一,但若总在课上看课外书,或是追着老师问些不着边际的问题,恐怕也并不被人理所当然地看作是好学生。然而一个成绩只在中游的学生,如果天天埋头苦读,安静听话,也会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可以看出,虽然“好学生”褒奖的对象指向的是学生这一身份,但却将对“好”的考量放在了更重要的位置上。换言之,拥有出众的学习成绩或是掌握高效的学习方法都不是成为好学生的关键,因为在此之前,老师和家长们首先希望你是一个“好孩子”。

那么究竟什么才能算“好”呢?就我自己的经验来说,在大多数学校和家庭中,“好”即首先意味着听话以及服从常识与常理。回想我的学生时代,几乎从来没有跟老师顶过嘴,也从未做过任何出格或别人不理解的事。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很长时间以来,我习惯了听从他人的说法,不会拒绝自己讨厌的东西,甚至不能形成以及表达自己的观点与想法。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我觉得自己到现在都还深受其害。当我离开了熟悉的被夸奖虚饰的环境,接触到原本就更为广阔的世界,“好学生”的身份和习惯并不能帮助我处理学习与生活中那些更棘手也更重要的事情。而且当你面对一个个鲜明而独立的同学,而非死气沉沉的习题,你才会更加了解到“好学生”根本无法用来定义自己,也不能让自己变得更有趣,更能和他人愉快地相处。

老师的教诲和父母的经验当然都建立在使我们尽量少受伤害少走弯路的出发点上,却忘记了他们的这些“忠言”也是通过自己的摸爬滚打才亲身获得的。正如现代舞大师玛莎·格雷厄姆说,“有股活力、生命力、能量由你而实现,从古至今只有一个你,这份表达独一无二。如果你卡住了,它便失去了,再也无法以其他方式存在。世界会失掉它。它有多好或与他人比起来如何,与你无关。保持通道开放才是你的事。”每个生命的个体都源于这个“我”,所以不要被“好学生”所允诺的一条安全而平稳的路给诱惑了,因为你若一味重蹈他人的辙迹,就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自己的脚印。

当然,重新思考“好学生”并不意味着要什么都跟父母老师对着干。青春期的那一点叛逆一旦脱离理性的视野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其实,无论是别人艳羡的好学生,还是让人另眼相看的坏孩子,都是他人为你设下的模式与标签。这种无形的桎梏意味着一张张没有个体色彩与温度的相似面孔。苏格拉底说,未经省察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所以真正的“好学生”这会儿甚至就已经开始怀疑我在这里的一番说教是否有其偏颇之处,因为如果时光倒流,我愿意用一切换取一个懂得怀疑与思考的自己。我知道那才是我在学生时代最想要获得的能力,也将是我日后人生中最有助益的动力源泉。

不久之前,很多人在朋友圈分享假如不考虑任何因素自己最想从事的三个职业。阅读那些被主人深藏或遗忘的梦想,会发现有些或许受限于时代与个人的因素,但还有很多只是因为我们意识到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在今天这样一个号称越来越开放、自由的现代社会,个体发展应该更加多样丰富,但现实中人的生活和价值观都大大地扁平化标准化了。大部分人都不加思考地盲目追随他人的脚步,无论是稳定的工作还是舒适的生活,这一切都本无可厚非,但可怕的是我们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获得这些,更无法包容和所谓主流价值不那么一样的选择。伴随着成长的过程,我们每个人头顶的天空都会被遮蔽和分割成越来越小的一束光,然而那些勇敢与智慧的人会拂去那些荫蔽,看到更完整的天空。

也许,你已经习惯了做一个好学生,那么你在不远的以后或许会经历一场痛苦的重新寻找自我的蜕变,也有可能你会一直走在一条令人羡慕的康庄大道上。万一,你还没有来得及成为一名好学生,那么别着急,在那之前还有更有意思的事,那就是成为自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