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想对中学生说的话:请珍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边旭)

guo  2015.05.20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007

这期征稿的主题是想对中学生说的话,我想起一位师兄曾对我说过:大学本科的前两年应该好好思索如何弥补中学时留下的缺憾,后两年则是为未来的生活做准备。想来或许有些道理,上了大学后有时也会思考自己走过的路。在北大已经经历一年半,对少年时代的思考有了些许沉淀,也许这时回过头来跟师弟师妹说的话才真正有意义。各位读者,我的高中生涯教会我最重要的一课是: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况,请珍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

这样的感受,来自于和我一路走来的闺蜜。

我和闺蜜小学时就认识,本来不在一个学校,是通过补习班认识彼此的。我第一次上课因为没有课本只好和她合用一本,记忆最深的就是她笔记上清秀的字迹,用今天的话来讲,当时我就认定她是“学霸”。但由于毕竟不在一个学校,所以一直关系一般,只是那种在大街上看见了会打声招呼但绝不会多说一句话的关系。

后来我们升入同一所初中,但不是同一个班,她所在的班级是年级里最好的,而我的班级,也就中等偏上。印象中她拿过好几次年级第一,老是作为学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发言,而我呢,初一时玩得有点过头,考过200多名,还有几次因为上课总说话被罚过站,后来到了初二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就发奋学习了。初三时成绩还好,考入重点高中基本没什么问题,虽然成绩在上升,但代价就是,我的性格渐渐变得沉郁起来,对成绩波动、老师的批评以及各类生活中的小事过分敏感,我还记得临近中考时我怀疑自己“喜欢上”同桌男生后回到家里又哭又闹,因为怕影响中考就哭着喊着让妈妈跟班主任协商调换座位,后来想起那段经历,感觉可能是被中考的压力压得心态失常了吧。

闺蜜她呢,从初一到初三,都是女神般的存在,在我的印象里就是完美无瑕,优秀到即使是发个试卷都会因为发得又好又快而被老师表扬的那种。

后来我们升入同一所高中。我的家乡是一个很小很闭塞的城市,作为这个城市中的一员,很多东西我们无法改变,唯有个人命运不在此列,所以我们那的人——尤其是学生,格外知晓个人奋斗的重要。高考就是一个改变个人命运的机会,而且在很多人看来是惟一的机会,所以我所在的高中,从教师到学生,无一例外地奋斗在高考的阵线上。也许我的很多高中同学回忆起高中阶段时颇有微词,但是对我而言,我的高中是没有遗憾的,至少是在应该奋斗的三年里我奋斗过了。

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该入正题了。升入高中后,我和闺蜜分到了同一个班级,而且座位挨得很近。我们都在最后一排,而最后一排女生非常少,于是我们俩自然走得近了,慢慢也就熟悉起来。闺蜜还是女神的样子,不同的就是那时的我渐渐发现她其实非常平和、容易相处,从不装得“高贵冷艳”。

当时文理没分科,不聪明的我理科学得特别吃力,物理到了后期基本是一点也听不懂,但是上课时还是硬撑着,装模作样地点点头,不为别的,就为了不在女神面前暴露屌丝本质,我承认那时即使是对于朋友,我仍怀着戒备心,暗暗比较着成绩,更何况当时她的成绩比我好很多。

于是,当听说期中考试时她把化学试卷选择题的答题卡涂串行时,我高兴大于同情,谁说高中时期没有功利心?在我们那里,高中时期其实是一个非常功利的时期,一切都以分数为尺码,在那时的我们看来,高考是个零和游戏,一方的成功必定以牺牲另一方为代价,谁都不想做失败者,于是谁都要把别人踩在脚下。

所以在文理分科时,听说她也选文科我心里挺不舒服的(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我真是超级幼稚)。文奥只有一个班级,所以我们又在同一个班了,这回竟然成了同桌。

同桌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不管最初两者个性如何,最终都会因为同桌结下感情。我们成了同桌,一晃就是一年多,一年里从没分开过,随着了解的深入,我渐渐觉得闺蜜这个人吧,怎么说呢,其实属于女生中非常晚熟的那种,对每个人的评价基本都是好的,跟她说点“灰色调”的东西她老是不相信,她总是选择宁愿去相信善,而我却总是幼稚地想告诉她社会其实很“恶”、没有那么简单,我其实也就是多看过几本书,那时哪里知道真实的社会呀,但是当时就爱这样,跟她一起聊天我总是能获得一种虚假的“成熟感”。

我承认即使高中时我和闺蜜关系很好但我一直没有放松戒备,还是一直在把她视为对手,我就是每天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投入新的战斗。我跟她比写作业的速度、比答题的速度、比背书的熟练度,比发言次数,凡是能比的几乎都比了。也许是由于脑袋终于“开了窍”,学文科后我一路遥遥领先。所以我“事事都要比”的做法给闺蜜施加了许多无形的压力,那时的我不是没有察觉,但我就是乐在其中,不仅事事都要比,而且有好的东西也藏着掖着不告诉闺蜜。

其实闺蜜的内心也很脆弱,我后来渐渐了解到,初中时发生的一件事给了闺蜜很大打击,以至于后来她一定要坐在班级的最后一排;她的内心敏感细腻,周围同学的某个举动都有可能让她困扰半天。后来我们调换了座位,她有了新同桌,大多是那种性格有点张扬又特别吸引女生的男生闺蜜有些意见但又常常不说。那时已经进入复习阶段,我更多在忙自己的事情,对闺蜜或多或少有些忽视。

再后来就是自主招生,我那时就是年轻气盛,数学那么渣但硬要报北大,后来学校多方考虑后给了我人民大学的校荐资格,我一直愤愤不平。闺蜜呢,其实她一直的理想也是北大,但最后报了南开大学,我知道那是她父母的理想但不是她的。我们几乎同时选择了北大作为理想的大学,但是我在整个高中时期一直很“张扬”: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喊出“一路向北(北大)”的口号、自主招生时哭天喊地地要报北大,为此班主任给我做了很多思想工作还有就是假期时特地到北大拍了一堆照片贴到卧室的墙壁上……而闺蜜呢,她爱北大并不比我少,但是她极少表现出来,每次我提到考入北大时她总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作为她最好的朋友,当初的我明明可以提供很多帮助,鼓励她我们一起考北大,但是我没有,由于竞争心理作祟,我始终是通过与闺蜜比较成绩来获得成就感,而没有实实在在地拉她一把。

她顺利地取得了南开自招的降分待遇,我则什么降分也没得到,其实我本不适合参加自主招生,高深的数学实在难以驾驭,而后我安心地复习备考,最后考入北大,而闺蜜也顺利地进入南开最好的专业。

大一的寒假时我去了一趟天津,闺蜜模样大变,一头披肩长发让我这个一直想留长发而不得的人真是羡慕嫉妒恨呀。去天津主要是去吃小吃了,南开老校区周围有一片“CBD”,我进去之后不停地吃东西直到撑到不行,而后在闺蜜寝室住了一晚,偶然得知她光荣地当选系花(她们级的男生私下评的),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

然后就是去年清明节闺蜜来北京,因为时间仓促我们只是逛了几所大学:对外经贸、中央财经、清华外加北大。我是在中央财经和闺蜜汇合的,同行的还有高中时班里的体育委员,我们一行三个在中央财经走了一圈后决定去五道口的酒吧玩,先前曾向闺蜜许过诺要领她去酒吧体验一下北京年轻人的“夜生活”,其实我也没怎么去过啦,要不是有体委同学陪着我们才不敢去咧。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大家喝喝酒,然后去舞池跟着众人跳舞,闺蜜特别拘谨,一直要我们保护她,相比之下我比较放得开,也玩得特别开心。回来的路上,闺蜜跟我说:“这么多年,你就是压抑自己太久了。”

后来我们“英勇”地决定夜游清华园,夜里的清华园,很安静、很美丽,我和闺蜜手拉着手边跳边唱着早已熟悉的歌谣,从《黑猫警长》到《挥着翅膀的女孩》,《从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到《当》,我突然强烈地意识到,其实我们再也再也回不去了。我依然记得,很多年以前,一个有着温暖阳光的午后,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一间教室,坐到一位女生旁边,因为没有课本只好与那位女生合用一本,那女生的字迹工整漂亮,当时老师在讲中国古代文学——那种很美很美的东西,那就是我和闺蜜第一次相见的时候,那时的我绝对不会想到今天我们会成为如此要好的朋友。如果当初我不那么自私一点,我不那么总想攀比一点,我不那么小心眼一点,我当时真心地拉她一把,会不会,闺蜜也会和我一样,在燕园里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呢?

其实答案永远未知,当把闺蜜送上回天津的火车后,我明白既定的事实已不可改变,我能做的,唯有祝她一切安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