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发现韩国:成均馆徒步与韩国文化之美(边旭)

guo  2015.10.21   北大人看世界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1,636

今年5月份时,正赶上韩国爆发MERS疫情,我在BBS上看到一则帖子,说的是韩国成均馆大学一年一度的徒步活动邀请北大学生参加,当时只是觉得好玩立刻就报了名,后来面试时才发现,疫情真的让很多人有顾虑,报名的人不多,中途又有陆续退出的,最后只去了7人。

美丽的SKKU校园

 

活动全称叫“2015 Global Pioneer Spirit Walkathon 過去書,未來路”国土大长程,是成均馆大学一年一度的品牌项目。成均馆大学,简称SKKU,成立于1398年,是韩国最初的国家教育机关和大学教育的发源地,类似于中国的国子监,韩剧《成均馆绯闻》就是以该大学为背景。活动为期10天,韩中学生共计200人在7月末一起从安东走回首尔,重走古代士子徒步去汉城参加科举考试的线路。白天一整天进行田野徒步,晚上组织各种活动如talent show、烹饪大赛、烤肉派对等等,回到首尔后穿上传统韩服,模拟参加一次科举考试。这次活动结束后我们几个同学又在首尔玩了几天,所以,我将从活动和游玩两方面分别来谈,可能一般的游记大家也看过不少,我尝试写出点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在首尔模拟古代的科举考试

 

成均馆徒步:疼并快乐着

学生一共被分成12个组,本来,成均馆邀请了20名北大同学,结果只去了7人,所以,1个组里只有1个中国学生。我很幸运,组里的同学都非常友好,我们用英语谈论电影、三国演义、韩朝关系和外出旅行等等。我的名字叫“边旭”,韩国同学都只叫我“旭”,然而发音常常不准,念着念着就成了“xiu(秀)”了,我也没纠正,就这样叫开了。活动最后一天的talent show上,我们组编了一组舞蹈,就是那种常在电视上看到的韩国女子组合的热舞,我笨笨地学了好久。配乐里最后一句歌词发音也是“xiu”,所以,我们组的创意就是往我胸前贴了一张写着“xiu”的白纸,跳到最后随着配乐大家一致指向我。组里还有一个男生非要加入一段打太极的动作,我就教给他最简单的“一个大西瓜,被分成两半,给左边一半,给右边一半”。最后,我们组成功夺冠,每人分到一双人字拖(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人字拖,非常之好用,后来在韩国玩就靠它了),而我的“西瓜太极”,也成了组里伙伴们喜爱的动作,最后分别时,我们一起打了一次“大西瓜”。

最后一天下了雨

每天早上6点伴随着“一摞马,一摞马”(韩语:起床)的巨大音响声,我们起来做早操

 

这活动很好玩,但是,也的确非常累人。我们每天至少走8个小时,晒黑神马的都不算什么了,我第一次感受到,走路,也可以是一件如此痛苦的事。我的双脚从第3开始都起了泡,每走一步都伴随着巨大的疼痛,第5天时泡挤破了,因为处理不当,右脚的小脚趾掉了一块指甲大的皮,红色的肉露了出来,流了血后来化了脓,袜子被伤口弄脏了洗不净。队医好几次问我“Can you walk?”,因为还想再坚持一下,每次我都回答“Yes”,再后来我只用脚的一侧走路,一瘸一拐的,伤口过了很久才痊愈。现在想来,还是很感谢自己那时的坚持,的确,再坚持一下,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我还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韩国全体的适龄男性都要服2年义务兵役,我们组里有8名男生,只有1个大一的男孩年纪最小没服过,有2、3个男生与他存在一种类似于“大哥与小弟”的关系。我想,日常生活中渗透着的军营文化(尤其在男性群体中)可能是韩国文化区别于中国、日本文化的一个方面,也是理解韩国文化非常重要的一点。另外,韩国文化讲究长幼有序,与日本相似,这也涉及到敬语的使用。大家第一次见面相互介绍时,一定要问彼此的年龄,我们组年龄最大的男生很自然地成为组长。

每天中午都是这样休息的

住的地方

最期待的lunch time

我们走过城镇乡野,我们穿过农田草地

我参加这个活动最初的目的是想给自己找虐受,家庭、学校和社会对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已经很好了,年轻的时候,总应该让自己受点虐,吃点苦。包括之前在学校军训时,我也坚持不让自己请任何假、参加可以选择不去的拉练。然而成均馆的徒步活动,我认为在强度上远远超过军训,我们每天在疼痛中醒来,在疼痛中行进,在疼痛中睡去,在疼痛中完成各种活动,不能止步,不能偷懒,远离手机电脑,去发现人和生活本身的乐趣。

整个活动中,我惊叹于韩国同学良好的身体素质,队伍里只有一辆很小的救护车,极少极少会有同学乘救护车休息,再痛苦也都坚持走路,我在中国的同龄人中算是身体素质还行的,然而与韩国同学一比却成了小弱。私以为,这样的活动,在中国是绝对办不起来的。

 

韩国文化之美:柳先生·博物馆·韩食

活动结束后我们在首尔玩了几天,非常凑巧,同行的一位艺术学院的师姐早先来首尔参加过博物馆参访活动,认识了韩国一位叫“柳昌宗”的退休法官。柳先生喜爱瓦当艺术,有不少私人收藏,后来成立了一家私人瓦当博物馆,柳先生曾盛情邀请师姐参观他的博物馆,于是师姐这回就领着我们一起拜访了他。柳先生夫妇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柳先生70岁了,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告诉我们自从退休后就开始和夫人一起学汉语和日语,常到中国和日本参观讲学,传播韩国的传统艺术,目前已被中国安阳博物馆聘为客座研究员,最近的目标是与日本的大学合作开设韩国传统美术方面的课程。柳夫人是一名优秀的服装设计师,她很自豪地给我们看了她的作品集,还说泰国前总理英拉访韩时看中了她设计的一条裙子,她于是将裙子赠与英拉。

韩国的传统建筑受中国很大影响

博物馆不大,除了韩国古代的瓦当,还有不少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作品,可以看出韩国传统美术受中国很大的影响。师姐后来也说,在她看来,韩国国家的瓦当艺术类似于中国的地方美术,历史上受中国影响太大,自身的特色不容易展现,所以现在韩国官方和民间都在努力向外推广自身的文化艺术,增强自身的身份认同,区别于中国(联想到70年代韩国推行韩文、废除汉字的举措很可能也有同样的考虑)。我们后来在参观景福宫、景德宫和国立博物馆时,看到牌匾和古书上尽是汉字,建筑风格和展品有明显的中国影响的痕迹,有种“中华文化入侵韩国”的感觉,韩国自身恐怕也不太喜欢好像“沦为中国附庸”的感觉吧。所以当看到有的博物馆对一些中韩间的历史事件做出主观性诠释时,我们会很理解。

韩国官方和民间对自身历史文化的重视是中国应该学习的,柳先生后来又提起他的博物馆每年都接待很多中小学生前来参观,他自己也在带博士生做科研。以及,韩国政府也和中日两国的大学合作,每年支付巨额奖学金培养研究韩国美术的研究生,并为其日后就业提供帮助,柳先生也是这个项目的积极推动者。

柳先生夫妇与我们

 

柳先生夫妇让我印象深刻的另一点是他们对生活的态度,尽管人到暮年,但也孜孜追求着自身价值的实现,做着真心热爱又能影响社会的事情,很羡慕这样的生活,人的一生就应该充实而富有意义。

关于韩国的美食,我觉得其实是中国的韩餐厅把韩食做好吃了。在10天的活动里,我们吃的最多的就是泡菜和泡菜汤。我本人喜欢辛辣的食物,然而大早上起来喝酸辣的泡菜汤也是略有不适。肉不多,而且是变着法地做,肉丸子、肉香肠、豆腐冒充肉等等,鸡肉猪肉居多,牛肉很少,后来出去玩时也发现韩国的肉的确很贵。韩国国土面积小,山多平原少,纬度较高,冬天天气寒冷,农业资源并不丰富。白菜和萝卜作为便宜易得的蔬菜,成为餐桌必备。韩国泡菜历史悠久,做法多样,成本低廉,尽管吃到后来我并不很喜欢,但也明白这也正是这个国家非常重要的特点,而且,菜多肉少的饮食毕竟也是不容易吃胖哈~

我们的团队

 

整个活动非常感谢北大和成均馆的老师和同学,每当我脚上痛得受不了时,整个团队都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talent show上,杨老师一展歌喉,为我们北大团队争了光;组里的小伙伴都非常关心我,帅帅的staff后来还通过FB发了很多照片给我,真的感谢遇到的所有人。

每次出游我都尝试尽可能了解当地的文化氛围和人们的生活,然而毕竟仅仅只能看到几个侧面,我尝试客观评价,但也难以避免主观臆断,希望日后走更多地方,发现更多不一样的世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