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蔡元培教育思想奈何受“指责”?

guo  2015.10.22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77

近读8月2日《北京青年报》“专栏”文章:《蔡元培教育思想并非无可指摘》,如此醒目标题,让我有些惊异,但原则上仍可理解。因为任何重要历史人物或伟大思想家,都不可能毫无暇疵或绝对正确。蔡元培这位中国现代教育的元勋,也不例外。

那么,作者所要“指摘”之处究竟何在呢?原来是蔡元培在1912年7月10日全国临时教育会议上的开会词。作者将开会词的内容归纳为“两层意思”,一是把公民道德看作各项教育的“中坚”和“根本”,强调道德教育是教育家的首要任务;二是中学和小学所代表的基础教育,设想“归地方政府管辖”,以地方税收作为经费支持。前者是蔡元培讲话的重点,对其思想本身,作者似也无可“指摘”;对于后者,作者便大发议论,严加指摘。说这是“贯穿民国并延续到今的陈旧顶层设计,其弊端是显而易见的。由于各地经济水平和文化氛围的差异,对基础教育的财政和社会支持的力度也就极不平衡。这样便使基础教育很难有统一的标准,即使有也缺乏经济实力和社会意志来执行”。由此作者断言:“蔡先生热衷的公民道德教育就是空中楼阁,难以在实际贯彻中取得良好的效果。”并且说:“这是民国初年留给后世的一个糟糕的顶层设计。”这种言过其实的“指摘”,实在值得商榷。

笔者找来开会词全文,细读之下,感到其要义并不限于“两层意思”,至少有以下三点:第一,说明民国时代教育方针与君主时代教育方针之区别。蔡先生引证19世纪瑞士教育家裴斯泰洛齐的话:“昔之教育,使儿童受教于成人;今之教育,乃使成人受教于儿童。何谓成人受教于儿童?谓成人不敢自存成见,立于儿童之地位而体验之,以定教育之方法。”又君主时代之教育,以其利己主义为目的,“使受教育者皆富于服从心、保守心,易受政府驾驭。”而民国教育“须立于国民之地位,而体验其在世界、在社会有何等责任,应受何种教育。”教育是以儿童、学生为中心?还是以行政领导者或教师为中心?是培养利己主义者,还是培养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人才?这个教育方针和培养目标的大问题,是教育领域长期存在的根本对立与分歧。阐明民国时代的新观点,正是这篇开会词的主旨。一百年前蔡先生的这个预示,至今仍十分具有警省意义。试看今日校内的种种急功近利的目标,行政化和强制性手段,课堂上长期难以改变的满堂灌现象,以及学习围着考试转,考试围着教材转的应试教育,不是都与这个问题密切相关么?作者为何对这个基本思想避而不提呢?第二,蔡先生再次提出教育内容之五项:“军国民教育”(相当于体育)、“实利主义”(相当于智育)、“公民道德”、“世界观”、“美育”。他说:“五者以公民道德为中坚,盖世界观及美育皆所以完成道德,而军国民教育及实利主义,则必以道德为根本。”把德育置于教育之首位,使德、智、体、美育相结合,培养健全的人格,这是蔡先生的一贯思想。在临时教育会议之前,他已出版《中学修身教科书》修正本,至1921年,出至十六版。他以身作则,首先是德高望重的学者,“修身以安人”。如蒋梦麟所说,他是“大德垂后世,中国一完人。”他亲自倡导并组织道德促进会,制定教师道德守则,使北大聚集并培育了一批又一批德才兼备的高端人才。一直影响到他离开北大和西南联大时期,以至全国的教育、文化领域。可见蔡先生的以公民道德为中坚的思想是在整个教育领域得到实际贯彻并卓有成效的,并没有成为什么“空中楼阁”。至于上世纪后半个世纪以来,由于只讲政治教育,不讲公民道德教育,只上政治课,不上公民道德课,使公民对自己的权利、义务和基本道德逐渐淡薄,以至茫然无知,由此出现的种种后果,不正是从另一方面说明蔡先生这一思想的正确和力量吗?对此,作者为何又置之不顾呢?第三,正是“专栏”作者着重“指摘”的部分,在开会词中并不占重要位置。现就原文作如下摘引:“此外,又有种种问题,不能单此教育界解决者。如前清学部主张中学以上由中央政府直辖;中学以下,归地方政府管辖。日昨有几位谈及,…谓中学校应归省立或县立,此等须俟地方言制颁布后,始能规定,现在只能假定一划分之方法,即如中等以上教育,取给于国家税,或以国家产业作基本金;中等以下,取给于地方税,或用地方产业作基本金,亦只能为假定之方法。”不难看出,这里所说教育单位管辖和经费来源问题,并未形成决议和文件,只是有人谈及,而作一假定(即设想)之划分。专栏作者竟从这里断言:“这是民国初年留给后世的一个糟糕的顶层设计。当下基础教育和公民道德教育比较严重的不平衡状况,可能也与之有关。”这就更加牵强附会了。

其实,蔡元培在民国初年任教育总长的时间很短。1912年1月3日他被任命为第一任教育总长,4月26日正式到任。至7月10日临时教育会议前,他已两次提出辞职,皆被袁世凯挽留。会议结束,7月11日,辞职便被批准。可见蔡先生的开会词中关于基础教育的管辖和经费的归属问题,只是附带谈及的一个假定,根本谈不上什么“顶层设计”,与往后基础教育和道德教育中的问题,很难说有什么实际联系。

应当看到,蔡元培的教育思想和他一生的教育实践,重心在高等教育。他主张教育独立,特别注重德育和美育。他认为大学是研究高深学问的地方。教师首先应当“积学”与“热心”,有研究学问之兴趣,并以此影响与指导学生。学生上大学,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为了治学、求真理。

他明确提出并坚决贯彻的办学方针是:兼容并包,思想自由。这是繁荣学术,培育人才的康庄大道。只有认真恢复并努力弘扬他的这些教育思想,才有可能培养出高质量的杰出人才,我们民族的伟大复兴才真正有希望。作为教师,我们的神圣职责,应当是深入研究蔡元培的教育思想,努力加以贯彻实施,而不是捕风捉影地去搜索什么可“指摘”之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