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愿你把自己唱成一首歌(张琦楠)

guo  2016.01.31   大学之前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507

也许每个少年心中都曾埋藏着一个小小的疑问,正如那首歌: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 I asked my mother what will I be? Will I be pretty? Will I be rich? ”

少年都是如此地渴望着长大,未来的自己在他们心中永远神秘而充满希望。

十八九岁,说大,这个年龄的人大部分未曾踏入社会,未曾独立生活,即使再独当一面仍然当自己是个孩子;说小,他们已经对着00后和10后的孩子们摆出一副前辈的姿态啧啧地评头论足,对着00后的小鲜肉们成为舔屏的姐姐粉。这是个尴尬的年龄,也是个美好的年龄。既然无法预测未来的模样,那么不如回到过去想想我们是如何成为现在这个模样。

那么,就由我先来讲一个故事吧。

 

PART 1 你可知你胸中有着热血汹涌。时光它飞逝而过,来不及就蹉跎

——朴树《冲出你的窗口》

我们暂且称故事的主人公为A小姐。她性格慢热生性拘谨,但在熟人中间却疯癫不能自已。在经历了六年的东北女汉子岁月之后,A小姐迷迷糊糊地进入了家乡的一所初中。向来秉持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的A小姐,安心地在自己的新班级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开学一个月下来,慢热的A小姐也找到了几个可以说说笑笑的朋友,A小姐想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许也会像小学一样找到几个趣味相投的死党。没想到初中第一个月的月考,此前在班级里不显山不露水不在老师面前博存在感的A小姐却一鸣惊人地拿了年级第一名。而A小姐班级的其他同学却甚至没有人能跟A小姐出现在年级成绩单的同一页上。从此这个第一名几乎伴随了A小姐的整个初中,也给A小姐以后的生活带来了难以预料的影响。

如果说A小姐的性格为她与其他人的交往竖起了一道玻璃墙,那么在A小姐看来,她突出的成绩将原本一踢就碎的玻璃反而变成了钢化玻璃。

A小姐就这样度过了初中的三年:班级里的同学各色各样,包括A小姐这样标准的好学生也包括混社会的小头领。因为成绩这张挡箭牌,A小姐天然地获得了众人的尊敬,或者说是无视。有人不屑这样的“好学生”进而选择漠视;有人敬畏这样的“好学生”而选择远离;有人会表面不受影响地对待A小姐,但说说笑笑中总会有一丝疏离和隔阂横亘于他们之间。

A小姐的内心就这样沉静了下来。她被动地接受了从那场月考开始别人为她描绘的形象,并让自己活得越来越像别人口中她应有的样子。她不再是那个会与人玩笑不在乎形象的小丫头,她不再是那个会在课堂上当众反对老师观点的姑娘。新的环境仿佛一个不同的反应条件,A小姐身上发生的化学反应渐渐出现了不同的产物。A小姐感觉到自己很累。无论这个面具是不是A小姐主动戴上的,她任由这个面具与自己的血肉同时生长,想要再摘掉难上加难。

纵使A小姐还是有那么几个每天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一起上下学完全符合标准定义的“闺蜜”,但A小姐总能感觉到内心的不快乐。也许A小姐一直没意识到自己的小优越感让她惯于站在一个上帝视角看待他人。她用她的优越感怜悯着其他人,也怜悯着除了这点小优越一无所有的自己。

三年过去了,表面沉静的A小姐心中的热血从未停止汹涌,但她知道时光已被自己蹉跎而过。A小姐没有做到冲出她的窗口,却用各种借口把自己关进了那面钢化玻璃做成的窗户之后。

 

PART2 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痴迷流连人间我为她而狂野

——朴树《生如夏花》

支撑A小姐度过贫瘠而无味的初中生活的就是对高中各种旖旎的想象。终于,她进入了她所在的市,也是省里最好的高中之一。也许在这样卧虎藏龙的环境中,A小姐终于放下了她可怜的优越感。志同道合的同学们让A小姐逐渐恢复了“装疯卖傻”的本性,她终于卸下了那让她憎恨的面具,素面示人,不再畏惧。她终于逃离掉了每天扮演自己的日子。

高中的最后一次班会,每个人都要上台发言。A小姐只是深深鞠了一躬,说了句:“很高兴遇见你们。”

然而到了高中,无可逃避的是更大的学习压力,尤其是在这个聚集了全市甚至全省精英的学校里。虽然A小姐的高中素来以宽松自由的气氛著称,但尖子生们在学习上的较量从未停止过。A小姐并不是好胜心极强的人,也不曾有很高的要求。但高二一次考试中的超常发挥反而让A小姐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她担心自己只是“昙花一现”,更害怕别人也这样看待她。A小姐的成绩开始不断下滑,她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A小姐疯狂地做题,她焦急地期盼着她所做的每一道题,付出的每一分钟,都可以转化成实实在在的分数。她并不想让自己的付出都变成最美的徒劳无功,然而事与愿违。上班族每周还有周末可以期待,可普通的高中生们,却没有可以停歇的日子,甚至他们都不知道这样一刻不停是否存在意义。A小姐厌烦了这机械般的生活,她想要去寻找一个答案。

故事发展到这里,总要出现一位前辈来指点迷津。在高二暑假,幸运的A小姐看到了一位考入清华的学姐的文章。A小姐至今还记得学姐的话:“有的时候,不是你做的每一件事都要和你最终目的有多么紧密的联系,它可能只是一段经历、一段体验。当然,事实上很多你现在看来违背了你意愿的事情,其实是在向着你希望的方向前进的。有一句话叫做‘上帝总会把你送到最适合你的地方’。”

从小我们就被教育,只要有努力就会有回报。这句话并没有错,是功利的我们理解错了这句话,那时的A小姐也是如此。多少人打着这句话的旗号看似勤勤恳恳地耕耘着自己的土地,却幻想着这一秒撒下的种子在下一秒就会发芽。人的目光是那样有限,他们无法看到大地深处正在发生的一切令人欣喜的变化。看到地表仍然光秃秃的,就认为这次的种子又无法存活,便不再给它浇水、施肥、除害,结果种子便真的永远停留在大地以下。

A小姐厌恶这个浮躁功利的自己,为此她做出了一个在很多人看来近乎偏执的选择。高三上学期时A小姐已经退出了年级前五十的队伍,可还是因为之前的排名高得到了上海一所著名大学的直推名额。平心而论,当时的A小姐根本无法通过高进入那所学校。可A小姐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原因只是留在北方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她做了一个最不经济的选择,仅仅是为了摆脱那个浅薄的令人厌恶的自己。也许是上帝看到了A小姐的坚持,最终这份傻傻的偏执开出了一颗丰盛的果实。她来到了梦寐以求的P大。

这一路,A小姐磕磕绊绊,同时却一路惊喜。最大的惊喜便是,当她从远方赶来,恰巧他们也在,恰巧那个更美好的自己也在这里等待。

PART3  那些年,老师教导我们,结尾升华主题的文章才是好文章。

我为A小姐的故事选择了这样的两个小标题,可能朴树的歌迷会看懂其中的原因。两首完全不同意境的歌,其实拥有着相同的旋律。就如同一直在成长着的A小姐,初中让她在沉默中反思如何与他人相处,高中的无数次选择让她看清了该如何与自我相处。无论时光在她身上发生怎样的反应,她未曾放弃过保护自己的灵魂,让它始终如新,清澈透明。

我们总是嘲笑自己的生活得畏首畏尾,全无洒脱之气。我们总是觉得活该我们痛苦,谁让我们在乎。有时候该做做减法,这是A小姐的感悟。最后送给大家一首歌,看似悲观,但不如说是一种谦卑的态度:

人如鸿毛

命如野草

无可救药

卑贱又骄傲

无所期待

无可乞讨

命运如刀

就让我领教

                                              ——朴树《傲慢的上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