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家园旧话(吴泽民)

guo  2016.01.31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434

家园餐厅是曾经我最喜欢的餐厅,也是去的最多的,不仅饭菜合我的口味,而且开放时间也长。而如今,每每纠结于去哪里吃饭的时候,总是会怀念它。而曾经,多少次拿不定主意去哪里吃饭的时候,都默默走到了家园……

去年年末,贴出告示说家园要停业,而如今已经差不多一周年了。还记得最后那几天,家园拥挤得像只笨熊,涌动的人群希望的是能够陪伴它最后的时光,然而时光总是太匆匆,去年的记忆逐渐惨淡了,今年的新生也不知旧时的家园。北大是常在的,校园却是常为新的,每一代北大人总保留着属于他们的独家校园记忆。还记得最初的时候,偏爱南门门口的那个窗口,那里的鸡柳鸡排、蛋黄焗南瓜、油炸蘑菇、韭菜鸡蛋等几个菜特别令人印象深刻,这个窗口是唯一边上放有筷子的,又在门口,所以有时候急着上课在那里能够速战速决。往里去的角落里是个卖冒菜的窗口,校内名菜,北大独此一家,家园食堂里有三个经常要排队的窗口,这个算一个,要知道许多同学都惜时如金,所以此窗口受欢迎程度可见不凡。现在这两个窗口都搬到了农园餐厅,仍然相邻,但是去的次数却少了许多。上面那两个窗口都是朝向西的,朝南还有一排窗口,其中偏东边的三个,都是普通的米饭炒菜,还会卖一些冬瓜排骨汤等,相比于那两个窗口,似乎没那么红火,有时候晚上七点多去,就只能在这三个窗口买到饭了,不过卖饭的伙计们都很友好,这时候他们往往会多盛些饭,量给得特别足,还主动加热一下,并送碗汤,这种优待我也只在这里遇到过。往西边去,就是那个著名的沙县小吃窗口了,这个也是一个经常需要排队的窗口,绿豆汤、拌面、花生西米露、红豆汤、麻团、煎饺、馄饨等都很受欢迎,窗口卖饭的那个大姐特别令人印象深刻,她负责刷卡和端送,这个窗口往往人很多,无法及时将饭做好让人端走,所以总是排两队,一队刷卡、一队等饭,这意味着她需要准确无误地记住你点的食物的搭配组合,这样才能保证端送的时候不出错,私以为这不仅是个体力活,更是个技术活,想做到高效准确并不那么容易。再往西还有大概三个窗口,一个是卖各种面食和南瓜粥等的,一个是卖烤鸡腿饭和锅仔等,一个是麻辣香锅窗口,家园的麻辣香锅并不辣,但是盐放得并不少,未名BBS上周期性会有人吐槽一下,当终于无人再提的时候,遗忘就在所难免了,往事之所以为往事大概就是这样悄悄形成的,没有一点点防备和提醒。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连喜帖街都会被拆了重建,何况小小的餐厅呢?那里相谈甚欢的师兄现在已经不知身在何方,那里丢掉的饭卡依旧无处可寻,那里送别的同学又将归来,而自己也不再是曾经的我,但是,我们之所以远行却不会迷失,是由于总是给自己留个路标,当我们后来突然追问自己究竟是谁的时候,一个又一个路标可以用来确认自己的身份,或许普通,但却独特。

曾经,我很喜欢坐在家园的窗边,慢慢吃饭,晒晒太阳,看看路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去,那时我的思绪,总是飘得比未来还遥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