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是非之外(吴泽民)

guo  2016.01.31   校园文化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882

127日,钢琴家约尔格·德慕斯在北大百讲举行了一场钢琴演奏会,途中一人(暂记为A)提前退场,在门口处被另一人(暂记为B)推倒在地,形成冲突。此事之后的当天晚上,A在未名BBS上发帖“你欠我一个真正的道歉——You owe me a real apology”(可参见“校长信箱”版24251帖),几个小时之后,一名旁观者在“北京大学钢琴社”版发帖讨论此事(可参见该版6348帖),于是,这件事引起了众多人讨论,这两个帖子也因为引来许多评论而分别登上“十大”之首。

         如果我们对事件的了解仅限于笔者刚才的描述,相信许多读者已经心中自有公论,谁是谁非似乎比较明了。且不必急着下结论,还有更多的细节要展示,A的发帖让我们局外人了解了更多:A是一名女生,中途收到导师电话,虽然没有接,但是因为担心有急事,所以虽然没有结束还是趁机计划出去,接着就发生了上面的一幕,据A称,自己为了怕打扰别人,所以既没有当场接听电话,出门时候也是猫着腰,但是快到门口的时候,“又高又大的外国人狠狠的把我推到了地上,手很痛,之前摔伤的膝盖又再次磕伤,直接推到撞到另一排的椅子”。一个是高大的男生一个是相对瘦小的女生,一个是外国人一个是中国人,一个动手者一个是受害者,这样看来,这件事情似乎没有什么可以争论的了。当然,两个帖子中下面的评论中也有很多只是声援或者谴责。

         此处,笔者并不打算讨论是非,因为这里只有一个当事者陈述,这样的情况下想做一个中正的裁判是很难的。旁观者的帖子中提到“要知道,以前的欧洲贵族小姐们,还得学习一个本领,就是憋尿……就是为了避免在音乐会上上厕所!!贵族,首先要学会聆听音乐,在演出过程中,尽量不发出声音不走动不去打搅到音乐!”这个说法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很遗憾,笔者并不懂音乐,但是笔者认识这个发帖的旁观者,知道她是懂钢琴的,当时也在场,因而她提到的这点,是我们外行人容易忽视的,也给我们提供另一个视角。

         当我们去评判一个争论的时候,我们很难摆脱的是自己的价值观,那些符合我们价值观的一方往往被我们认为是有道理的,另一方则是理亏。一个合格的评判者一定是从正义、公平的角度出发,然而公平正义似乎并不是一本客观不变的字典。在中国古代,不想功名的贾宝玉们一定被视为异类,但在现在,这件事情似乎并没什么大不了。这种例子有很多,在某些地方某些时代被视为大逆不道要遭天打雷劈报应的事情,在另外的地方另外的时候可能被视为理所应当。

         所以,如果这个故事有如下的补充信息:B是一个忠实的音乐迷,在他成长的环境中,音乐会中有人走动、手机响动等事情是决不允许的,也是极不道德的。那么,AB都是在自己的价值观下做出了自己应该做出的选择,在这里孰是孰非便无答案,谁欠谁一个道歉也并不再明晰,或许有两个道歉需要支付,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冲突才是问题的关键。

         曾经有这么一个故事:甲开车进校园,碰到堵车,前边的车司机一直鸣笛,时值正午,甲觉得这个司机行为极不道德,于是两人吵架,甲的同事乙刚好随后也从此门进来,碰到这件事情也非常愤怒,辩论之中,鸣笛司机理屈词穷,遂口出狂言表示你们有什么了不起有种就打我,然后乙一拳上去。

这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一桩北大旧事,甲和乙分别是海闻和林毅夫,在他们脑海中正午一直鸣笛一定是件不道德的事情,无理还口出狂言自然更不能宽恕,但是当时的那个司机,那时的中国社会,或许并没有普遍认同这套理念,十多年后的现在,当我们整个社会已经逐步接受这个理念的时候,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再发生了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