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北大物理系俞允强教授的公开信(转载)

guo  2009.03.28   经验与探索   5 条评论 总浏览数:13,297

物理学院教学副院长,并呈主管北大教学的副校长:

这次电动力学考试的125份考卷中,若按常规评定,不及格的占到近30%。比学校学生守则中的规定高出两倍半以上。为避免对教学秩序产生过大冲击,最后定了23份不及格。作为多年的教师我自然知道,要把这矛盾完全掩盖起来是易如反掌的事。但是我认真地想了,觉得还是把矛盾暴露出来为好,因为它不是偶然的个例。

我已有43年教龄。在近10来年的教学中,我每年都在阅卷后为看到学生学到的东西之少而深感沮丧。我觉得我作为教师的努力在白费。尽管多数同学在教学评估中常对这门课的讲授表示很大的肯定,而它在我心中引不起一点欣慰感,我教的是物理系大三学生的基础理论课。这半年正值TOEFL和GRE考试。大量同学的主要精力完全不在正课学习上。前几年我数过,估计总有10%的学生经常不来听课(今年学生太多,我无法数)。这样,大面积不及格随时都可能出现,因此今年的局面全然不使我感到意外。

从这次考试看,学生最终对电动力学掌握情况之糟很惊人。这里不宜讨论细节。但是只看象第一道这样elementary的题目(考题纸附上)就很触目惊心。全题16分,125人的平均得分仅9分左右。在学完电动力学后,对于线性介质中的Maxwell方程对磁铁不适用这样的常识竟有近一半人不知道。这局面实在足以让老师吐血!

我从教学经历感到,局面是从90年代初起逐渐恶化的。因此在前面已讲过,今天的事决不是“偶然的个例”。我感觉至少有十年了,学生的学习效果在“稳步地”下降。我想明白地说,这矛盾要遮掩很容易,而要捅开它正视它则很难。象我这样经历长而且已背上不少好名声的教师在捅这矛盾时也仍因方方面面的原因而十分犹豫。但是这次我决心以经历和名声为“资本”,来作此一搏。若由此能引起学校领导的重视,我将把它看作退休前我对工作了40余年的物理系的最后贡献。

至于为什么今年暴露得特别尖锐,我也不甚明其所以然。上面讲到的考出国未必一定是最主要的原因。为此请你们先研究一下:

1、我的教学是否有重大缺陷,2、考题是否过难或过偏。

这两方面发现问题请直告我。如若没有重大问题,那么该认真研究了:背后深刻的毛病出在哪儿?现在学校的目标是要提高为世界一流。学生学习状况的稳步下降与学校水平上升为一流是格格不入的事。难道我们会“下滑”成世界一流吗?这才是我耿耿于怀的问题。它多少使我联想起半个世纪前的“大跃进”。事后认识到浮夸再重新纳入正道化了20年。我们国家已经经不起再一个20年的时间损失了!我将把这封信公开到网上去。它反映的是一个普通的老师对物理系的现状的忧虑,且多半不是“杞人无事忧天倾”。公开出去可以让同学也知道老师在想什么,也来参与讨论。我也想知道同学对此怎么想。没有同学对问题的思考和理解,离开同学方面的自觉配合,恐怕干部和老师的任何招数都难以起显效的。

 

电动力学主讲教师 俞允强

 

附:这次试题中由于我的疏忽而出了个差错。第5题中金属面上“向下的凹坑”应为“向上的突起”。为不使学生因我的过错而受损,我的措施是:不管同学怎么答,都给满分。因此上面讲的大面积不及格所反映的矛盾与此没有关系。

又附:现在想用功读书的学生在减少,而想争分的风气却在见长。我不准备再枉费精力来逐个应付“为什么这个错误被扣这些分”的询问。我采取办法如下:任何学生对分数有疑都可以向院教务员申请让老师复阅。教务员通知我,我将会同陈晓林老师一起复查。并最后把结果告诉教务员。我不直接面对想查卷或想争分的学生。什么错误扣多少分应由老师判断,不需要学生参与意见。总的讲来这次扣分很松。

5 条评论

  1. Ma Xiang 说道:

    这封信公开已经很长时间了,重新登在这里也可以,但似乎应该注明时间、北京,
    并征得俞老师本人的同意。

    对于内容,暂时不想多说什么意见。只有关于学生查分一事,窃以为还可以商量。
    我本人总是把期中考试试卷下发,并且允许学生来查看期末试卷评分。此外,我
    从来都是与助教共同批改,并且自己写出参考答案和评分标准,公布在ftp上。

    一个老师的任务,不必仅仅限于上课和考试给分,与学生当面交流,回答与评分
    有关的疑问,同样是一种有益的服务,而且处理恰当的话,可以充分赢得学生的
    信任并教育他们。

  2. 匿名 说道:

    学生在这样的环境中只能是牺牲品

  3. [...] 北大物理系俞允强教授的公开信(转载) [...]

  4. guo 说道:

    Ma Xiang老师说得很对,虽然是以教学研究为目的,并且我们采用的都是公开材料,但有可能的情况下还是应该先和老师沟通一下。

  5. 宋若龙 说道:

    我是吉林大学物理学院的青年教师,在讲授物理学院本科生的《理论力学》。共有254名学生,然而上课平均出勤人数只有200人上下。不管怎么三令五申,总有一部分学生不来上课。到时考试不及格率可想而知。
    作为老师,只有通过提高课堂教学的吸引力来提高出勤率,比如:增加课堂讲授的生动性、广延性,加强和后继课程的联系、和当代物理学进展的联系、和现实生活的联系等。然而,效果并不明显,不来上课的那部分同学还是照样不来。当然,由于我水平有限,这些方面做的还不够好。
    北大作为国内的一流学府,也出现了这样的问题。看来,大学生浮躁的心态已变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希望引起大学相关领导的关注,也要引起社会和家长的关注,研究可行方案,改变不认真学习专业可、上课出勤率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