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自由的品格——读《容忍与自由》(吴泽民)

guo  2016.05.13   教育大家谈   评论关闭 总浏览数:580

在阅读邵建的《20世纪的两个知识分子——胡适与鲁迅》时,觉得作者对两位近代学人关于tolerance的解读非常有趣,就顺藤摸瓜找到胡适之先生的《容忍与自由》一文,读罢收获良多。

关于《容忍与自由》,胡适有两篇同名稿件:一是1959年前半年写的,登载于《自由中国》上;一是当年后半年,纪念《自由中国》十周年的演讲。从内容上看,两者差别不大,后者是对前者的许多内容再述、补充与评价。本文主要参照后者。

此文确实精妙,彼时《自由中国》屡屡为台湾国民党政府所责难,胡适是该刊物的发动者与支持者,这篇文章无疑是为该刊鼓气,认为容忍更重要,有容忍方能有自由,暗中道出政府应该更加容忍,以便实现言论自由。在近代,胡适一直被贴着自由主义者的标签,胡适一生也确实与自由有着密切联系,他当然会认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不以我是的必然是、我非的必然非,究其一生是否完全做到,尚待进一步讨论,但是这种认知和启蒙无疑是很好的,并且这种讨论对于政治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同样,对于为人修身也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在文章中,胡适先生态度是很坦诚的,坦言年轻时候太不容忍,而现在应该多容忍。私以为,容忍不仅能给所容忍对象带来自由,也能给容忍主体带来自由,胡先生主要讨论的是前者。容忍的人往往能把自己从一个具体的对象中解放出来,做到既能观乎其内,又能出乎其外,太偏执的人往往不容忍,也就往往把自己限制死,给自己设定了极限。容忍给自我带来自由分为两个途径,一方面,容忍本身就会给自我带来自由,当自我去容忍的时候,自我当然不容易陷入到非要和所容忍对象去拼个你死我活的怪圈,所以就更容易得自由,不必背负着沉重的负担与压力,放弃仇恨与报复也就放弃了人的一大恶,心轻自然上天堂,否则容易把自己心中的所是当做黄金,带着黄金的鸟儿,又如何飞得高远?灵魂又安能完成救赎获得自由?另一方面,容忍给所容忍对象带来的自由发展空间,也会从外部给自我带来自由,容忍会形成平等的、民主的讨论,没有平等的民主终究是伪民主,没有民主的自由也终究是伪自由,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自由讨论必然会带来自我视野与认知的进步,从而获得心灵的自由。,

    “善未易明,理未易察(吕伯恭语),毛子水先生如此分析胡适文章的哲学基础,胡适在演说词中也表示同意,毕竟这个“理”是需要反复琢磨的,以自己所是为是太过武断,如果真理易知,自由的必要性必定大打折扣。私以为胡适此文,以容忍为出发点,最后还是要落到自由,立文宗旨是容忍对于自由很重要,人人都知自由,但是也不能忽视容忍。

虽说胡适与鲁迅的态度、方法不同,但是私以为,两人均是求真的。胡先生认为这个不易求,所以需要多讨论,周先生则是认为就在那里,不能让小人用诽谤、谣言来混淆视听,必须战斗。周先生是一个理性主义者,大有启蒙学者的观象——所有的事情都要在理性的法官面前为自己辩护,无疑,周先生是自信的,认为以自己之理性去评判审思过的,逻辑如此严密,道理如此易明,这个自然出现了,而那些居心叵测之人往往故意遮蔽事实,所以自然要去战斗。胡适在提出容忍与自由这一口号时,与鲁迅许多战斗的文章的背景是一样的,矛头所指均包含政府,殷海光在评胡适的这篇文章的时候指出,胡适这个容忍应该多向有权势的人讲,当然胡适在演讲中回应,包括自己在内的拿笔杆子的人其实也都是有权势的人,他的回应是从“有权势的人”的概念出发的,胡适的气象一向是宏大的,作为一个受过哲学训练的人,他不会轻易把自己限制在狭小的范围内,所以他的一生研究范围很广,兴趣甚多,文章常常有恢宏之势,不过也不能因此否认他是个精细之人,所以他不会让自己文章的矛头仅仅指向政府。鲁迅则不同,他不能容忍那些政府以及御用文人的歪曲事实,指向很明确,斗争一步一步来,格物一件一件来,决不放弃。究竟何者的方法更好,暂且存而不论,但是两人的求真态度是我们永远所需要的。

胡适在演讲稿中提到雷震的对人无成见,对事有是非态度,他非常赞同,而当今我们许多网上的争论之所以最后成了闹剧,大概就是没有这种态度。如果太过追求自由而不能够做到容忍,我想,这就是没有品格的自由,也不能持久。

引用已故的田余庆先生的一段话来收尾:

对于古史的理论思维,越入老年越能领会宋儒所说“善未易明,理未易察”的道理,未敢轻信,未敢多言,因而也越难于做到学者所好的论难争持、择善固执。我不常用“研究”字眼,而好用“探索”来表述自己的工作,这是对历史考察的一种内心感悟,而不只是谦退姿态。谦退自然也是必要的,只有自己最明白自己底气不足之处和藏拙所在,认准自己的智慧不足以全面看清历史,不得不留有余地。

 

Comments are closed.